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江山美人,是愛江山還是美人?
歷來這就是個永遠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完全看個性和思想來作答。但偶爾我很想問;對一個男人而言,他的人生選項是不是只有兩個,名利事業與家庭愛情?
火鳳曾藉由曹操一段話這樣表態:
「男人的通病,一是愛權、二是好色」,似乎就在為一個男人最應有的姿態作了最有力的註解。事實上我覺得功名利祿人皆愛之,沒有人會不想要。而美女人人愛看,所以宅男女神滿街跑。我想那是人性裡最根本的欲望,只是有人幹得堂而皇之,有人小心翼翼而已。

 

火鳳很喜歡用譬喻,就像袁方曾評論小孟的行為是「漂亮的花總是有刺」,而後來燎原火又再往下補充說「花邊總是滿佈臭蟲」。這都點出了某種道理的本質,花本身的美麗並不危險,可是花為了保護自身的美麗而伴隨的尖刺和周圍垂涎攀折的臭蟲,才是最危險的。
權力與女色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帶來的永無寧日的明爭暗鬥。

 

我會想到這些,是因為陳某對袁方這一集敗死的處理。看得出來陳某很心疼這個人物,所以給了他一個滿長的篇幅去回憶。而且這一次陳某同樣用了很多譬喻來談袁方回憶中那個年少的自己;從少年袁方和孫堅的對奕提到了孫子兵法,再讓少年袁方和袁紹從孫子兵法延伸到了國家大事,最後才又談到了袁方的志向與未來。這麼迂迴地繞了一圈,不外乎是想塑造尚未成為水鏡八奇前的大師兄最原本的面貌,提醒讀者那個志在吞掉袁家和討滅曹操的袁方,之前到底是什麼樣子。

 

 

那麼,從這個最原本的袁方,再回到前面那個江山美人的問題來談談。
不用透過這場回憶,在火鳳很前面就知道;袁方很早就失去了「美人」這個選項,袁紹為了讓這私生子能繼承家業,所以排除了袁方最愛的小茶,而為他安排了江東孫家的女兒作為婚姻對象,除了政治勢力結盟的考量以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希望小茶之死能激起袁方對袁紹的仇恨,萌生奪取袁家天下的野心。
可以這麼說,是袁紹讓袁方變成了今日他所希望的高祖劉邦。但這裡面有個根本不同的原因是;即使心計相同,但是思想境界不一樣,劉邦是「大丈夫當如是」的劉邦,袁方是沒有了「美人」而只能將心力放在「江山」上的袁方,從這個角度說;袁方反而比較像項羽,把仇恨轉化為野心而有了磅礡之志。

 

如果沒有小茶之死,如果袁方不是袁紹的私生子,如果他不是那麼地聰明而受到期望,袁方的結局是不是會比較好一點?
故事走到這個地步,任何如果假設似乎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更何況,這也不是袁方能作主的。
陳某在這段回顧裡,用了極為文藝抒情的手法去描寫袁方的人生哲學。在袁紹「活著的意義是什麼」的問題上,袁方很巧妙地以聖賢活著的意義來回答,意思似乎在強調,無論多少成就終將在死後化為黃土一杯,接著刺了袁紹一下,好像在嘲笑他念念不忘政治權勢的姿態,其實就好比是坐井觀天一樣地自我制限,這些話很有那麼一點道家虛無的味道。

 

 

從袁方的回答和他所營造的百花世界,其實都看得出他意欲遠離權力鬥爭核心的企圖,但是袁紹卻提醒他了;「同在井中,身不由己」,身為官宦之裔、四世三公的袁家,想要明哲保身又活得自在,那不是想就能如願的。
所以袁方最後下了結論;
「本是同根生」,在這人吃人的亂世裡,家大業大根基深的望族袁家勢必無法置身事外,袁家滅袁方就化為烏有,身為袁家的一份子,如何生存壯大是袁方無法迴避的責任,而因為袁紹對家世的自恃、譚熙尚三子的無能,於是就需要一個能夠將這三者除掉但又能夠保全袁家基業的人。
所以,袁方就出來了。

 

 

袁方可以說是一個悲劇人物,他的悲哀是應證了那句古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有些事情他想做但不能做,有些事情他不想做然而有能力做。
所以他想做的事情被毀了,原因就是要逼他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去毀了別人。

 

上一集的心得,我覺得我自己用了很苛刻的語言去批評了袁方,如果今天問我看了這集以後,還會不會仍然堅持我的想法?
我還是會說「是的」。
人必須為自己的下場負責,不論他是不是有什麼不得以的苦衷,他在這整場戰爭的失誤和能力表現仍然不會改變。

 

不過我覺得看待一個角色可以有很多角度,單單以成就來看當然嚴謹且不客氣,但就做為一個人來說,我倒是覺得對袁方這個角色感到心有戚戚,倒不是對他的失敗感到惋惜,而是對這身不由己的命運頗抱同情,看到他的結局讓我想起了劉子鸞所說的:「願來世不復生於帝王之家」,世家名族固然有讓人羨慕的光環,但也有人無法理解的痛苦悲慘吧。
還好,陳某給了一個袁方很美麗的死別,與眼前小茶相擁而斷氣,接著消失於畫面之中,徒留一隻插在地上的短槍,很有梁祝羽化成蝶的夢幻。

 

 

不知不覺說了很多關於袁方的事。

 

袁方的死,事實上宣告了官渡的結束和新局面的誕生。
袁紹因袁方的死斷了最後一絲雄心與盼望,憂憤地隨袁方而去,袁家開始因繼承者問題展開了餘燼上的內鬥。
曹操一統河北,頓時成為當時勢力最強大的軍閥,威震天下,接下來受到曹操兵鋒威脅的就是荊州的劉表和江東的孫權了。
而好久不見的燎原火頻繁拜訪七奇伏龍,諸葛老七終於要出山了吧,到底陳某會怎麼畫「三顧茅廬」呢?
還有,諸葛老七到底長什麼樣子啊?

 

 

我對於那場三奇火祭大師兄的場景格外有感,尤其看到郭嘉說「八個剩下七個」時,不禁心裡有股悽涼的寒意升起。
之前八奇各自為政在各自的領域內奮戰,彼此都碰不到面,但終於還是不可避免的在官渡強碰了,這場袁方對決賈詡、郭嘉、荀彧的一對三,雖然最後由三奇獲勝,但是活生生的鬥爭終於鬥死了自己同門,這種開始發現自己可能是下一個的恐懼感,在他們心中生根了。
如果就歷史先後發展軌跡來看,接下一個死的奇人應該是郭嘉了,而且是馬上就會發生,郭嘉是在曹操掃蕩北方、袁尚袁熙逃向遼東時過世,而至於荀彧跟賈詡,都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但是有一件事是真的,那就是這三個人都沒司馬懿活得久,雖然在歷史的世界裡司馬懿都比他們年紀還小,所以晚發跡是正常的,可是在火鳳的世界裡可不。
我認為陳某很早就鎖定了郭嘉的死亡該是什麼情形,也很可能拍板決定將情形定為是司馬懿搞的鬼,最早司馬懿剛入曹營時,陳某就曾以「絆腳石」來形容司馬懿眼中的郭嘉,而在官渡之後立下大功的司馬懿在這一集更明顯地放話
「姓郭的你離死不遠矣」,我想司馬懿已經打算向郭嘉下手了,而楊修的加入更讓曹營內部的鬥爭趨向白熱化。

 


 

說到這個新角色楊修,倒是很顛覆我對楊修的印象;有野心、心機深沉。光是他對司馬懿坦白的那些話,就大膽得讓人瞠目結舌,不知道為什麼陳某會用這種方式去畫楊修,說真的我覺得很特別,火鳳看了四十多集,早已被層出不窮的奇局給培養了免疫力,很久不曾為火鳳的安排感到驚奇,但楊修又讓我感到了許久不曾感受到的稱奇。
楊修的獨特大膽,使我認為陳某又迅速養大了一個神級人物。而且才剛死了一個袁方,就馬上多了一個楊修,總讓我感覺,像是陳某讓袁方借屍還魂成楊修這個角色,繼續在火鳳裡存活著的莫名錯覺。

 

也許是這場死與新生的戲碼,銜接的太剛好的緣故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成即思憾
  • 陳某的作品我也很喜歡!
    [版主回覆03/18/2012 15:08:36]陳某確實是一個很棒的漫畫家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