我覺得我的文字完全喪失了系統感…怎麼看怎麼雜亂。
這一兩年來我就有文字系統逐漸消失的感覺,像被刀一絲絲切斷的麻繩一樣,兩端所聯結的部份越來越細,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將它們重新建立起來。
結果現在,我感到它斷了…


如果可以,真希望是在今年過完以後再斷,至少要在我把和麻由有關的這幾篇感想寫完以後再斷掉…不過可惜天不從人願。
即使斷了,但該寫的還是要寫,就算自己都覺得不堪入目,可是我依然想將那些心情記錄下來,所以我還是會繼續寫下去,雖然這瓶頸遠比我想像得久而且似乎還沒到最壞的地步。
之所以沒停下腳步,是害怕一旦站定,就沒有再繼續的勇氣了,而我也希望能夠藉此盡量保持思考的觸覺,還有尋回過去好不容易建構起來的組織能力。


好吧,這是在發洩一點點牢騷啦…
是寫了前兩集以後,對自己文字組織崩潰的一點反省,還有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恐慌。


我覺得一直要到了這一集,結城香恵在「パンドラIII」所要扮演的角色才明朗化,前面兩集算是為這集作的鋪墊吧,所以有點沒頭沒尾,而香恵其人的性格也很不穩定,或者說她可能是很複雜的,只是在前面她並不明顯的性格,有點像是劇情刻意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的安排,讓香恵個性複雜的一面、也就是她的真性顯得讓人難以注意到。
而在松永老頭說出他的想法後,不但解釋了他並不單純的意圖之外,也順便拉出了香恵心裡的想法和渴望。


所以第三集是香恵的大爆發。
也是麻由的大爆發。


松永老頭的意圖,是要香恵成為革命行動的象徵,而他舉出的例子是法國的聖女貞德,松永老頭的理由是;香恵身上「具有令人憐惜的特質」,這也解釋了他為什麼對她這麼友善的疑惑。



我覺得「令人憐惜」這一點不只是香恵個人的特質,也是麻由的特質。
和我一樣喜歡麻由的人我想他們也一定會這麼覺得,麻由過去確實常常演出讓人心痛又想疼惜的角色,現在是比較少了,但那份感覺卻一直沒有變過,麻由無論是努力堅強還是退縮害怕,戲裡也好戲外也罷,都能讓我有這種感覺。
所以,我想這也是麻由能夠出演香恵的原因,如果這角色的選角有經過試鏡什麼比對的過程,我相信那應該就是麻由之所以獲選的原因,因為若論這份特質的特質的話,麻由確實是獨一無二的。



而在這個成為聖女的對談中,一開始香恵還是表現出她不明確的性格,像是她誤會松永老頭的意思,而拒絕說不願意墮入風塵,但是除此之外的其他事她卻又點頭;只要給錢,她就願意作。
我發現這個角色的道德觀念是很淡薄的,這或許與成長背景有關吧,她的底線就是除了賣身,其他什麼事都可以,只要能賺到錢就好了,換句話也可以說這個女孩她所認同或認識的;只有錢吧,也就是說她沒有什麼夢想和個人哲學之類的思考和情操。



但是松永老頭卻利用一個十字架突破了香恵的內心,前面那個散漫的、漫不經心且個性說不準的香恵,終於是認真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沒有父母
爸爸拋棄了我
媽媽也為了男人捨棄了我
所以我殺了媽媽的男人逃了出來
要是想打我就打吧
想抓就抓吧
我想活下去
不會妨礙任何人,也不會依賴任何人
想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我從沒覺得快樂過
快樂是什麼,高興是什麼?
大家為什麼能笑
請告訴我為什麼能笑



我本身是個無神論者,對我而言宗教迷人的地方,與其說是提供心靈信仰,不若說是它與歷史文化結合的文明意義與社會性,所以我對於是不是能聽到神的聲音這一點,基本上是持保留態度的。
因此我覺得若要說香恵是聽到了神的聲音,不如說她聽見得是自己的聲音,自己的心情只有自己才了解,也只有自己才能給與救贖。
不過是神的聲音也好、自己的心聲也罷,終歸香恵都從那裡找回了自己所渴求的事物。



現在我把場景往前拉到上一個;那是香恵還沒有坦承自己想法,大鬧賣場偷走 ( 老實說我覺得那接近盜 ) 一堆糖果餅乾以後的時候。
窩在路邊拆著零食吃的香恵,聽到了好聽的音樂,而把手上的零食當成禮物送給了演奏出這段音樂的孩子。


我覺得這個故事有它特別的隱喻在,我想香恵確實是很重視吃、思考經常以食物作為出發點,但是應該不至於到為了吃而去偷盜的程度,從上一集與刑警大叔街上巧遇時手上提的袋子可以看出,和這個老頭住在一起,該是不必太擔心餓肚子的事情,所以我認為香恵之所以這麼作,只是因為她想這麼作。
也就是說;香恵是個想到要做什麼就作什麼,沒有考慮到以後的任性的孩子。



可是和那個演奏音樂的孩子的相遇,我覺得對香恵是有某種程度的影響,事實上是我這麼認為;若沒有這場相遇,後來香恵不見得會在十字架前自白。
那個孩子是主角湯田的兒子 ( 養子 ),從爺爺對待他的慈愛態度和他可以去學音樂的這幾件事,對於在旁冷眼旁觀的香恵而言,我想是有造成心理上的衝擊。


日劇白夜行有一段是這樣的;雪穗出於嫉妒要亮司侵犯好友江利子,她對亮司表達了這樣的意思:
如果我是在那樣的家庭裡長大,我也可以成為這個樣子。
我覺得這種想法香恵肯定也有,但她或許從沒有認真正視過,而這時這個孩子提醒了她,剛好松永老頭的十字架在後面等著,心情已被動搖的香恵在那時候才會嚴肅地面對自己,說出了心聲。


從這裡回過頭來思考;大鬧賣場的那種無所是事的任性,事實上也是香恵對於自己命運不公的憤怒表示吧。



我很喜歡在十字架前告白的香恵,也很喜歡麻由在這段劇情的表現,因為這是麻由在這部日劇到目前為止所有激烈情緒演的最好的一次,是一段很標準的獨角戲獨白,在看著麻由大聲喊叫的同時,我心中浮現的,是十二歲時在雨夢舞台上的小雨,那麼地令人懷念又覺得熟悉,啊…那一刻我…突然好想看現在的麻由再演一次舞台劇。
或許是經過十字架前那段不很長時間的鋪陳,在心情的表達上提供了一個漸進的醞釀,讓麻由能夠得以有餘裕去揣摩的關係吧,比起前面的感覺真的自然真實了許多,香恵的渴望和不平,透過麻由的聲音表情很有力地直達心裡,突然間那個不明確也不突出的女孩形象變得立體鮮明。
那是演員魅力所造成的,我知道是麻由的魅力,讓香恵這個人飽滿且有血有肉。



我認為現在的麻由,是不太會處理強烈的情緒,例如嘶吼、喊叫、痛哭、悲憤這類要比較大動作且情感強烈的表現,麻由感覺上是能夠做到看起來是這樣的模樣,但是無法徹底與完美達到完全就是這樣的境界。這種情況是從麻由上國中以後才產生的,而且就一直伴隨著那尷尬的青春期延續到了現在,現在的麻由以經慢慢地回復水準,可是在要表達激烈情感時還是覺得滿生硬。
但是也就是如此,若是現在讓麻由演那種很簡單很普通,並不那麼強大的角色,反而很迷人,因為他們既然無法用明顯的動作和讓人印象深刻的表情,所以在眼神等等某種無法言喻的靈魂部分就要多加琢磨,而麻由在這方面的表現好得讓人訝異。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現在麻由的氣場或是演技大不如前了,可是我不這麼認為,因為麻由本身的特質與光芒事實上是內斂到更深一點的地方,我反而覺得麻由是進步了,在個人的氣質和內心的揣摩上成長到了新的階段,唯一可惜的是麻由似乎還沒找到能夠像過去一樣主宰整個畫面的強烈情感的演繹。
真奇怪,有很多日本演員我都是因為他們的某個強烈情緒的畫面而喜歡的,例如麻由,就是那個「是我殺的」畫面深深地打動了我,但我現在卻突然有種怪異的感覺是;逐漸長大的麻由事實上卻可能不是真的適合這個角色類型的演員。正確來說;我過去一直認為的、跟很多人都一起認為的;麻由日後肯定是御姐和女王路線,實際上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麻由本人的溫和氣質和內斂溫柔,遠超過我的想像。


說到這個地步有點扯遠了。
總之我是想說;前兩集讓我有些失望的原因是因為在這之前聽到了太多好評,所以期待太高,可是當我自己親自來看時,卻發現麻由還是那個這幾年來一直無法妥善處理強烈情緒的女孩,所以才會感到失望,我不是對麻由失望,而是對那期待產生了失望的心理。


不過這一集;讓我看到麻由在激烈情感演技上的進步,就是比看起來像是這樣的程度還要更像那麼一回事,終於看到了那距離縮短的明證,我覺得那是比什麼都讓我感到開心的一件事,雖然我感覺麻由其實並不適合這類型,但我想麻由還是得把這個部分給演好,除了全方位演技 ( 其實我不希望麻由是全方位 ) 這種形容的因素以外,還有就是;過去的麻由是能做到的,即使後來的麻由不再符合這種形象,但我想麻由還是得保有能演好的空間。
而在看完這一集以後,我看到麻由又跨出了一步,心裡真的覺得很感動,其實前面說的這些還不都是我自以為是的「我認為」和「我相信」而已,麻由的未來如何選擇,終究不是身為小小粉絲的我該去碎嘴和干預的,不過看到麻由往「我認為」和「我相信」的境界邁進,我覺得某種程度像是麻由回應了我的「我認為」和「我相信」,當然這是不可能的,麻由之所以這麼作,一定是出自於她本身的意志與自我要求。
所以,要我不喜歡麻由,這叫我怎麼能做得到?


這篇感想的最後,我想說說一個場景再結束,是前一篇第二集的心得所提到的下集預告,香恵將槍口對準松永老頭的畫面。當初我曾猜測了好幾個可能性,不過最後的結果,果然是…
果然是惡作劇「砰」的一聲而已。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