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01

劇 名:Woman ウーマン
時 段:水十 ( 周三晚上十點 )
放 送:日本テレビ NTV

脚 本:坂元裕二
音 楽:三宅一徳
演 出:水田伸生
    相沢淳
制作人:次屋尚
    千葉行利
    大塚英冶
演出補:戸﨑隆司
撮 影:中山光一
音 效:石井和之
統 括:神蔵克

主題歌:androp/Voice

演 出:青柳小春/満島ひかり
    植杉紗千/田中裕子
    青柳信/小栗旬
    青柳望海/鈴木梨央
    ( 4歳の青柳望海/須田理央 )
    青柳陸/髙橋來
    ( 1歳の青柳陸/田中レイ )
    植杉栞/二階堂ふみ
    蒲田由季/臼田あさ美
    砂川藍子/谷村美月
    砂川良祐/三浦貴大
    澤村友吾/高橋一生
    植杉健太郎/小林薫
    蒲田直人/巨勢竜也
    蒲田将人/高田愛斗
    砂川舜祐/庵原匠悟
    松谷高生/井之上隆志

 

=================================================

第十話:お母さん、ほんとうのこと言って!
播出日:2013年09月04日
收視率:14.0%

望海很敏感地察覺到了母親的病情,但是小春說了謊,將問題避重就輕地給迴避掉了。

10 -- 02

不過,望海知道媽媽隱瞞著事實,雖然沒有再追問,但並沒有放棄追詢問題的真相,在放學回家的途中,獨自一個人跑到了媽媽在的醫院去找媽媽。

10 -- 03

我是沒想過望海會找到醫院來,而且還找對了,當然這其中不是沒有線索可循,小春曾經帶孩子到醫院來等待自己的血液檢驗報告,望海或許記起了這件事吧,但儘管如此,一個七歲的小孩能夠將這一切有系統的聯想起來,還是很令人感到讚嘆。
記得第二集時,望海也是帶著弟弟就這麼沿著記憶中的鄉間小路跑到了火車站,買了票回家找媽媽,這個孩子的細心與大膽的程度真的讓人難以想像。

小春曾和紗千說過;女兒是個敏感的孩子。
確實如此,望海對於週遭事物變動和人們心思轉變的觀察都十分地細緻入微,在上一集的最後看見望海哭著問媽媽是否生病的時候,我並不覺得意外,因為我也曾想過,在這劇中所有的角色,能夠不經由小春告知而能察覺到她患病的人,恐怕除了望海以外沒有別人了。

10 -- 04

小春對望海與陸坦白病情的場面,出乎我意料的平靜,不過想想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因為這部日劇的風格使然,所以像那種激動的、歇斯底里的或搧情地哭成一團彼此鼓勵的場面,不可能出現在<Woman>的情節中。
而這也是<Woman>這部日劇風格吸引我的地方,壓抑且緊繃且完全放不開來,充滿著某種勾引心情但怎麼也無法得到舒坦的毫不坦率...聽起來完全都不是好的形容,但這就是<Woman>的魅力,不直爽卻令人揪緊心情的魅力。

10 -- 0510 -- 06

小春可以很坦白地說自己得了重病,也可以抱著兩個孩子哭說一定會活下去。望海也能夠抱著媽媽嚎啕大哭,或者是把臉埋在媽媽懷中任性地喊著媽媽不要死,這些情節都似乎並不違背戲劇發展的常理,也存在我想像的思維中。
但事實上卻不是如此;望海用食蟻獸生氣的樣子比喻自己對於媽媽不願對孩子誠實的憤怒,而小春對於自己不肯把事實說出來的心情則從自己小時候談起而得到了「只想當孩子的平凡媽媽」的結論。

10 -- 0710 -- 08

為什麼要這麼迂迴?
為什麼不好好地哭一場?

把話說清楚,其實並不難,但因為考慮得很多,所以就並不容易。
像<Woman>這樣,所有的情感與事實糾結牽扯在一起的情況,真的就不是坦率說話就能徹底解決的了。

在母親與女兒彼此以自己的方式述說自己的關心時,在那迂迴的長篇大論中,我所感受到的是一種千言萬語也無法盡述清楚的深濃情感。
在為什麼與不為什麼的不坦率之間,其實他們都努力地想把話說清楚,卻也努力地避免陷場面於因情緒過度激動而纏夾不清的局面中。

那正是整部日劇細膩風格的體現,不以眼淚換取眼淚的具體手法,感動不是因為應該感動而感動,而是它真實地觸及到心中想像不到的溫柔情緒。
母親不想讓孩子擔心,想獨力治好自己以後,在孩子面前做一個「平凡的媽媽」

10 -- 0910 -- 1010 -- 1110 -- 12

孩子希望母親更快樂,不忍媽媽獨自承擔一切,在相依為命的生活中不只想依賴也想支持母親的努力。

10 -- 1310 -- 1410 -- 15

那都是他們體貼彼此的溫柔啊。

一直很喜歡小春一家人在一起的畫面,就是因為總能在那ㄧ家三口的畫面中感覺到這般千絲萬縷互相纏繞的情感。

10 -- 16

還剩下一集了,再來就是最終回。
小春到底能不能有痊癒的希望,到目前看來還是沒個底,不過紗千已經成功勸說琹去醫院接受血液檢驗,希望能夠帶來一絲希望。

紗千勸琹的時候說:
「補償留下來的人,也無法表達歉意,因為那是無法彌補、無可替代的;人死不能復生」
還說:
「妳 ( 琹 ) 這一輩子都不會被原諒」

10 -- 1710 -- 1810 -- 1910 -- 20

那是紗千過來人的經驗吧,雖然紗千沒殺過人,但她一輩子都背負著拋棄女兒的罪惡感,而她也曾表示不奢望小春的原諒,會一輩子背負著。
我想,有些事情是無法求得原諒的,因為正如紗千所言「人死不能復生」,已經造成的傷害無法彌補,事情無法回到什麼都沒發生之前。

琹想一死了之的作法,或許是解脫最好的方式,但卻不是贖罪的方法,因為它逃避了背負罪惡的沉重痛苦,而以為死亡是最好的補償。
像紗千這樣背負起責任的作法,即使受到責難或不認同,但仍然不能原諒自己的沉痛,才是真正受到懲罰的贖罪方式吧。
我想起白夜行中的那一句話:「真正的懲罰會永遠留在心中」
對一個有人性與良知的人,正面面對那懲罰,才是最大的折磨。

10 -- 2110 -- 2210 -- 23

除了琹,在信死亡事件中另一個關鍵人物;把信推下軌道而導致他被電車輾斃的人,也在這一集豋場了。
琹似乎想把他帶到小春的面前,不過他卻拒絕且逃離現場了。

這個男人的豋場,對劇情會有什麼影響呢...就剩一集了,難道他能為小春帶來什麼新的救贖嗎?

10 -- 24

看預告,總覺得似乎刻意導向一個「死並不可怕,就看你留下了什麼意義」的結局。
但我真不想看到小春死啊...

10 -- 2510 -- 26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