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恵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經過成為聖女的訓練和殺死心裡的媽媽以後,就在這一集、第五集;革命行動正式啟動之後的香恵完全成了街頭革命者了。


看看她就這樣跳到車子引擎蓋上開始演說煽動群眾暴動了。



到底這些群眾是怎麼出現的,又是為了什麼原因跟警察發生衝突,這個完全不知道,我覺得劇情沒有解釋這件事,讓這場暴動 ( 或者香恵喜歡說那叫做革命 ) 變得很沒有道理,不過算了,總之這一段劇情我想重要的不是暴動的起因,而是昭示革命行動開始,聖女貞德現身了。
香恵的粗暴和兇狠好像也更勝於以往 XD


這起暴動 ( 好吧…革命… )發生的原因,跟很多遊行時的暴動一樣;「警察打人了」,然後香恵的言語就很適時地挑起那份熾烈的情緒。



事實上看香恵在車上所說的話,讓我很懷疑香恵是不是真的懂所謂的革命,不是我看不起這個女孩,而是僅僅四天的時間就能讓一個翹家少女理解這些東西嗎?不過書店偷來的幾本書就能使香恵明白革命行動所針對的敵人與它所蘊含的意義麼?香恵的轉變讓我覺得太快太令人難以想像,我相信沒有誰可以在這短短幾天之內,就徹底吸收這些思想並且將轉化為自己內心堅定的信仰,聖女貞德從小就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而絕非一朝悟道。


其實也別只說香恵了,我覺得這部日劇裡的人談起革命之所以必須的理由,都是老生常談的那幾句,用這些話要去說服別人,誰會信呢?像鈴木醫生這樣對他們質疑的情況是可以想見的,與其怪別人無法理解他們,不如說他們該好好想想;為什麼得不到眾人的理解吧。
以香恵的情況,我是絕對不相信她能在短短幾天之內就認同松永老頭的理論,我認為香恵之所以會站到所謂的革命這一邊,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當初松永老頭請她吃飯的關係,也就是感念的恩義報答。
我想我會這麼認為,是因為我還是很難忘記
「革命,好吃吧?」;那種純粹用肚子和食物在思考的天真。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成為革命者的香恵也還是很天真的,寧願為了空泛的一個理論而挺身成為所謂的聖女貞德,就只是因為那肚子餓時的一份溫暖,實際上她自己也找不到一個立得住腳的道理,只是如此確信著罷了。
但這也證明了香恵恩仇必報的直率,就像是她對媽媽抱持的恨與愛,始終無法取得平衡和徹底遺忘一樣。


撇開什麼理論思想還是大義理念等等的東西不談,我覺得香恵革命的最終原因,還是出自於家庭;也就是媽媽。雖然「弒親」的觀念想法和湯田很相近,但在革命的本質上兩人卻有所不同。
是媽媽帶自己到這個世界上,也是媽媽給了自己認識這個世界的機會,生育就是某種生命的傳承,在自己離開這個世界後能留下一個延續,而在香恵的心裡,就是否定這個傳承吧,否定母親給予的帶領和認識、抹除掉母親給自己造成的影響。
革命是革掉媽媽的命,準確一點的說法是革掉媽媽所存在的世界的命,在心裡殺掉毀滅掉的是渴望卻得不到的母愛,實際行動所表現的是推翻母親與世俗連結在一起的、眼前這個日本。



我不知道松永老頭是不是看穿了這一點,所以他可以成功地改變香恵的想法,將她塑造成一個平成街頭的聖女貞德,但我又覺得這樣的推測不太可能,因為松永老頭有說過是看出了香恵那份「具有令人憐惜的特質」,所以這只能說是他的言語恰好進入了她的內心,打開了香恵深藏在心中的潘朵拉盒
所以,我不得不為人生的際遇感到無奈,因為這些巧合造成了香恵走向革命者這條路。
如果在最開始的時候,是別的人對香恵伸出援手,今天香恵報答恩義的對象和目標,很可能就完全不一樣了…
例如刑警大叔。
從刑警大叔所自己敘述的小時候,可以看見香恵和他的相似原因。
這就可以解釋第一集那個讓我感到很生硬的安排,為什麼雖然急著趕到任務現場,但他還是把車子停了下來關心這個坐在路邊的流浪少女,這樣就能解釋了,因為他在香恵的身上看見了過去的自己,是有著相同過去與心情的人才能散發出來的味道。
想想麻由上一部演的「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洋貴對双葉說
「覺得我們之間好像有些相似的感覺」,那種感覺真的是很微妙的,說不上為什麼,刑警大叔在初見香恵時感受到大概也是和這種感覺很像的東西,擁有同樣悲傷情緒的人,或許也擁有同樣的味道吧。
但際遇就是這麼一件巧妙又無可奈何的東西哪。



麻由在這一集的表現還是很好。
不…
該說是更好了吧。


前兩集覺得麻由在大喊大叫時感覺起來演技很不到位,但從第三集以後就越來越好了。
我覺得是麻由找到了最適合自己演技的演戲方式,如果我拿其他人的吼叫等等激烈情緒的模樣去比對麻由,會認為麻由真的很不行,可是我卻覺得這是麻由最像麻由的樣子,也是麻由獨屬的激動情緒表演方式,鋒芒逐漸內斂的麻由找到了不必刻意地讓光芒大鳴大放,也可以讓光以其他印象深刻的方法存在的方式。
前面之所以讓我感到很差,我想是因為麻由還沒有摸索到訣竅吧。一旦抓到訣竅以後,就表現的越來越好了,像是開關被打開了一樣,源源不絕地展現了出來。



一個膝蓋頂得板谷由夏演的空姐痛得站不起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麻由在詮釋凶暴這個情緒時,最有力的表現。雖然那一剎那的畫面有借位掩蔽之嫌,不過麻由渾身可是散發著危險的氣息啊。



說到了危險,鈴木醫生被抓來香恵和松永老頭這裡時,我覺得麻由在這個部份演得很好,雖然沒有台詞,可是表情和動作 ( 其實也沒有什麼動作啦… ) 還有灌滿畫面的存在感及不祥的妖氣都足以讓我感受到很大的衝擊。


妖氣,我怎麼會用妖氣來形容麻由呢?
我也不是很想用這個字眼,因為它給人的感覺帶有貶義,總之不算好事,但我確實覺得那種氣息是妖氣,是很妖魅很危險的氣息。
看到麻由這個模樣,我有一種感覺;也許麻由目前是不適合御姊和女王的那種至高無上的氣勢,但她很適合惡魔…藏住自己猙獰臉孔而以純真笑臉示人的惡魔,把危險當作養分、將眼前的痛苦視做娛樂的惡魔。
單單只是可怕我覺得還好,而是能夠笑得這麼甜美,那才是惡魔最可怕的地方。
我覺得麻由就很適切地演出這種美麗的可怕,是說麻由這個年紀,恰好也是某種天使與惡魔交界的時候,成年與未熟氣息融合的那種不確定很誘人也很可怕,我說的可怕是因為這很容易散發出一些我很害怕去聯想到的聯想。



所以我雖然很喜歡麻由這一個面貌,也相當為此感動,可是我心裡也對此產生相當嚴重的不安,因為我很怕麻由撩撥出了其他不可以讓人想到的想法。
正如小瑟說的
「太過美麗讓人好擔心」,麻由的美麗很折磨人,有時反而讓身為飯的我心驚肉跳。
而這部日劇裡的麻由前面都還好,但到了這一集麻由就很自然地散發出她這個年紀最美麗的模樣,在成為大人之前麻由的致命異性魅力在這一刻是最濃的時候。


回頭看在鈴木醫生被抓來稍前一點的劇情;香恵回答松永老頭「去哪裡了」問題的那句「去賣身了」的這一段,我就很難像當初剛看到時想的「香恵也會開玩笑」一樣,反而是有很深很大的恐懼。因為麻由講出了一個很成人的單字,而我的心中老是麻由稍後一點的惡魔笑靨,兩者加在一起太容易讓人聯想到什麼了。



或者該說,是我自己太邪惡了,才會想到這些有的沒的。
碰到這種時候心裡都很恐懼不安,不管是因為想像到來自他人的眼光,或是對自己能否屏除邪念的沒把握。


對於麻由的這種事情,無論在什麼時候都讓我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