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賓遜的漂流,其實是荒島求生記。
蒼蠅王,則是孤島人性回歸原始的怵目之作。
十五少年的漂流,事實上是蒼蠅王純真版。
海角一樂園,則是家園版魯賓遜。


說到「漂流」,我腦中想起了這些曾看過的;在書名或是內容介紹上以漂流為名的書,但我覺得它們很少述及航海方面的事情。漂流應該是在海上,無法自主地被潮流帶走的,好像掉到水面上的落葉,任它托住帶走的不是嗎?真正的「漂流」應該是這樣的才對吧。
直到我讀了〈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才覺得終於讀到了真正的漂流。


〈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分成三部,而故事的主旨是第二部,也就是我所說的;真正的漂流,第三部很短,有點像是結局交代的後言,而第一部則是主角的成長與思想自述。
嚴格上來說;這本書只有兩部,第三部事實上是漂流上岸後的結果,算是後續的結局,不過這麼說也不太對,我覺得這第三部之所以存在,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作者將最驚人的事實放在這一部。
至於第一部,則是普遍反應多餘和無聊的一部,但是我卻覺得第一部很重要。確實看起來,一個寫思想和成長的特定章節,缺少故事的滋潤很容易顯得生硬,再加上從第二部開始的漂流本篇寫得那麼精彩,於是第一部的存在就顯得十分尷尬。
但我倒是認為;因為它在此先完整地交代了少年 Pi 的個性,在日後海上漂流時,就可以從這裡觀察到少年 Pi 性情的轉變,而且那些看似長篇大論的宗教、生物和文學理論,事實上也是建構少年 Pi 個人受其影響的哲學思考的很重要一環。
其實這個部分的內容相當豐富,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想我是沒辦法就這樣一路讀到精彩的第二部,而且我覺得能夠把自身成長背景與思想體系寫得那麼清楚細膩但又生動有趣,是非常困難的,從這個地方來看,作者楊‧馬泰爾已經很成功地作到許多大師級作家做不到的事了。


再來談談漂流的部分。
作者楊‧馬泰爾很了不起的是,他可以把「求生」這件事描述的栩栩如生高潮迭起,讀著讀著會不自覺為少年 Pi 的厄運而屏氣凝神,也會為他突如其來的好運而感到歡喜。
當然,若只是在海上漂流求生存,是稱不上「奇幻」的,原書名沒有「奇幻」的字眼,是中文書名加上的,為的就是想提醒讀者,這不完全只是漂流求生的故事,少年 Pi 除了要為飲食等傷腦筋之外,他還得小心一頭與他共乘漂流的乘客--一隻老虎。
與老虎共存,如何保住自己性命也是少年 Pi 要面對的課題,猛虎在旁,臥榻之側不得安眠。人一旦活在這艱辛的環境裡,不是徹底完全地以一個人的姿態被海洋吞噬,就是讓自己比虎還兇猛,壓制住猛獸的兇性、對抗這喜怒無常的自然環境。
少年 Pi 就這樣將自己化身為大自然中的一份子,成為比虎更強悍的生物來求得生存。


當我讀完了整本書,了解了那驚人的結局之後,回頭思考,這段奇幻漂流的部分,其實看懂了某些開始沒注意到的東西,我認為虎的存在與否,隱約暗示著少年 Pi 在獸性與人性間的徘徊,他馴服自己為了適應環境而暴起的兇性,但也為了要生存,必須適度地放縱這兇惡的一面,暫時拋開了人性。
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虎伴漂流,或者說那從來只是一場存在於想像中的奇幻編造?我在讀完以後一直在想;究竟何者為真,是真的不被接受,或是假的被當作是真的?雖然故事有結局,卻沒有正確的指出來。


我唯一能確認的是;這一場漂流既殘忍又荒謬,求生原來是最自然卻也最殘酷的事,無論是人與老虎的奇幻漂流、或是最後揭示的只有人的幾頁真實,兩者間又有誰說得清楚真假?
沒有真假與正確錯誤,我想,端看讀完的人願意相信哪一個版本吧。


事實上我已經知道自己相信的是哪一種說法,可是我也同那執意尋找真相的日本人一樣,喜歡那大半篇幅描寫的奇幻漂流,畢竟動物還是比人可愛多了,不是這樣嗎?





書名:Life of Pi
   (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
作者:Yann Martal
   ( 楊‧馬泰爾 )
譯者:趙丕慧
出版:皇冠
   2004年09月09日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