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來到「パンドラⅢ」倒數第二集了。迎向結局的前夜,總是詭譎難測又暗潮起伏,在此之前的變化可以很劇烈,也可能很平靜。
在我看來「パンドラⅢ」是屬於劇烈的那一類。
事實上我記得最初的第一部「パンドラ」也是這樣,一樣地具有那種命運即將交會猶如風雲際會一般充滿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劍拔弩張的氣勢。
在這一集的變化會推翻前面的既定印象,也會讓人錯愕人力確有不及的無奈。
如果上一部的「飢餓列島」也有這樣的安排,我想那應該就是「パンドラ」的傳統吧。


香恵也沒有辦法離開這個傳統,隨著整部「パンドラⅢ」捲入了巨變的風暴當中。


我覺得最令我意外的改變,是香恵在網路直播的視頻裡直言:
有沒有人能來殺了我?
就這麼活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的。
但是我不想死
所以很痛苦
要是被殺的話,應該會舒服點
這種國家,不會有幸福的。
我們誰都不知道幸福是什麼
就這樣老死而已!



聽完香恵這段話時,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刺蝟的優雅」裡小女孩芭洛瑪所說的「金魚缸人生」:
如果生命是荒謬的,那麼成功的一生不會比失敗的一生更有價值,只是日子過得比較舒適罷了


是面對要捨棄生命的時刻改變了她嗎?以香恵對生存的執念而言,不是沒有可能。
還記得在上一集的心得裡,我才正在讚嘆著香恵頑強的生存意志,可是不過過了才一天的時間,她卻又說希望有人能殺了她。
會這麼快就有所改變嗎?我覺得這種改變並非一朝一夕,肯定是累積已久。
我一直了解卻不曾注意到的是香恵的不快樂,而總是把視線投向她的叛逆與堅強,以及她與母親世界連結的愛恨。直到她這麼一講以後,我才發現到香恵是這麼地不快樂,對了,在第三集裡香恵就有這麼說過:
我從沒覺得快樂過
快樂是什麼,高興是什麼?
大家為什麼能笑
請告訴我為什麼能笑
沒錯,之前就有說過了,只是香恵個人的堅強讓我忽略了這件事。


其實她很早就痛苦得不想活了,只不過她求生意志堅定又沒有勇氣尋死,很矛盾的兩種性格竟然同時存在,香恵原來是既堅強又懦弱,但也就是這種矛盾讓她活到了現在。


而我曾以為香恵是理解松永老頭改變世界的理念,在恩義及信念的驅使下願意跟著進行革命。我曾認為香恵不可能這麼快就確定和認同信仰,也不可能了解革命的本質。但事實上我錯了、只說對了一半,香恵也許不了解革命,但她卻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革命成功與否,世界都無法改變。
這是她跟那個空姐說的:
比起愛情,吃得更重要
就算發生革命,也不會改變



吃,一直是香恵的最直接思考,對她而言「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這句話要倒著寫。我暗自猜想香恵也許不只是不快樂,還在母親的漠視下總是吃不飽吧,吃不飽就活不下去,為了要活著就要吃,所以她不能理解在這種無法滿足生存最低需求的情況下,為什麼有人寧願餓肚子也要追求愛;這樣的精神滿足。
所以她狠狠地踢了那個空姐一腳。



不過她也還是偷偷打電話給刑警大叔,要他來救那個空姐大姐姐,這也正證明了香恵這個人那種有來有往,恩仇必報的性格。
這也是香恵這個角色令我很喜歡的地方,越看到後面越覺得她並不像我前面所認為的任性和不懂事,相反地她自己很能夠在黑白是非中做出判斷,只是很奇怪地左右她行事的不是出於理性的判斷,而往往出自情感上的考量,這是出於她重視情義的性格所致。



我覺得香恵的反駁也是一種對母親的反駁,空姐追愛的舉動讓她想起總是在找尋可靠男人的母親吧。
不管革命與否,她的母親也不會改變人生態度,當然也不可能改變香恵的人生態度,香恵的不快樂和人生哲學造就了她無法理解歡愉這類屬於精神層面上的情緒。
事實上,她一直是以某種絕望的眼光在看待這個世界,只是理性的堅強壓制住了這份黑暗的心情,所以她從來不曾真的瘋狂。
但是這一次,她瘋狂了,被絕望逼得瘋狂了。


我想起上一集她看著鈴木醫生若有所思的眼神…
也許是他視死如歸的骨氣喚醒了香恵從來沒有去面對的內心幽微。
這麼一說,香恵會向鈴木說明自己的生存觀念,與其說是要想拉他一把,不如說是要藉由某種像是公告般的宣示來壓抑自己內心騷動的絕望吧。


還有一集,香恵會被瘋狂帶入崩潰的情境,還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我記得在第一集的心得裡我說過結城香恵和水野愛美的比較,我覺得水野的角色強度比香恵強得多,各種性格也深刻得多。
不過現在我不這麼覺得了,香恵這個角色的複雜是一點點出現的,剛開始看可能沒有注意,但看越久就越是會感受到她的迷人之處。


就好像麻由一樣,越是認識就越能感受到她的美好。
香恵這個角色的粗暴與任性,曾經是我很擔心的,因為我總覺得現階段鋒芒內斂的麻由也許無法勝任這樣一個角色,但是麻由超乎我預期地越演越好,而很難得的是依然保持住她特有的溫和內斂,是獨屬於麻由的演技方式。
我覺得香恵應該不算很難演的角色,任何人來演都不至於失敗得太離譜,尤其今天這場和空姐大姐姐對話的瘋狂和自拍視頻的絕望,相信換成別人要把那情緒演得多激烈都行。
可是那都不會是麻由演這個角色的方式,我很喜歡麻由這次的表現,就是那種在應該要放開激昂的時候拉了一點回來的感覺。
我想麻由過去也一直是想做到這樣的,只是某些很微妙的失誤讓她拉得不夠漂亮。
不過這一次就拉得很漂亮。



當我不由自主猜想小香恵是不是曾餓著肚子期待媽媽的時候,眼前閃過的竟是「照耀明天」裡安子畫的冰箱,心裡有某種熟悉的感動流過。
該怎麼說那份感動呢?我覺得就是感動於麻由至今仍沒有變的感動吧,儘管我知道她改變了很多,但她讓人悸動的美好,無論過了多久都不曾有過什麼不同。


但想想卻又覺得心疼,麻由啊…妳怎麼老演這種讓人心疼的角色呢?雖然那都是演戲,但總是看了心揪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