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四日這天,是一個少女--福田麻由子、我的小麻由的生日,青春珍貴的二八年華,十六歲的誕生慶祝。
我想說些話來表達;表達這一年一次都毫不例外地會情緒激動的心情,我以為;那就像是信徒對於聖神誕生般虔誠的仰望


也許,我不會永遠是我,因為從三年多前喜歡上妳的那天以後,在那以後的我就已不再是過去的我。某一種存在我身體裡面,可能可以被稱為永遠的不確定延續性在喜歡妳的同時已經徹底變形。我被改變了,就這麼輕易地便讓妳給改變,可是我喜歡這個變化,也喜歡改變我的妳。
給妳、親愛的妳、如此親愛的妳、那麼親愛的妳、最最親愛的妳、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妳:
雖然我不具有永恆的不變性,但我想妳永遠都會是妳,永遠都會是我最喜歡的、親愛的妳。
至少,對我而言,就是如此。


在麻由生日的前夕,我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了這些話,一堆肉麻噁心的話,每次看完這些都覺得好噁心,不過我還是很想把它寫出來,或許那源自於無法漠視自己心意情緒的堅持,不願意背叛心裡真實聲音的習慣。
所以我還是說了出來,雖然這些話是那麼地讓我抖落雞皮疙瘩,但我還是把它們毫不保留地通通說了出來。


村上春樹的「舞‧舞‧舞」裡面有這樣一段話:
「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
在今年、麻由生日前的這一段時間,當我注意到八月四日越來越是接近,這段話就不可避免地一再自心中浮出,現在的我;深深地為此感到認同。


藉用麻由,我想起了麻由喜歡村上的書,也想到了他書上的這段話,不禁臆想著;
麻由看過「舞‧舞‧舞」嗎?當她看到這段話時是怎麼想的呢?是切實地理解、還是不為所動呢?


不管如何,當我切實地體會到這個道理,正是喜歡上麻由以後的第四次生日慶祝與三年多後的今天,我終於了解這樣的感慨從何而來,沒錯,人應該是慢慢變老的,就像村上以為的、而我以為的一樣。
可是當我在心中寫下慶祝麻由十六歲生日這個標題時,驀然地有種強烈疼痛在心頭擴散出來;十六歲這個數字提醒了我;沒多久前似乎才過了十五歲、在這之前的沒多久之前是十四歲、而更前面一點是十三歲、最前面的是剛喜歡上小麻由的十二歲生日。
三年怎麼會過得這麼快?不是應該慢慢長大的嗎?為什麼我覺得這三年就像是;空白得沒有任何印象地就這樣在眨眼瞬間過去了,僅僅頃刻呼吸間就奔到眼前,如此地快速?


對我來說;自喜歡上麻由的三年前一直到不久前看「絶対零度」的時候,是緩慢地貌似沒有流動、如死寂般沉睡的三年,僅管這段時間以來我很明白麻由長大的事實,但那種事實帶來的衝擊,比起「絶対零度」真的是只有一點點而已,直視「絶対零度」的時候,才明白過去的自己僅僅是一點一滴接受著那微小的的歲月成長罷了。
十四、五歲時的麻由生日依然讓我感傷,但與今日相比,我覺得那不過是來自於數字改變的有感而發,也就是直接就著年齡的無病呻吟而已,現在想來這種情緒竟有點為賦新辭強說愁的不過爾爾,而到了真正知覺到的時候,卻不會說、也不能說了,鯁在喉頭還不知道能說什麼,原來這世上確實有一種感覺,是道盡天涼好個秋的欲語還休。


我親愛的小麻由:生日快樂,希望妳永遠能夠是快樂的,即使流淚,也希望那是喜悅的淚水。
在今天妳的十六歲的生日,雖然妳早就是少女麻由,但我還是想叫妳小麻由,我很久沒有這樣稱呼妳了,在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就停止了這樣的習慣,但;在生日時就會很想稱呼妳為「小麻由」
或許是在下意識中明白了,往後的我大概會越來越難自然地叫妳小麻由,但就像我前面說到的:
「我想妳永遠都會是妳,永遠都會是我最喜歡的、親愛的妳」
就算我再也說不出「小麻由」三個字,但是稱呼不代表什麼,麻由就是麻由,因為在前面時我也說過:
「至少,對我而言,就是如此」


再說一次;
生日快樂!
小麻由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