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寫什麼好…?


我盯著電腦上記事本檔案空白的頁面,發了好幾十分鐘的呆,腦子裡一直想的就是第一句話我要怎麼說,要寫什麼才好?
並不是沒有感覺,關於麻由當然很多感覺,但我卻找不到要從哪裡開始,也不知道要如何說起。
真是頭痛啊…那能力極限的這一天,比自己想像中還快到達,我竟然連有關麻由的感想都要寫不出來了…難以置信,真是有夠慘的。


那麼第一句…
要寫什麼呢?
要寫什麼呢?
要寫什麼呢?
要、寫、什、麼…
呢…?


我還真的想不出來哪…
還是先從這一集香恵的中心思想開始談起好了。
總覺得我好像一直在討論香恵的個性的樣子。


經歷過那場街頭革命行動以後,我曾覺得香恵和以前不一樣了。不過看了這一集以後,我又覺得她事實上還是沒有改變太多。應該說改變是有,但不是我所想的那麼大幅度。
變化最多的部分應該是外型給人的感覺,找到目標、也就是確定走革命這條路以後,香恵從表情來看和之前比多了份堅毅的確信,無邪的笑容和輕抿的嘴角總帶著幾分危險的氣息,而動作間則有股兇暴的隱約暗伏。
不過在內心方面,思緒想法還是沒變得太多,只是不斷地轉化成別種模樣,但本質上卻還是沒有太大變化。我老愛提香恵的「弒親」,是因為我相信這是香恵本質的其中一個很大成分。還有一個同樣佔很大部分的就是「革命,好吃吧」這樣的直接思考。
香恵的行為大多不脫這兩個模式,像是響應革命思想就是弒親觀念的最大延伸,而當她看到鈴木醫生意志消沉時說的「那我殺了你,你給我錢」也是相同地功利現實的思維。
這麼說起來這個女生是很糟糕的,脾氣差又叛逆兼之性格粗暴,而且情操觀念淡薄市儈。乍看之下好像就是如此,不過我憑什麼去要求她一定脫俗清純呢?,那樣家庭背景下長大的女孩,在這個世俗裡原本就比一般人還要更辛苦。



香恵說她不能理解像鈴木醫生這樣求死的想法,因為對她來說;活下去是最重要的事,輕易地就把活著這件事給否定,這是她不能明白的事。
事實上這世上確實有著讓人生不如死的狀況,不過這論點並非重點,而是那些話讓我終於知道,香恵是怎麼走過那如同惡夢的過去和孤單的少女時代,因為香恵是如此堅定地渴望生存,這也是造就她帶刺的堅毅性格主因吧。
要給香恵這個女孩一個「糟糕」的批評是很簡單的分類,但這並沒有清楚說明香恵其人的性情,香恵的各種思考單獨來看都單純也很容易下結論,但綑在一起就無法窺其全豹。
至少,香恵想活下去的堅強意志是我很欣賞的,如果今天她再懦弱個幾分,或許就沒有現在這個大喊著改變世界的街頭革命者出現了,儘管我不喜歡那個革命背後的空洞理論,但這種頑強的生命力不能不讓我感到敬佩。




或許這整個世界的故事,就被香恵這生存論的三言兩語給改變了也說不定,因為鈴木醫生是在聽完她說完這些話以後打電話給湯田的,當然不排除在這之前鈴木醫生就可能有此想法,但是我想香恵的言語一定是有起到作用的,說激勵也許太過,但至少具有讓他下定決心的力量在裡面。
我忍不住往這個方向去揣測。
一個少女的言語改變了未來,這麼想感覺很有意思,不是嗎?


說到鈴木醫生,我想起了一件事。
我總覺得香恵看鈴木醫生的眼神表情在這部日劇裡和別人不太一樣,從上一集開始就是這樣,帶著一點小惡魔的促狹邪惡,而這一集又多了些有趣的期待,該說那代表的是有興趣的意思嗎?總之是一種興味十足的眼神。
而且那番自述的生存思想,也能夠看得出來香恵的不以為然,但是以立場來說,不能理解革命的鈴木死活它何必去在意呢?鈴木或許可以寄希望於香恵等人的覺醒而活命,但是反過來說;鈴木醫生無論能不能理解她們的作為,都不是她們最關心的事,即使有說服的動作,也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既然如此;香恵為什麼要說這些話呢?還是說小孩恐懼的聲音打動了她心中某個地方?



我不知道,反正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我是看不出來的,但是香恵的眼神與表情讓我很不安就是了,到底編劇和劇情賦予了她什麼樣的任務,使得麻由必須要表現出這麼意味深長的模樣呢?



這種眼神,我記得我在「Q10」裡有看過相似的,可是還是不太一樣。
我想是因為比起那時候,麻由又長大了一歲吧。覺得麻由的眼睛看著又更深更清澈了,最可怕的是眼波流轉間流露出的風情越來越濃厚 ( 抓頭 ) …那是種不經意的狀態下自然散發的嫵媚。
我很早以前就覺得麻由很性感,我知道這個形容會讓很多人有不好的聯想,也一定有人認為用這種字眼形容未成年的女生實在太過罪惡噁心,我自己也恨透了厭惡極了有人這樣看麻由或是想麻由,但我也很挫折地承認自己到目前為止還是無法徹底地用毫無異念的眼光看待她,從成為麻由飯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朝這個目標在努力,雖然還沒有成功但我一直在努力,可是儘管如此,相信我;我所說的性感不是那種性感,而是種形而上的異性魅力,單純的有別於男性而純粹存在的女性魅力。
我所苦惱的就是麻由的這種性感魅力逐漸地從隱性轉成顯性,而且越來越明顯。
這種情況,我想麻由自己也沒發現到吧,她可能沒有察覺到自己散發出的異性吸引力有多麼強烈。就像在這部日劇裡,她大概也想像不到自己的眼神裡有那麼大的致命魅力,但就是因為不知道也並不刻意,效果才會這麼驚人。


有些事情是我知道但我永遠沒有辦法接受的,而有些事情是明白理解但怎麼都無法承受的,每次碰到這種情況,我都只能夠很無力地感受到麻由長大的無奈。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