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等了很久,我家小麻由終於出演多拉馬了。


雖然;沒有麻由我一樣會看「Q10」,因為這部作品的編劇也是我等了三年的木皿泉。不過;有麻由的話感覺還是不一樣,應該說是那種非看不可的意念比堅定還要更加堅定。


自從開始寫BLOG以後,在今年 ( 2010 ) 的後半,有種快不知道該寫什麼的感覺。沒看日劇就少了可以下筆的題材,後來比較有讀一些書就開始或多或少地寫些書本的心得,不過很久沒碰到相當有感覺的書了,所以關於閱讀的想法也越來越少。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麻由真的很少出現,畢竟我這裡還是以麻由為主的嘛 ~~


所以一旦麻由有什麼新作品,在看完以後,我都會放上心得。
但就是因為麻由沒有太多新作,所以真的也沒太多可以寫。
不過現在回頭看;我也寫了七十幾篇有關麻由的文了呢,雖說沒太多能寫,但關於麻由的分類卻還是最多的。
這也證明了飯是永遠無法完全滿足的。


這一季 ( 2010年秋季十月期 ) 日劇,終於有得寫有得看、又有麻由。
至少這三個月不用煩惱更新了,還可以再拖延一段時間才會江郎才盡。


麻由是在「Q10」第二集登場的。
不過任誰也想不到這個出場會是這麼地短暫吧?短短地不到一分鐘,僅僅作為這部第二集劇情伏筆的部份帶過而已。


因為實在太過短暫,沒有台詞,很難看出麻由的表現如何。但是這樣說好像也不對,「GIMMY HEAVEN」時麻由出場時間也不長、「下妻しもつま物語」亦復如是,但其中迫人的靈氣依然很難掩蓋,現在卻很難有這種逼人的感覺。
不過「Q10」給予麻由的這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確實沒有像這兩部電影一樣有很特別的鏡頭與台詞,所以相當難感受到吧?


反正;太短了就是。


雖然很短;但是其中留下的伏筆訊息卻很值得留意;


麻由飾演的富士野月子是為了什麼原因請假在家呢?


月子手上翻著的相冊,照片中人赫然是 Q10 久戸花恋,是月子本來就認識 Q10?或者說照片中的人不是 Q10?既然如此,那又是誰?為什麼和 Q10 有著相同的長相呢?


關於這個伏筆的推測,我在論壇上看到很多,不過暫時我不想去猜測,因為…我總覺得木皿泉的作品很難猜,事實上我常常很懷疑他們的邏輯性與想像力為什麼那麼奇怪?有時想得很複雜,但結果偏偏很簡單,有時想得簡單,結果卻又很複雜,簡直是不按牌理出牌的瞎來,最初「野豬大改造」的蒼井就跌破一堆人的眼鏡,本來想說腹黒者應該是真理子,但是明擺著這最有話題性的情節不去走,偏偏要走一個最沒意思也不可能有人會想到的路線。
這次「Q10」的情況也是相同的,如果把這個伏筆推想得很大很深遠,很可能結果是挖坑給自己跳。不符合預期結果的真相,典型的想得越多失望就會越大,為什麼?不為什麼,因為木皿泉就是這樣愛亂搞XDD。


對了,我家麻由的手還是一樣華麗麗 ~~



這個回眸很不錯,不過…感覺是一個面無表情的眼神 ( 這是啥形容… ),村上常用「無機性」來形容一種無法言喻的、彷彿不帶任何情感、也沒有過情感的什麼都沒有的表情,我覺得麻由的眼神就很像這樣的感覺,在那裡面好像什麼都沒有承載,連冷漠都缺少了,雖然是眼睛,卻完全不具有像是眼睛的要素。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眼神呢?那是劇情和人物設定的表現需要?還是麻由過度用力造成的錯覺?
是說;我希望是第一個。



片尾曲麻由出現的畫面很有趣,手裡拿著一個魔術方塊,月子這個角色是不是喜歡玩魔術方塊?第三集就知道了。我倒是覺得設定成手裡一直握著魔術方塊;感覺很可愛,有點卡漫的偏執。



看到預告我想殺人了…
殺誰?當然是萬惡的編劇木皿泉、可恨的男主角佐藤健…
還有…看到這一幕的廣大觀眾們…
啊啊…「Q10」第三集收視還是爛一點好了,這樣看到的人就會少一點了。
我已經語無倫次、失去理性了…



我的小麻由…一直看著的孩子小麻由…長大了啊…真的長大了啊…
可是為什麼我的心裡沒有「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欣慰,反而有種說不出的失落寂寞?


每一次、每一次;麻由都一點點往前跨出那個宣告長大的範圍,一點一點地強迫我接受這個事實,每當我覺得夠了、可以了、就這麼到此為止的時候,麻由又會往前再推進一些。
什麼時候這種推進會到達盡頭?
還是根本沒有盡頭?
我害怕看到那樣,但我更害怕看不到麻由。
太過深愛一個IDOL,原來不見得是幸福的,但是不管是幸福還是痛苦,都沒辦法阻擋喜歡的感覺。


麻由啊,請稍稍停下妳的腳步,請不要那麼快長大…
真的很可笑…我明明早就知道麻由已經長大了,但心理意識雖然清楚認知,可是;從來沒有真正接受過,然後總是反覆發著令人生厭的滿腹牢騷。
好吧,我很不甘心地承認;我永遠做不好心理準備、永遠無法想像麻由長大了;會美得讓人想入非非、賣萌賣臉蛋、身邊有喜歡的男生、和喜歡的男生在一起、和男演員演感情戲、甚至還有可能有激情戲。


我自己說到最後一項時覺得都快哭出來了,沒辦法、我真的沒辦法接受。我也許會一直喜歡麻由到最後,但我想我不可能到最後了就可以接受。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到底該把這部日劇歸在哪個分類?
因為有麻由出演,照理來說應該要放在「福田麻由子」。
但是第一集沒有麻由咧。
而且呢…後面「Q10」要演幾集也還不知道,麻由是從第二集以後每集都出現還是跳著出現,也是未知數。
所以好像全都放在麻由這個分類也不對,不過都放在日劇裡顯然也很怪。
抓頭 ~~
第一集先放在日劇分類裡好了,後面的等麻由出場以後再說吧。




片 名:Q10 キュート
放 送:日本テレビ NTV
    2010年10月16日
章 回:第一回
    この地球上に自分より大切に思える人なんているんだろうか?
收視率:15.3%



制 作:日本テレビ NTV
    トータルメディア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 ( 制作協力 )
脚 本:木皿泉
    根本ノンジ ( 腳本協力 )
    さかいあお ( 腳本協力 )
演 出:狩山俊輔
    佐久間紀佳
制作人:河野英裕
    小泉守
制 作:萩原真紀 ( 助理製作 )
    岡野正広 ( VFX・特殊造形監督指導 )
    関根研一 ( Q10機械造形 )
    梅沢壮一 ( 特殊構成 )
    佐々木修平 ( 動作協調 )
    櫨山裕子 ( 主要創作 )
音 楽:金子隆博 ( 米米CLUB )
    小山絵里奈
音 效:石井和之



主題歌:高橋優/ほんとのきもち ( ワーナーミュージック・ジャパン )



出 演:深井平太/佐藤健
    Q10 ( 久戸花恋 ) /前田敦子 ( AKB48 )
    山本民子/蓮佛美沙子
    影山聡/賀来賢人
    藤丘誠/柄本時生
    河合恵美子/高畑充希
    中尾順/細田よしひこ
    富士野月子/福田麻由子
    深井武広/光石研
    深井ほなみ/西田尚美 
    深井千秋/松岡璃奈子
    久保武彦/池松壮亮
    小川訪/田中裕二 ( 爆笑問題 )
    岸本路郎/小野武彦
    柳栗子/薬師丸ひろ子 
    小川しげ/白石加代子
    深井平太の幼少期/嘉数一星
    久保武彦の幼少期/飛田光里

 

    赤川詩織/米村美咲
    大友日明/土屋シオン
    栗林慧汰/榎並巧二 ( ウィングマン )
    小手川唯/森島縁
    佐野洋/坂口涼太郎
    宗田理花/今泉彩良
    津村由起恵/松平千里
    福島早苗/石橋菜津美
    森永康成/シュドーズ直矢
    鷲田一/笠井しげ
    伊坂幸次/松島庄汰
    岡崎明日香/岸井ゆきの
    五条拓也/関町知弘 ( ライス )
    小川宙/市山京香
    重松良枝/山本麻貴
    滝礼二/白石隼也
    西村友郎/松澤傑
    宮沢三郎/鯨井康介
    吉永文子/前田希美
    川口医師/千葉雅子 ( 特別出演 )


 


第一集的一開始,就很有木皿泉的味道。
海、鐵塔、然後是滾動的皮球,接著是皮球滾到了某隻靴子的鞋跟上,在鏡頭停在低頭坐著的少女 ( 刻意地要表現「不尋常」 ) 以後, 馬上就跳開換到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接著就是佐藤健飾演的深井平太的聲音說著:
「在這個地球上,比自己重要的人真的存在嗎?」


這種從景物開頭再莫名奇妙地出現讓人聽不懂的設問,確實就是木皿泉的獨特風格,最先聯想到的就是「野豬大改造」的初始,也是從修二倚著水塔刷牙迎著晨曦陽光作為背景來拉開了「野豬大改造」的序幕。我們不會瞭解為什麼修二執意地一定要碰到那棵種在河邊的柳樹、正如同在「Q10」裡無法弄懂為什麼平太會突然地冒出這麼一個問題一樣。事實上往往到了最後劇情也不會對於這點有一個清楚的解答,你想怎麼去解釋都是自己的自由,答案與想法並沒有應該有的認定標準。
其實一開始看到這裡我就忍不住想笑了,那就同之前看「西瓜」的感覺一樣,無法很明白地說清楚那份相同的感覺是什麼東西,但卻很清楚;就是要這個樣子才對。


不過說到開頭,沒有比「Sexy Voice and Robo」;空無一物的鳥籠,加上那句壽壽花飾演的二湖那句「今早,小海飛走了」還要來得更有意思的了。


木皿泉的作品很難有正確的邏輯性,因為他們很習慣使用荒誕的設定,以這部「Q10」來說好了;不管怎麼說吧,難道校長撿到一個女孩子都不會感到吃驚的?莫非在發現他是機器人的時候也從沒感到過質疑?不只是校長如此,在裡面的其他老師也是這個樣子,只有在看到人型機器人的時候覺得訝異了一下,但又很快地接受了這個事實,而馬上就開始想著「該怎麼辦?」
這樣說起來實在是缺少了正常的反應,那種雖然如此但也只好這樣的人生哲學委實太過鄉愿,彷彿所有人都可以接受人生中偶爾為之的出軌,確實是荒唐到了極點,但也似乎帶有些無奈的現實性。


所以佐藤健飾演的深井平太會有覺得牙齒長得像鋼琴琴鍵的想法也不會是件奇怪的事情,用手指伸進去便啟動了機器人的開關也不是很稀奇的狀況,更何況他似乎都沒考慮到為啥會有個不認識的女生坐在那邊給他敲琴鍵。
因為所謂的「因」沒有考慮有沒有可能的必要,而只要思考跑出來的「果」就好了。


「果」是什麼?「果」就是那台沒有名字的女生機器人被平太在無意間給啟動了,在被告知給她取姓名的時間倒數下;慌亂的平太給了她一個名字:
「Q10」
「Q10」;這部日劇的名字,故事就從這裡開始了。



故事背景的設定是以高中生平太為主,因此「Q10」應該是像「野豬大改造」這樣的校園劇,不過相較「野豬大改造」是把重心擺在修二、彰與野豬妹身上,顯然地「Q10」的單元劇味道更加明顯,第一集的故事是以柄本時生飾演的藤丘誠作為主題,而這部日劇公佈的學生演員名單還有很多人,不可能把他們都閒置掉而只專心在平太與Q10身上,所以應該是每集一個學生一個故事吧。
校園學生劇都是這樣的,話說也正是如此,「野豬大改造」才顯得特別啊… ( 遠目 )


呃…該不會第二集登場的麻由,大部份劇情就在這一集吧… = ="


藤丘誠的故事,讓我想到的是「Sexy Voice and Robo」第三話的「~お歯黒女~」,就像黑齒女,渴望得到重視、希望自己能是有價值的。在某種被逼到邊緣的心境上渴望能多被人注意一點。藤丘的境況與她不同,但卻有相同的心境。因為現實生活上的困頓,越來越在意週遭的眼光,因而發展出了「我一開始就不應該存在」的念頭,他與黑齒女相同的都是在懷疑之下因而否定自己的存在必要。


我自己偶爾也會有這種想法,覺得自己是不必要存在的,或者說強烈地感覺自己到底在或不在,似乎沒有太多意義。
形成這種想法的原因有很多,但說真格的;很難找出全部的原因,畢竟人生太複雜,很多時候累積了什麼在自己裡面,早就忘了真實的面目是如何,但確實有些就是像藤丘說的:
「這些事對別人說的話,會給別人添麻煩吧?別人還會凡事對我小心翼翼,會覺得很悲哀。」
「我不喜歡,不想看到大家一臉為難。」
那就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明明苦惱卻不願意說出,更害怕被另眼看待,於是突然覺得自己就像是群體中一個怪異的尷尬的麻煩製造者,感覺自己很難搞,原諒不了自己又走不出去,而最後終究會發展成這樣的想法:
「好想消失,我一開始就不應該存在。」



而Q10給予藤丘的答案是:
「人沒有重來的按鈕,所以人想要重新來過的時候就要請求幫助。」



其實這句話的前半段是平太跟Q10說過的話,所以這雖然是Q10給藤丘的回答,但也可以視為Q10對平太這句話所衍生出的解答。



藤丘 ( 還是說我也是? ) 的困擾來自於無法對人言的憂鬱心情。不說難過、說了也難過,因為太了解一個事實;不管怎麼樣都沒有任何人能完全感同身受自己的心情。而;好吧 ~~ 就算能,其實也不能怎樣,結果反而像是很不負責任地將壞心情丟給傾訴的對象,讓他因不知如何回答與應對而感到為難,反倒是給人家製造了麻煩。
但Q10卻拋開了複雜的思考,那句話的意思像是;就算再丟臉,也要請求幫助,即使是哭也好、還是讓人感到為難也好。不開口就沒有人能知道你到底有什麼樣的痛苦。能怎麼樣與不能怎麼樣的所謂結果倒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將話說出來的那個過程。我想;在請求的途中或許它也代表了一個積極努力活過的證實,而那個證實似乎就是救贖心靈的象徵。
那感覺像是;不是以結果來證明你努力地活過,而是要努力地活著才能呈現活過的結果。


戲劇一定得具有超越現實的戲劇性,才是戲劇。戲劇裡的人生現實感可以是反映實際社會所衍生出的思想,卻不是說戲劇的任何橋段都一定要有極高的真實感,「Q10」藉由藤丘來說了一段關於現實無奈的人生哲學,然而做為戲劇還是要給予支持這個哲學的證據。
儘管作為觀眾的我們都很明白;三個在操場對著教室大喊「請幫幫我」的學生在現實情況中根本不可能出現 ( 搞不好老早被拖走了 )、也不太可能會有這樣熱心的同學,把教室桌椅拉出去排成SOS的圖案,更不用說期待直升機會飛過來拍攝。



但是「Q10」就是這樣演出來了,找不到任何強烈的理由去說明這些事是合乎常理的,勉強能解釋的或許是那身為青春的灼熱熱度而帶領他們完成這樣一件瘋狂的舉動,但是仔細想想也知道;青春的熱情是有極限的,而這似乎超過了那個範圍。



可是,那又如何?這種荒誕與無稽本就是木皿泉作品裡特有的元素,也是戲劇都必須要有的濫觴。
可以的話;我希望這種濫觴可以少一點,而荒謬多點沒有關係,但我畢竟不是編劇、也想不出自己所要求的少一點和多一點是該如何拿捏。


關於這一點我無法替木皿泉自圓其說;因為這個橋段連我都覺得太過熱血必勝了些,儘管木皿泉的作品經常犧牲了合理性,但是在個人的喜好上,我實在很難接受這樣的劇情。


不說這些犯駁的不合理處,木皿泉的這部「Q10」仍然有著不容抹滅的濃厚個人風味,其實所謂的「犯駁」也正是他們的風格之一,在木皿泉的作品中;思想的表達總是大過於劇情設定的合理與否。
雖然「Q10」首集取得了收視率15.3%的好彩頭,但咸信是因為眾多觀眾群衝著飾演女主角Q10的前田敦子而來。即使如此,「Q10」的評價依然不好,我也覺得這樣的評價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如果無法咀嚼編劇的手法,光看劇情的話,這部日劇的劇情沒有太好的亮點足以吸睛,故事走向上也疲軟老套,就是一大堆學生逐漸獲得救贖的戲碼而已。
「Q10」能不能像「野豬大改造」那樣成功,也就只能繼續看著辦了。
我倒是覺得這部日劇挺有意思的,看完第一集以後很想繼續看下去,果然我就愛木皿泉這個調調啊 XDDD


對了,不能不提提角色演員,在看完了第一集以後,對幾個演員有一些感覺想講講。
說到主役的佐藤健,我倒是對他挺有好感的,如果沒記錯這似乎是佐藤的首主?終於也輪到佐藤主役了,一直以來都看他演小角色,然後慢慢地從小的越演越大,最後一次在日劇上看到他是去年「Mr.Brain」的特演、電影的話是GOEMON裡的青年才藏,總覺得他在「Q10」裡似乎更瘦了?或許是錯覺吧。



佐藤健所飾演的深井平太,我覺得是木皿泉作品迄今為止的主角中最憂鬱的,我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Q10」首集會有著過去觀看木皿泉作品時所沒有的沉悶感,每個畫面都多了幾絲粗重的線條。直到看見平太在金魚事件中對姐姐千秋說的話:
「反正死了吧?也不用特地恢復原樣了。」



我才恍然大悟這沉悶感何來?原來是主角平太所造成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成長過程,讓一個高中生會說出這麼消沉的話?不正應該是處在綺麗美好的青春年代嗎?但是平太對生死卻看得很淡很淡,甚至就像姐姐千秋在聽完他的話以後說的:「你真是冷漠」
家人小心翼翼的詢問;那種關心看在平太眼裡反而是種諷刺的關懷,也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平太才非常能深刻地理解藤丘說「這些事對別人說的話,會給別人添麻煩吧?別人還會凡事對我小心翼翼,會覺得很悲哀。」的意思,因為換個角度說;平太也是被家人這樣對待,那是因為關心而做出的行為,但卻讓平太感到厭煩;為什麼你們要這樣對我另眼看待呢?
所以平太對藤丘說:「就算添麻煩也沒關係吧」。也許他是這樣認為的;所謂的家人是那種融洽得可以玩在一起、偶爾吵個架、分享淚水與歡笑,而不是這種因為太過關心而產生的距離。


相同的思考,在蓮佛美沙子飾演的山本民子身上也看得到,摘下長長假髮露出紅髮的民子對久保武彥說:
「老師和同學都知道的哦 ( 指自己染髮又戴假髮的事 )
,但大家都裝作不知道。這是冷漠?還是體貼呢?或許兩方面都有吧。」



那也是一種距離感,也許出自於溫柔的關懷,覺得不要去特地的強調,反正事情就已經是如此了、反正也沒有妨礙到他人,但是對民子來說;也許確實省去了問候的騷擾,但也少了溫暖的感受。


我是第一次看到蓮佛美沙子,如果說不要去想麻由,而只就我看這「Q10」第一集的心情而言,蓮佛飾演的民子是目前「Q10」裡我最喜歡的角色,蓮佛也是「Q10」裡最讓我感到驚艷的演員。
留著平板沒有特色的長髮,從不對任何事物表示意見和關心,最常看到的她都是趴在桌上的模樣,山本民子這個角色一點都不特別,除了那很明顯的冰冷漠然以外。



但是當她甩頭摘下那很真實、一點都不像假髮的長假髮後,假髮底下那頭火紅的赤髮;如此妖艷、那麼地充滿生命力,在那個瞬間畫面頓時發亮了起來,原本平凡黯淡的面貌剎那間充滿了光芒,是一種飽滿、躍動的感覺,於是最初不曾注意到的容顏變得清晰,清晰地讓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
或許可以說這個角色本來就令人難忘,但我覺得蓮佛本身的表現絕不能抹滅,因為兩個面貌的落差之大,並非只靠服裝與造型的塑造就能一蹴可及,蓮佛畫龍點睛地使民子徹底鮮活了起來。



真正使我喜歡上山本民子的關鍵,是在她脫下假髮後,背著吉他一身紅髮搭配皮紋褲的龐克裝扮對著天空指著直昇機在大街上的十字路口仰天高喊:「耶 ~~ 彼此相愛的吧?」的那個畫面,老實說我真的不懂她說的這句話是啥意思?但是實在太喜歡她亮晶晶的雙眼中掩飾不住的愉悅笑意,還有那種站在人潮的洶湧裡獨自站定高喊的狂野囂張。這個角色日後會如何發展呢?我拭目以待。



對於山本民子和蓮佛美沙子的欣賞,讓我有種感覺是;為什麼不是麻由來演這個角色呢?第二集麻由即將登場,由麻由飾演的富士野月子,是否能夠像山本民子一樣那麼地打動我呢?希望麻由的角色與她的表現可以不要只是因為是麻由所我我喜歡,而是真的很棒的表現還有會是很令人喜歡的角色。


至於演Q10的前田敦子,跟蓮佛一樣也是我第一次見到,其實我對AKB48完全不熟,或者說是完全不認識,大概是更適合的形容,AKB48有幾個人我根本不知道,網路上關於AKB48的消息有時看了比沒看還更搞不懂。不過我也很老實承認;自己並沒有很認真地去留意和記憶關於AKB48的一切,所以不熟和不認識是正常的吧?我覺得我對日本藝人的興趣也隨著對日劇興趣的低落而逐漸減低了。
但是說真心話;前田演Q10這個機器人角色,我是覺得演得還不錯,人型機器人這個題材日劇並不少見,像是戴寧龍二和三津谷葉子的「櫻二号」、速水茂虎道和相武紗季的「絶対彼氏」都是代表,不過總覺得現在的人型機器人角色,大多來說還是很像人,也許擬人的類似是這類作品所嘗試的,如同前田這樣忠實地喬裝成機械音卻越來越少見。至少有一件事是真的;在看完第一集的現在,想起了Q10,我不會把她想做是一個跟人類很像的機器人,而是一個盡力學習人類想法行為的機器人,這大概也能歸功於劇情裡Q10可以毫不換氣地背誦出一堆人的名字的深刻印象吧?就角色與演員的挑選與配合,我覺得前田是值得誇獎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喜歡看平太和Q10的一些親密相處,這或許也是因為本身沒有對佐藤健還有前田敦子抱有強烈想法的緣故吧。因為本人有個喜歡看情侶之間感情很好的模樣的怪癖,不過就第一集來說;平太和Q10之間還沒有太多這樣的火花,也不見特別的曖昧,所以後續會如何,一切還很難說。



最後,我想說的是飾演優等生河合恵美子的高畑充希。
高畑充希是演歌雙棲的藝人;演過幾部日劇和電影、也演過舞台劇、當過一次動畫電影的聲優配音、出了三張單曲和一張專輯。
以發展來說;高畑充希比起麻由還要全面性,但是她的作品質量不多也不好,所以始終沒有冒出頭來,總在三四線徘徊浮沉。


我倒是滿早就知道這個藝人,是在07年的時候就認識她了,因為那時她演唱日劇「Sexy Voive and Robo」的主題歌「ひとつだけ」,而我很喜歡這部日劇也很喜歡這首歌。也就是這樣;我認識了高畑充希。當時的她不叫作高畑充希,是叫作みつき,みつき這個名字;是她作為歌手時用的名字。
雖然一直知道她在各個領域都有表現,但因為我最初認識她是源自於歌曲,所以我一直以來認識的高畑充希都是她當歌手的部份,印象中的她一直都是PV裡的模樣,青澀的眉眼刻意地裝扮成長大的世故與成熟。
從07年認識這個藝人到現在,第一次看到她演戲。「Q10」裡見到的高畑充希卻不再擁有過去那羞怯的清秀,也沒有了過往強要表現的貌似長大成人的練達,而真的就像個十八歲的大女生了,改變了很多,臉瘦了點、下巴尖了點、眼睛大了點;突然感覺那是另一個人,變得讓在PV裡認識她的我,一點也沒辦法感覺到有任何熟悉的氣息存在。



不管怎麼說;畢竟那些PV都是三年多前的事了,有所改變也是正常的吧?


我還是習慣叫她みつき,不太習慣叫她高畑充希,而且也還是習慣聽她唱歌,希望みつき以後還能繼續唱歌。
但是偶爾看看她的戲劇演出,感覺也很特別。


以我對みつき出演「Q10」的第一印象來講,演員みつき的表現並不特別,好與壞都沒有太多可以說的部份,關於這個角色;目前已知的就是她是個成績很好的優等生,還有一個男生影山聡喜歡她。
優等生有秀才型和天才型,就第一集而言看不太出來河合是秀才還是天才,不過私以為以みつき的外型是比較適合秀才型,而且該怎麼說呢…河合雖然成績好,但是感覺上似乎是個優柔羞怯的人,明明很優秀,身上卻缺少自信的光采,在整個團體中並不亮眼,甚至讓我有個錯覺是;她如果不是因為成績好,那種薄弱的存在感很可能會淹沒在人群之中。
但是畢竟是出現在演員表上的名單,關於性格也有特別提及,所以我想河合以後應該還是會有單獨的劇情可以發展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個下篇拖的真久真久啊。


看了一下上篇發表的日期,是八月二十九日…啊 ~~ 竟然是一個半月多前的事情了。


實在是因為;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情了… ( 遠目 )


在擷完圖以後才發現;這部日劇的心得還沒有完成呢,似乎在喜歡上麻由以後,從沒這樣地拖過吧?


認真地說來;「みぽりんのえくぼ」我是根本沒有徹底看過的,只是在做字幕的時候,因為對時間軸所以不得已地必須從頭看到尾。雖然那也是看過了,不過在我的想法裡,總覺得要我因此說自己有看過了,並不能這麼認定,始終觀賞和作業是兩回事,我是這麼認為的。
但我現在也沒有意思去貫徹徹底的觀賞,原因是我覺得「みぽりんのえくぼ」看過一次就很夠了,並不是什麼太值得令人回味再三的日劇,雖然有麻由,但這部日劇的本質給我的想法就是這樣。因此我雖有無聊的矜持,卻不打算使它圓滿。


確實地,我覺得「みぽりんのえくぼ」劇情很普通,其實應該說關於這種重病、勇氣、親情、倫理和淚水類型的題材真的太多,如果沒有特別的處理手法,真的是會看到麻木不仁了。也許它並沒有這麼普通,但是跟太多作品具有相類似的同質性,就使得它沒有辦法地會變得很普通,所謂的普通就是不是非常難看、但也沒有很好看,有看過沒看過都一樣,沒有太多損失。當然這種情形是說如果這部作品沒有麻由的話,真的對我而言沒有太大的差別。


好吧,反正我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擺明了不打算談論這部日劇,而只打算說麻由就是了。嗯…我承認XD
我覺得我已經很難再有過去那樣看日劇的熱情了,大概就是所謂的最狂熱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很認真地想想;這段時間內並非沒有好看的日劇出現,只是我的心態已然不同,明明確實劇情和演員表現都屬一流,但我就是沒辦法喜歡看,看完了這一集、再看下一集的情形只是基於某種奇怪的堅持;既然看了就要看完的心態在作祟而已,我已經無法讓自己的心情跟隨著日劇產生共鳴的脈動,而隨之失去了喜歡日劇的熱忱。


我又回到了比喜歡日劇的那個階段還要更前面的人生階段。偶爾還是會看,但大體來說不會看很多。但唯一的不同點就是麻由,我喜歡麻由;那也是和那個階段的自己最不一樣的地方。這感覺上像是雖然說著我回來了,但不管是環境還是自己本身,都不再是原來的模樣了。


「みぽりんのえくぼ」本來就是為了麻由才會想看這部日劇的啊,那也是最重要的目的,當然如果說我並沒有期待過這部日劇會很好看的心理,絕對是騙人的,雖然說麻由的作品怎樣不好都會看,藉此去逃避想像這部日劇的好壞究竟,但心裡總還是會希望;好看一點好看一點,對了,我就是刻意地完全不去期待,而期望能夠碰到意外好看的驚喜。
只不過;這一點點卑劣的心理準備沒有成真,對我來說;「みぽりんのえくぼ」還是只有麻由。


但是越是在心裡把麻由擺得如此之重,就越難承受心上的失落感。
因為;麻由在這部「みぽりんのえくぼ」的表現不是很好。我想撇開一切除了麻由什麼都不想在乎,可是這個在視線上唯一重視的卻令人失望。


其實說不是很好,也並不是說麻由表現得很差啦 ~~
只是;感覺變得很一般。
就是很普通很普通。是了,就好像前面所說的對於「みぽりんのえくぼ」劇情的感覺一樣的那種普通;不是很好、也沒有很壞。


可是呢?我覺得就麻由而言;所謂的普通就是退步很多很多了吧…


要說退步,我想到了一個場景,那是麻由飾演的美波從醫院跑出來時對爸爸哭喊的模樣:
「畫那麼多的畫,不是開心著嗎?媽媽她不也一直陪著她嗎?」



這個場景,我瞬間想到的是「絶対零度」裡麻由飾演的春菜對著兇手大喊「だがら どしで」的時候。


聲音上的情緒是如此相像,但是就如同在「絶対零度」我所感覺的一樣;無法感受到應有的悲憤,只是看起來真的很生氣很難過罷了,聲音大聲了點,可是情緒一點也不真切,雖然麻由很努力地表現出了傷心憤怒的表情,但這樣的努力演出搭上聲音的表錯情,反而是更加生硬了。
實話地說;我甚至覺得「絶対零度」裡的「だがら どしで」比起「みぽりんのえくぼ」還好了那麼一點…


喜歡上麻由以來,總感覺從那以後的新作品,麻由的特質正一點一點逐步遞減。在「みぽりんのえくぼ」之前的「絶対零度」還看得見殘餘的獨特,因為那一點點實在太少了,所以變得內斂而且不明顯,可是哪怕只有這麼一丁點,至少還是有,還是感覺得到。
「みぽりんのえくぼ」卻連那一丁點都沒有了。


還記得第一次在「みぽりんのえくぼ」看到麻由的初登場,就是那一開始的家族攝影,很驚恐地發現麻由身上的光芒與存在感完全都不見了,那個不需要刻意研磨就閃閃發亮的光芒、以及不必言語卻安靜鮮活的強大存在感一點都看不見。
聚在一起拍照的一家四口裡的麻由竟然如此地不起眼,雖然明明就在鏡頭前,但是已經很難注意到了。



或許我可以往好一點的地方著想;麻由已經完全融入了這個角色、這個戲劇的背景中,以至於我根本無法留意到她。
但是這種想法我連說服自己都顯得不夠力,真的是說服力相當薄弱的藉口啊,因為那不就是活脫脫的路人甲乙丙丁與佈景板給觀眾的感覺了嗎?麻由過去就算當佈景板也是相當吸睛的佈景板啊,什麼時候,變成了明明是主角卻像路人的氣質?


如果我今天不是麻由飯,我在看這部日劇的時候會注意到麻由嗎…
我發現我沒辦法肯定地說「會」,身為一個自認為死忠狂熱的麻由飯,我竟然無法毫不猶豫地給予肯定的答案,而我也很害怕去想像這個問題,因為相當恐懼答案會是否定的。


為什麼麻由會變成這樣呢?那是我怎麼都無法理解的一件事,當初那個靈氣十足的小麻由到底去了哪裡?
不…
這個問題沒有意義也沒有必要,因為麻由不就在這裡那裡嗎?她始終都在,只是不一樣了。
麻由不一樣了,但為什麼會不一樣?那同樣也是我無法理解的。我想麻由大概比我更想知道答案,因為她是一個這麼努力並且要求自己的演員啊。


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來面對麻由的表現了。
該講的都已經說了太多、該想像的設問與回答也早就模擬了許多次,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了。
總之就是支持而已,最後的結論還不都是如此嗎?反正結果一定就是這麼做的。


我怎麼樣都不可能做到「不高興就不要看」這句話。
所以,我還是會繼續等待、繼續期待,就算被一再地辜負,那也沒有什麼關係。也許以後還是會持續著這些無聊且累贅的牢騷滿腹,嘮嘮叨叨地重覆著相同的言語,好的壞的都是麻由給我的,所有的一切都心甘情願承受,哪怕說裡面也有失落與難過。


因為,我喜歡麻由。



PS.本來呢…我還想說說麻由在這部日劇裡的樣子,不過想想那在上篇已經說過了,因此就不多費唇舌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DEEN是我第一個認識的日本樂團,也是我第一個喜歡上的日本樂團,雖然DEEN活躍的年代已經是上世紀了,但我仍然很喜歡這個老樂團。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來談談木皿泉吧 ~~
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想談談這個我最喜歡的編劇,在「Q10」剩沒幾天即將上映的現在。


喜歡日本影劇的人,多半都會有自己喜歡的編劇,或是說也許並沒有特別喜歡的編劇,但至少會有那麼幾個讓自己感覺比較特別的編劇,也就是可能說沒有很喜歡,但卻還是能分辨出他們的風格與手法。
一部作品的好壞,不全然都要看編劇的臉色,像是導演、演員等都會有所影響。我個人覺得;一部作品最至為重要的應該是導演,因為導演擁有詮釋解說一個故事的權力,可以擺使演員表達出他想表達的意見,至於故事;可以老套、可以了無新意,但是一個好的導演該具備一個必然要件;怎麼把手上掌握住的素材變成一個屬於自己的完成品。
這種想法也反映到我閱讀和看影劇動畫的個人哲學上;重要的是怎麼演、怎麼說、怎麼看。


日本影劇是比較特例的,尤其是日劇這個部份,特別著重編劇。電影的話,導演的風格就相當地被強調。但日劇卻很少看到導演的名字被提及,對於日劇來說;編劇是掌握一部戲劇成功與否的、相當重要的關鍵。
為什麼電影和戲劇會有這麼大的差別呢?私以為是因為在日本這兩個產業分工製造的方式與市場取向的思維不同所致。日本電影其實走的是小眾精緻的藝術市場,所以日本電影的導演可以認真地擺弄每一個鏡頭來表現自己的思想,那種感覺與其說是想拍一部電影給觀眾買票進場觀看,不如說是想拍給自己和懂得自己的人來看。
日劇卻不是,日劇是在電視上放送的,主觀意識上並非「買票進場」的主動選擇方式,「買票進場」這件事看起來是絕對的商業傾向,但另一個意義上來解讀卻是;一部電影在上映的時候,它的評價與宣傳方式早就替它決定了進場的觀眾族群,而成功與否的條件在於是否能夠刺激特定族群中的絕大部分做出買票捧場的動作。
而電視台放送的方式則是倒過來的情形,不管你看不看;到了特定時段就會播出。相對於電影的主觀主動、日劇實際上是客觀被動的環境條件。其實看電視是一件非常被動的事情,有時不是真的想看而看,卻是為了看而看,因為沒事,所以看電視,拿著遙控器從第一台轉到最後一台的經驗肯定每個人都不陌生。日劇的現象是;東西就擺著,如何使觀眾在看電視時有想鎖定某台某節目的內容,就是電視台必須做到的,因為收視率才是真正的王道。
於是;電視台放送的日劇無法同電影一樣,成為盡情展現思想的舞台,鏡頭與分鏡都無法有太多自我的空間。電視台拍攝的日劇需要取普羅大眾想法的最大公約數,至少那是絕對不會失敗的最低程度的確保。
也因此日劇在畫面的營造上呈現了某種整齊工整的意識,每一部日劇的分鏡都很像,那是因為關於視覺想法的靈性受到了壓抑。
在這樣的情形下,只可以做變化與創意的就只剩下劇情一途了,編劇的比重增加其實也不過只是應運這樣的情勢而發展出來的罷了。


我覺得這就是日劇的導演很少被討論的原因。


當然也不是說日劇就幾乎很少有極佳的分鏡,也絕對不是說日劇導演的地位可有可無,在有限的框架內,還是有很好的作品可以在這裡面表現出令人驚艷的色彩。像是「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的堤幸彥導演就是個代表人物。還有「Liar Game」善用音效與鏡頭特效的方式也曾話題一時。
不過在我的感覺,這畢竟還是少數的現象,尤其是黃金時段的趨勢劇很少會出現這樣的現象。深夜劇就多了些,剛開始接觸日劇時我曾經有段時間對深夜日劇很著迷,因為題材大膽具有創意,鏡頭畫面也比較不會像黃金時段那樣地受到制約。不過畢竟優秀的導演還是很少的,加上深夜劇因為取材往往都是比較偏鋒的,因此故事常常流於情色低俗,剛開始看的時候會覺得有些惡俗的趣味,但久了以後還是會慢慢地覺得厭煩了。


越扯越遠了,回到正題上繼續說;
編劇對於日劇而言是如此地重要,所以日劇看多了自然也會去比較印證編劇的風格,從那些比對裡,不知不覺中就會找到自己喜歡的編劇,這也是看日劇最大的樂趣與收穫之一。


日劇自90年代早期開始走入台灣影劇市場以後,歷經了黃金十年而至現在的落寞,這段時間也出現了很多讓人有印象的編劇。像是「101次求婚」和「無家可歸的小孩」的編劇野島伸司、「神哪,請多給我一點時間」的編劇淺野妙子、「長假」與「美麗人生」的編劇北川悅吏子…等等,都是名噪一時的名編劇。


不過他們都不是我喜歡的編劇。


我最喜歡的編劇,他的名字叫做木皿泉。
其實用「他」來稱呼木皿泉並不正確,但是用「她」來稱呼也不對,因為木皿泉是一男一女組成的編劇團體。如果說必須嚴謹地定義;應該要稱呼「她們」與「他們」。


木皿泉最有名的日劇作品,叫做「野ブタ。をプロデュース 」。一般普遍翻譯作「野豬大改造」,在台灣緯來首映時譯作「改造野豬妹」,小說中文版譯作「改造野豬」。
他們所主編的幾部日劇裡,只有這一部「野豬大改造」收視既好、評價也高。如果不是「野豬大改造」;木皿泉的名氣想必是更加地淺薄黯淡。


初識木皿泉,即在「野豬大改造」,但我真正意識到木皿泉的存在,則是在07年的「セクシーボイス アンド ロボ」,這部日劇在網路上譯名甚多,不過我從不說它的譯名,而都直接稱呼它的英文原名「Sexy Voice and Robo」─ ─ 別被那落落長的片假名給嚇到了。


「野豬大改造」當初還沒在緯來首映時,我就耳聞已久,一直就想如果「野豬大改造」上映的話,不管怎麼樣都要看一下的,能夠在還沒上映前就能夠讓人有印象是很難得的事,更何況對當時的我而言更是如此,因為那時我很少注意日本演藝消息。和後來糊裡糊塗地只因為覺得名字很好聽就看白夜行的情況不同;我最初就很期待「野豬大改造」,不過有一點它倒是與後來的白夜行是相同的,那就是在看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它們的題材與要演的故事是什麼。
相較白夜行帶給我的震撼與絕大的影響,「野豬大改造」沒有給我這些強烈情緒,那時的我雖然很喜歡這部日劇,但卻怎麼也無法像後來喜歡白夜行這樣有許多的想法可以表達,正確地說;我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為什麼會喜歡「野豬大改造」,相當渾渾噩噩的感覺。
但如今,在看完了幾部日劇、寫了一些無聊的文章之後,回頭看「野豬大改造」,過去的混濁感似乎逐漸清徹,曾經不明的情緒想法驀然間變得清楚,原來是這樣喜歡「野豬大改造」的;
我想恐怕就在一開始修二拉著自行車衝上公園的高處俯瞰著那顆柳樹、說著「因為我要是不碰那顆柳樹的話是去不了學校的,這是自己決定的」的時候,就深深地沒有理由地莫名喜歡上了「野豬大改造」。
我想我就是在那一刻決定了一定要看完「野豬大改造」的決心。
這是我最早感受到自己被木皿泉作品的風格強烈吸引的原點,但當我發現到的時候,已經是好幾年以後的事了。


「野豬大改造」真的是很特別的日劇,至少對我而言確實如此。
表面上看似乎是一個簡單、沒有啥道理的青春物語,其實細細咀嚼就能發現那年輕歲月中必然的徬徨與瘋狂,對未來不確定的猶豫、盡情享受花樣年華的恣意放縱,青春不一定是如此,可是也許許多青春正是如此。
兩個無聊的高中男生、一個自閉陰沉的高中女生,彼此之間若有似無的既像有情又像愛情的微妙情誼,互相糾纏連結的小小曖昧,真是好老套的情感三角設定,但;我卻喜歡上他們三個人沒有跨過那界線的真摯友情,模糊其實也是種美好的處理方式不是嗎?
在這部「野豬大改造」裡看得到戲中人物有的、或許我也曾有過的在少年時期的幼稚行為、不成熟的想法。但看到「野豬大改造」帶點戲謔的方式將它們講出來時,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令人發笑的情節很真實地對於過去幼稚不成熟的我擺出了嘲弄的笑臉,可是在那一刻我卻想念起以前那個年輕的自己,當時的我真的非常不可愛,但想到這個不可愛的我,我卻無法抑止眼睛的酸澀感,有股淡淡的憂傷在笑容裡蔓延。
別問我為什麼會想哭,因為我自己也很難解釋得清楚,是那種站在現在看到過去的自己時,回憶所造成的無可名狀的鄉愁。


關於「野豬大改造」,這篇文章可以說是評論「野豬大改造」的最佳代表了:
http://hi.baidu.com/xinxinyueliangchasky/blog/item/aa8ab331033330a95fdf0e67.html


而在「野豬大改造」以後我看了「Sexy Voice and Robo」。
當初會看「Sexy Voice and Robo」,只不過為了黑川智花的一集特演,可是就是因為這無聊的理由;發現到了一部自己很喜歡的日劇。對了,當初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黑川呢?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
其實我是透過「Sexy Voice and Robo」以後才真正地認識木皿泉的,因為就是在那時候我才將「Sexy Voice and Robo」與「野豬大改造」連成一線,如果只看一部作品是無法確定喜歡上某個作家或是導演、編劇的,因為也許這對他而言只是個特殊個案,可能我只是喜歡「野豬大改造」,卻不一定能夠接受木皿泉的全部,而「Sexy Voice and Robo」證明了這一點。
「Sexy Voice and Robo」也是木皿泉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一部,雖說我第一部喜歡上他們的作品是「野豬大改造」,可是感覺最多的卻是「Sexy Voice and Robo」。很喜歡這個故事裡所述說的一些簡單卻總是忽略的幸福,像是咖哩的香味、嬰兒的哭聲這些並不稀奇的事物,在木皿泉的筆下都成了幸福的重點。
同樣的手法就像是木皿泉的作品「西瓜」也曾出現過的;充滿油垢的廚房流理台與沒洗乾淨的餐具,靜靜地構成了一幅平穩簡潔的家庭溫暖。


說到了「西瓜」。
至今我依然記得第一篇看到的關於木皿泉的介紹,就是「西瓜」的心得。撰寫這篇文章的版主用「一張重新組合、看起來奇形怪狀的椅子」來形容木皿泉,乍看之下會覺得那根本不是一張椅子,但細看之後卻又會覺得這確實是一張椅子。到現在我還是認為這是形容木皿泉最棒的一段妙喻,很簡單卻也很實在地描述出木皿泉的特異,表面上看起來很荒謬荒唐,但為什麼不能是如此呢?
說起來,如果不是那篇文章,大概我也不會去看木皿泉的「西瓜」,因為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木皿泉還有這麼一部作品,那篇文章真的寫得很好,在此附上:
http://www.wretch.cc/blog/sakuai/23359382


木皿泉從不講道理與哲理,他們的劇情也不會出現日劇常有的成功勵志,甚至缺少了愛情、友情的激昂纏綿。用最簡單的話語形容就是;這個編劇的作品沒有爆點,歡笑不會讓你捧腹大笑、哭泣不會使你放聲大哭。只有一點點微笑與些許想哭而已。
但我就是喜歡木皿泉這樣的風格,在他們的故事裡最常有的都是些小小的狂想、平淡生活中偶爾遠颺的想像,那恰好是身處在完全沒有變化的我的人生中所需要的一點非凡的調劑,無聊的人生中真的需要一些微小的幻想,否則或許會走向失控崩潰的黑色地帶吧?木皿泉提醒了許多我曾經思考過卻因歲月流逝而遺忘的想法,也告訴了我在平凡生活中,感動隨時存在於身邊的真理。
人生其實很乏味、苦悶又無聊,活著有時令人感到不耐煩卻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但透過木皿泉總會發現到自己人生中窮極無趣的趣味詼諧、察覺到不管怎麼樣都一定得好好活下去的理由。
因為許多感動必須要活著才能真實的感受。


木皿泉到底算不算好編劇,我覺得很難回答。
他們的作品是不是很好看,我也回答不出來。
我只知道自己很喜歡他們的作品。


那種感覺就像上面引述的文章裡面所提到的一段話所形容的:
「像個隱微的謎語,等待頻率相近的人去發掘它的存在」
我相信我和木皿泉的頻率是接近的,所以我才能深刻地感受到那個版主所說的:
「實在是非常非常有意思呢!」
對了,以前我在寫「Sexy Voice and Robo」時也說過這樣的話,我說這部日劇「與其說很好看,不如說是很有意思」
是了,看待木皿泉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聽到生物要出精選,不能說不錯愕。自06年從 EPIC 出道至今,生物出了四張專輯、十九張單曲,在我的認知裡,精選說難聽點根本是叫做騙錢的奢侈品,精選服務的族群大致上是兩種;一種是死忠到極點的死忠飯,閉著眼睛不顧一切完成收集使命的那種。另一種是對某歌手的作品有不錯的感覺,但僅限於幾首歌並不全面,於是精選就成了很好的選擇。
後來還因為單曲的發行衍生了了另一種比較不一樣意思的精選叫做單曲選,嚴格上來說;單曲選也可以說是精選,服務的族群也跟前面說的一樣,不過感覺上單曲選的騙錢成分又大了一些。


個人是認為,精選輯的價值應該是這樣的,就以我是生物的死忠飯作為前提來假設好了;
我覺得精選輯是喜歡一個歌手、一個樂團、一個團體在很多很多年以後,所收藏的一張專輯。那裡面放的是你所喜歡的對象IDOL在這很多很多年以內最具代表性的歌曲,每一首歌都象徵著你在每個階段所認識的那個你喜歡的歌手,這些歌曲或許在這些日子裡有著自己各自的不同的故事,也是自己人生成長的點點滴滴紀錄。
然後在這許多日子以後,也許會在這一張精選聽到自己過去無敵喜歡的一首歌曲,可能在後來因為心情的改變與環境的變異而使得這份無敵喜歡的心情深藏於心中的某個深處,但是當精選裡收錄了它、而我也聽見了時,就會勾起了過去這令人歡喜的美好,淚眼朦朧中會感覺被理解了,這張CD就這樣收藏了我的心情,成為了我靈魂的延伸。


回到一開始說的;為什麼我會感到錯愕?因為我覺得以生物出道不過五年的作品數量,好像離騙錢的程度還有點太早。
總覺得精選是一個類似里程碑的感覺,現今的生物正沒有回頭地拼命向前跑,應該還不到樹立里程碑的地步?


更何況生物出道不過是這麼短的時間,情感上總覺得這些收錄在精選裡的歌曲,似乎是還沒多久前的歌。
對我而言;記憶的累積還沒有到如此深刻的地步。
就如同對故鄉的鄉愁一樣,離開越久愁思越重,而印象與現實的差別也更大。


生物的歌曲存在的時空感還不至於使我產生距離如此遙遠的鄉愁,我現在依然還是常常聽著第一次認識並喜歡上生物的單曲「花は桜 君は美し」,也還是時時地複習著「茜色の約束」和「コイスルオトメ」等歌曲,生物確實給了我很多美好的回憶,但是還來不及用時間沉澱成為濃郁的陳年香。


總之我認為生物於此其時出精選,還實在太早。至少再等個兩三張專輯,可能會更好吧?
讓我有些憤怒的是;EPIC 似乎執意地要榨乾生物的商業價值,頻繁地出單曲、專輯,甚至現在還搞了個精選,感覺上是幾乎能用什麼方式賣就想辦法賣,生物的精選讓我覺得有點擔心,正如我之前所說的;不以商業角度來說,精選輯最重要的代表意義是里程碑。究竟是將過去的一切在此劃下句點、抑或是重新出發?那都是里程碑這個詞所代表的意義。


不管怎麼說,我認為現階段的生物,還沒有到需要畫下分號與句號的階段,里程碑的樹立該在以後、更以後。


 


 


「メンバーズBESTセレクション」特別盤封面


「メンバーズBESTセレクション」普通封面



「メンバーズBESTセレクション」收錄曲
DISC-1
01 SAKURA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島田昌典       
02 うるわしきひと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江口 亮       
03 青春ライン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江口 亮
04 茜色の約束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島田昌典
05 KIRA★KIRA★TRAIN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島田昌典
06 ノスタルジア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島田昌典       
07 未来惑星
  作詞/作曲:吉岡聖恵 編曲:西川 進 弦編曲:eji  
08 夏・コイ-2010 version-
  作詞/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本間昭光      
09 タユムコトナキナガレノナカデ
  作詞/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島田昌典
10 今走り出せば
  作詞/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西川 進      
11 花は桜 君は美し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渡辺善太郎      
12 ソプラノ
  作詞/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島田昌典      
13 月とあたしと冷蔵庫
  作詞:山下穂尊、吉岡聖恵 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いきものがかり、江口 亮      
14 ホットミルク
  作詞:山下穂尊、水野良樹 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亀田誠治      
15 コイスルオトメ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田中ユウスケ 弦編曲:弦一徹      


DISC-2
01 気まぐれロマンティック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江口 亮 弦編曲:クラッシャー木村       
02 ブルーバード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江口 亮 弦編曲:クラッシャー木村       
03 じょいふる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田中ユウスケ、近藤隆史
04 心の花を咲かせよう
  作詞/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島田昌典
05 YELL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松任谷正隆
06 キミがいる
  作詞/作曲:吉岡聖恵 編曲:島田昌典       
07 ちこくしちゃうよ
  作詞:山下穂尊、吉岡聖恵 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西川 進  
08 Happy Smile Again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菅原弘明      
09 ありがとう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本間昭光
10 雪やまぬ夜二人-2010 version-
  作詞/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松任谷正隆      
11 くちづけ
  作詞/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西川 進      
12 スピリッツ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江口 亮      
13 風と未来
  作詞/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田中ユウスケ、近藤隆史、湯浅 篤 弦編曲:弦一徹      
14 残り風
  作詞/作曲:山下穂尊 編曲:板垣祐介、湯浅 篤      
15 なくもんか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本間昭光      
16 帰りたくなったよ
  作詞/作曲:水野良樹 編曲:島田昌典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其實這不太算新聞了。


不過呢…我總覺得還是應該要公佈這個消息,畢竟關乎麻由。
這是九月下旬就已經確定的一個消息,不過當時的我正處在非常消沉的陰暗情緒中,雖然這應該是個極度振奮心情的好消息,不過壞心情的力量真的太強大了,實在很難高興得起來。


即使到現在也還是一樣。
老實說我很訝異自己對於這個新聞,會看待得如此自然,那實在太不像過去那個對於麻由的任何事情都會過度反應的我了。似乎是錯過了在一開始得知時,就一定會高興得手舞足蹈的時期之後,過了十多天已漸趨平淡,因此便失去了這種興奮感的必須。


我記得春季得知麻由出演「絶対零度」時,我的反應也是很平淡。那時的我也很不能理解自己為什麼在期盼實現的時候反而冷淡了,跟現在很像,不過五月那時的我沒有像現在遇到這麼大的打擊就是了。
後來是在「絶対零度」的預告中看到了麻由的身影,才終於像是喚醒了什麼一樣地讓所有應該有的熱情都跑了出來。


我想;也許這一次的「Q10」也可能會像是「絶対零度」這樣的狀況吧?
過去的我都太過地去反應,一點點風吹草動就會大呼小叫,結果就像「狼來了」一樣,吵久了反而在真的該大聲的時候,沒有任何聲音了。
或者說是我越來越遲鈍了,也有可能是這樣。


總之雖然沒有特別的興奮,可是卻還是很習慣性地聯想與期待,總覺得喜歡麻由;已經成了頭腦思想與身體動作的慣性動作,同呼吸一樣的必然絕對,在心情還沒有做出相對應的行動之前,思想與動作卻早就做好了應該做的一切準備。
準備好迎接那遲來的狂喜。


其實這一次麻由的出演是非常具有意義的,因為是相隔三年多的第一次日劇出演。如果沒有問題,按照電視台公布的演員名單來觀察,這一次的出演不會是像「絶対零度」那樣的一兩集特演,而應該是真正的在這部日劇裡屬於常態性出場的角色之一。
但照順序看來,麻由的名字排得不算前面,大概像「野豬大改造」時修二與彰、野豬妹、真理子這四個人以外的佈景板…
為什麼提「野豬大改造」呢?因為「Q10」的編劇木皿泉也是「野豬大改造」的編劇,同樣都是高中生及校園背景,所以我直覺就想到「野豬大改造」~~
我一直有一個最大的心願,就是想看麻由演木皿泉的作品,終於是如願以償了。


以麻由現行的人氣與知名度,我覺得落到五番以後是很正常的情況,因為日劇這個直視普羅大眾喜好的娛樂產業型態,國民度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或者說也許現階段的麻由還能在電影、SP裡擔任主要角色,但在日劇中卻很難,主要原因是不太可能有廣告業主願意接受電視台請一個在人氣方面有疑慮的明星主演,加上麻由所屬的公司是資源短少的小公司,所以我想她若真的要演出ドラマ,接受一個很後面的排序是極為正常的選擇。
我覺得以現在這個時候來說,不用太去計較麻由是否主演,畢竟麻由年紀也還不大,不必急於一時。比較重要的是持續地出現維持戲感和能見度,小角色也沒關係,或者說小角色也許更好,沒有太多戲份的麻由可以專心在課業上。
更何況不是主演就一定是好的角色,角色的戲份分配往往是經紀公司角力的結果,可是有時有些沒有太多戲份的小角色,正因為他們被擺在第二線,反而比主角搶眼,因為主角的設定常常是有不能超出大眾喜愛框框的侷限在,也就是希望至少維持不被討厭的狀態,但是小角色沒有這方面的顧慮,所以性格反而可以加強他的單一性,加上也不必去考慮是否會被討厭,於是也更能發揮,結果有時是他們比起主演的角色更加有血有肉。


我就是希望麻由多演這樣的角色,戲份不多沒關係,只要夠好夠特別,反正說一句難聽一點的;麻由在一部日劇出現的時間;四十分鐘我也看,四十秒我也看,戲份多少根本不影響追看的意願,麻由演得好就好,這才是最重要的。


說到這裡,麻由在「Q10」裡的角色好像也是個冰山美少女…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了進藤光,過去這曾是麻由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形象,但不知道現在的麻由有否辦法再一次地去詮釋。
更何況…呃,在我的印象中;木皿泉沒形塑過這樣類型的角色,他有辦法嗎?


不知道啊,擔心 ~~~


 



麻由出演「Q10」新聞:


【10月新番組】AKB前田がロボットに!人間とロボのラブコメ「Q10」をPR動画で先取り-日テレ
 
佐藤健が演じる平凡な高校生平太と、アイドルグループ「AKB48」のあっちゃんこと、前田敦子が扮する美少女ロボットが恋をする、奇想天外の学園青春ドラマが10月16日(土)から日本テレビ系でスタートする。日本テレビの動画サイトの第2日本テレビでは、現在2本のPRスポット動画が公開されている。


平太は平凡で臆病で、高校生にして既に人生をあきらめかけた青年。そんな平太が、理科実験室で動かないロボットを発見し、偶然にもロボットを起動させてしまう。平太はこのロボットにQ10(キュート)という名前をつけて観察することにした。どうやらこのロボットは、校長が酔った時に何処からか拾ってきたものらしい。そんな校長は、Q10を転校生として扱い、平太に彼女(?)の面倒を見ることを命じるのだった。


Q10をロボットと知るのは、校長と平太と校長の後輩のロボット工学博士の柳栗子だけ。足の裏にQ10と刻印された謎のロボットは、実は学習型のロボット。雛鳥が目覚めて初めて目にしたものを親鳥と思うように、起動後はじめてみた平太を親として認識したQ10は、平太にまとわりつく。そんなQ10に平太が人生初めての感情を抱き、柳博士にそれが恋だと教えられる。さあ、人生をあきらめた高校生と謎のロボットの恋に成就はありえるのか?二人の未来に待ち受けるのは…?


こんな二人と一緒に学園生活を送るのは、二次元を愛するオタク男子やコンプレックスだらけの優等生に孤独な貧乏学生、赤髪のバンド少女に病気を抱えた落第生となにやらいわくありげの面々。細田よしひこ、高畑充希、柄本時生、蓮佛美沙子、賀来賢人、山本民子、福田麻由子、池松壮亮らフレッシュな若手俳優たちが演じる。
また、平太の担任教師でQ10を預かる小川訪を爆笑問題の田中裕二が演じるのも楽しみだ。
校長役には小野武彦、柳教授役を薬師丸ひろ子といったベテランが脇を固める。


人間とロボットのピュアラブコメといえば、2008年にフジテレビで速水もこみちが「絶対彼氏~完全無欠の恋人ロボット」で完璧男性型ロボットを演じ、ロボット誕生の時にみごとなボディーを披露して話題になったが、「Q10」では、前田の背中が観音開きになるシーンが見どころだ。こういった場面ではCGに頼ることが多いが、河野プロデューサーのこだわりから造詣美術で表現している。


平凡な高校生が謎の美少女ロボットとの恋でどう変わっていくのか、平太の成長が楽しみな「Q10」は、16日から毎週土曜日よる9時から日本テレビ系で放送。番組PRスポット動画は、第2日テレで観られる。


http://navicon.jp/news/9406/


 


佐藤健、前田敦子ファンに誓い「不幸にしない」


俳優の佐藤健が3日、都内で行われた自身初主演の連続ドラマ『Q10(キュート)』(日本テレビ系 土曜午後9時~)の記者会見に出席した。AKB48の前田敦子演じる謎のロボットと恋に落ちる高校生を演じる佐藤だが、今をときめくAKB48のファンから睨まれる前に言っておきたいことは? と促されると「その件については夜も眠れない。絶対不幸にはしないです。頑張ります!」と決意を口にし、笑わせた。


 16日からスタートする同作は、体が弱く夢もない高校3年生の深井平太(佐藤)が “Q10”という謎のロボット(前田)に出会い、恋に落ちるなかで諦めかけていた人生が変わっていくという学園ドラマ。出演者の蓮佛美沙子、賀来賢人、柄本時生、高畑充希、細田よしひこ、池松壮亮、福田麻由子も会見に出席した。


 ロボットという複雑な役どころに、前田は「ほかの子と比べてスカートが長かったり、ジャケットがワンサイズ大きかったり靴下も三分丈で、“ダサかわ”で頑張らせてもらってます。今『ロボットっぽい』って言われることが私への一番の褒め言葉」と“役者・前田敦子”としての気合いをのぞかせた。


 また、AKB48のCDをもらって詳しくなったという佐藤は、知っている曲を問われると「『ポニーテールとシュシュ』はすごくいい。もはやバラード」と即答するほど。また、今年4月にクランクアップしたNHK大河ドラマ『龍馬伝』でのハマリ役・岡田以蔵から役どころがガラっと変わる点については「時間がすごく経ってたので引きずるとかはなくて。芝居するのが久々で、あるとき『芝居ってどうやるんだっけ?』って分かんなくなる瞬間があってビックリした」と茶目っけたっぷりに語っていた。


http://www.oricon.co.jp/news/confidence/80641/full/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