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在開始這篇心得之前,我還是忍不住想說;一直不太喜歡看台劇,因為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關於這點,我在〈死神少女〉的心得裡已經說過,所以在這裡就不再說了。
只是看著〈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還是讓我覺得可惜,很好的題材沒有發揮到百分百、甚至超越的效果。
我覺得這部戲劇它好的地方是它訴求的意念,但各種客觀因素的缺乏,使它只能夠停留在這個意念訴求的階段而已。


但是這種青澀生硬的感覺,好像又是它吸引人的特色吧。


有時候,我很喜歡把頻道轉到電視很後面的幾台找某些節目。我總是記不住時段和頻道的名字,但我偶爾會找到這些節目;不知名的導演和外型很普通的演員演的很短的短劇,分鏡不流暢、畫面很沉悶,可不知道到底為什麼,我就挺愛這種感覺。不過就像我說過的;那也是我不喜歡的部分。



人的想法真的很奇怪,對吧。
越來越發現這樣一件奇妙的事,有些東西的某些特點是你會喜歡,同時也會是你抗拒的。
我喜歡灰色,不是真正色彩的灰色,而是在黑色與白色之間,兩者混搭在一起的氛圍色調。我看到的世界,就是這個顏色,是一個遊走在黑白兩極間的灰色地帶。
而我現在覺得自己這種奇怪的傾向更加明顯了。


很多人認為這部戲劇誇大了某些現象,像是師生戀、外遇、校園暴力、暴力討債、政治黑暗和未成年性交和戀愛。在開始看之前,這樣的批評我看到了很多。
但我覺得;誇大是戲劇的本質,但這裡面我想要看它誇張的本質,是純粹獵奇,還是反映問題?有些問題不是閉上眼睛就看不到了,有些事情有就是有,而不該用美麗的畫面去掩飾。
真要說的話,〈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還是大有戲劇性的夢幻,像是洪仔成了台大生、阿丁和筱柔破滅的友情重新合好,還有本來快要「壞掉」的筱柔在懷孕以後突然整個想開而重新振作,真實的世界,我想這些事情都不是那麼輕而易舉能做到的。



這部戲討論的東西很多,我覺得要一一盡述很有難度,必須個別討論,但這會過度冗長且自曝其短,畢竟我只是一個手癢的觀眾,不是什麼教育研究或社會心理分析的專家,硬要打腫臉充胖子反惹來硬傷,我只想要簡單地去概括出一種自己心裡最強烈的感受。
那就是我覺得〈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很明顯地突顯那個我們都曾有過的叛逆年代。
在那個年代,總習慣用自己的眼睛和價值觀,去碰撞即將要長大邁入的世界。
沒有人能夠理解為什麼孤獨會那樣地突如而來,而對自我開始產生了強烈的認同意識,以及伴隨青春期成長的對性的羞恥與好奇,這些沒人能教導和紓解的情緒,加上對未來的憂心忡忡,事實上在這即將成為大人的瞬間,心靈無比危險脆弱,只要不小心失足,很可能就這樣回不來了。



在我想起並決定看〈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時,我想起了推薦我看這部戲劇的朋友說過,這是一部很黑暗的連續劇。
其實,〈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在我的眼中就是非常明顯灰色的一部戲劇。


在第一集和最後一集都曾出現過的,學校大樓頂樓水塔上的天空;是清澈的藍色。
可是在浩遠和洪仔的眼中,他們看見的都是那麼耀眼的藍嗎?
浩遠和洪仔都說了;那天在頂樓上的相逢改變了彼此的未來。
我覺得;要說是命運的相遇,實在牽強。但我認為那場相遇,他們都交換了並看到了彼此身上相同的;青春的灰暗。


如果手上有槍,會想幹掉誰?
浩遠說,所有的人。
殺不了那麼多人喔~~
浩遠就說了,那就搶銀行吧。
於是洪仔就拿著那把問題中的槍,去搶了銀行。


是什麼樣的苦悶和憂鬱,讓一個應該處在青春無敵年紀的少年想「殺了所有的人」





為什麼當時要這麼做?
因為爆炸了啊。
浩遠這麼問,而洪仔這麼回答。


「爆炸」這個在第二集就出現的詞,聽起來也許有那麼一點硬要嵌合主題的做作,但我認為這個詞是一個模糊的概念,是一個當下的某種突然放開壓抑情緒要幹的事,事實上就跟浩遠的「殺了所有的人」一樣,處在一種覺得看什麼都不順眼的狀態。


除了「爆炸」以外,戲裡也還有很多這樣模糊的名詞,像是筱柔說的「身體像破了一個大洞」,還有筱柔、阿丁以及浩遠都說過的「壞掉」
身體當然不會破一個洞,是說真這樣還能活嗎?壞掉也不是真的壞掉,人只會活著和死掉,而沒有「壞掉」那麼明確用來形容物品的形容詞。
這些籠統的語言,事實上是種大概的形容,但卻很真實、很充分地反映青少年的恐懼,正因為不懂得拐彎抹角的年輕,所以才會用這麼直接的言語訴諸於自己的情緒。
從這種角度來看;這些話聽起來才最恐怖,是什麼樣的痛苦足以使身體破洞、讓自己壞掉?



年少的煩惱,正源於說不出的苦澀。
我曾和一些年紀比我小的朋友說過;過去許多覺得自己可能過不下去的時刻,到了這時候回頭來看,會覺得自己當時的苦惱其實沒這麼了不起,而在度過以後的回味,會因此感到某種苦中帶甜的甘。
現在想想;其實有這種感覺,是幸福的。


武良布知小姐在〈鬼太郎之妻〉的結尾說:「只要結局圓滿,就是幸福的人生」
這句話有雲過天青的感覺,辛苦走過而甜美結果的人生感慨。


可是,若是結局不圓滿呢?如果,提前爆炸、還是壞掉了呢?
要是說,在那個覺得可能過不去的時候,真的沒有過去‥‥?


站在大人的角度來說,我想就是我曾年輕過,所以我覺得我有資格這麼說:
你長大以後就知道了。
現在想想;對於這些年紀比我小的朋友,我對你們很抱歉,因為我對你們使用了傲慢的態度在敷衍你們。
我怎麼忘了,曾經年輕的我在當時所想要的答案,不是「知道」
「了解」,而是希望獲得某種「相信」的確信,相信自己、相信未來,也期望眼前大人組成的家庭、社會、國家,是一個值得相信的世界。



劇中吳老師對浩遠所說的話,讓我感觸很深,他說:
我當老師當了這麼多年,我才發現其實我真的要學的還很多。
老師也是人啊,是人都會犯錯嘛。
我覺得這些話說的沒有錯,但是浩遠的回答讓我發現自己也許想的是錯的:
什麼叫你要學的還很多。
你是老師耶。
那你就不要當老師啊,你沒有準備好,你就不要出來當老師啊。
老師!我現在到底要相信什麼?你告訴我,我到底該相信什麼。
而吳老師的回答是:
我也不知道。
先撇開到底吳老師犯了什麼錯的討論,而就這段戲的對話來說,讓我很震驚的是;我覺得自己,正如吳老師不是準備好學習好當老師一樣,我也並沒有準備好要長大、變成大人。
而我這個大人,有什麼能夠讓他們學習、或者說,相信的呢?
身為大人的我,真的值得相信嗎?
我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要怎麼讓人相信我?



變成了大人、長大這回事,難道是對過錯和污穢抱持更大的寬容嗎?
是把黑白分明洗成灰色,對於落到衣衫上的灰塵漸漸地毫不在意,然後告訴自己,世界本就是如此?
我只知道自己眼中的世界,越來越灰了。


我、我們、社會上的大人們事實上都忘記,還是說刻意迴避掉了;大人們的言行事實上是這麼深地影響著孩子,我們讓這個世界變成怎麼樣,孩子就會怎麼樣地成為我們世界的繼承者。


很多事情還來得及,即使到了最後。
但是也有很多事情到了最後,才發現來不及了。
「幫我記得,我還沒有壞掉的時候」
我每次一想到浩遠對阿丁說的這句話就想哭,我痛恨死這樣的結局,我不要這樣的結局,我討厭這樣子結束!討厭死了。
因為我希望浩遠是那個到了最後還來得及的例子,而絕不是來不及的例子。



浩遠並沒有壞掉,他始終堅持著黑白分明,也不認同大伯「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的時候不是只有對錯而已」的價值觀。
但是這就是浩遠之所以壞掉的原因,他太美麗太乾淨了,除非他變得一樣地灰,否則這個世界只會讓他的純白崩潰。
所以他純白得四處碰壁,碰撞得滿身是傷,最後也帶著最純粹的靈魂,在來不及變成大人之前,永遠留住了最青春但也最苦澀的身影。


然後,大家都長大了。
可是他們永遠忘不了還沒壞掉的浩遠,浩遠代表的是他們在青春年代裡最叛逆的影子,也是最真實的代表,那個一去不回的時代啊,隨著沒長大的浩遠鎖住了,在〈Life's a struggle〉憤怒的嘶吼裡永恆地回味。
在戲劇的最後一天,傳說中會是世界末日的 2012 年 12 月 21 日,世界末日沒有來臨,但那又如何呢,畢竟他們曾經爆炸過。
我透過因淚水而模糊的視線看著阿丁、洪仔、筱柔‥‥等人擺脫青澀的臉龐,耳邊是象徵「爆炸」的〈Life's a struggle〉音樂聲,腦中想起了桜庭一樹〈糖果子彈〉的那句話:
「只有能夠存活下來的孩子才能成為大人」



想想我們失去了什麼。
當孩子們什麼都無法相信,壞掉了、爆炸了以後。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成即思憾
  • 之前看了版主推薦的怪笑小說.真的令人感觸良多!
    [版主回覆03/08/2012 21:18:12]嗯,很有趣的小說,雖然很誇飾,但某些地方的確很值得好好想想。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