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能夠進電影院看「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真的是很幸運、很值得高興的一件事。
像這樣不是名導演還有獎項加持的動畫電影,會獲得台灣電影代理商的青睞,實在是意想不到的,有很多日本電影並沒有在台灣上映,甚至有很多是日本已經發行了DVD好長一段日子了台灣才上映,像我當初去電影院看完「狗狗十誡」時,還差幾天這部電影的DVD在日本就要發行了


思及此,我感覺自己真是不能不去看「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因為我已經比別人得到了更多的幸運和福氣,如果不好好珍惜,往後我不知道還有什麼理由說服自己把握下一次的更多的機會,因為我曾經該把握的卻讓我給放棄了不是嗎?而在日後回想起來我也覺得不能原諒自己


說起來~~這是我的麻由首次擔任主役的配音,是主役喔,名字掛一番的主役,雖然是動畫,但也是相當值得令人紀念的初回,在電影結束後的「声の出演」第一行是「福田麻由子」時,心中尤其有種莫名的感動在騷動著,麻由就是有辦法讓我連看到名字都能感到悸動


「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是第四屆台灣國際兒童影展開幕片,這部電影在日本上映時口碑意外地好,雖然說票房沒有大賣但是評價卻很不錯
「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的情況也一直是我希望麻由走的路線,不一定大紅大紫、但受肯定,只是這種路線會讓粉絲感覺很寂寞吧?因為這類型的演員所出演的作品大多不會是受海外代理商注意並發行的片子,而且很可能產量極為稀少,盼啊盼啊等啊等地迎來的作品還也許是讓人很難看懂的、藝術味很重的作品,像「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能上映還是因為國際兒童影展的關係,只是這樣的因素是很難去預估推算的,我們也很難得知哪樣的作品才會受影展的青睞,這是一個不確定因素極高的類型


只是我既然希望麻由以這個方式在演藝圈闖蕩,關於這樣的情形是早就有所覺悟了


「千年的魔法」是什麼呢?
看完「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以後,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愛幻想的主人翁青木新子經常徜徉於溪河麥浪之間,幻想著眼前的景色在千年以前是什麼樣的模樣,想像著千年前的人們是如何地活著,彷彿所有的一切都有股未知的力量在趨使推動著,而那未知的力量就是新子常放在口邊的「千年的魔法」。


在新子的想像與過去的情境模擬中,身為觀眾的我很驚訝地發現,這個城鎮 ( 或是說村莊可能比較適合 ) 從以前到現在竟都沒有太大的改變,即使草屋已經變成磚屋、牛車換成了火車,但整體的空氣感依然如斯,那些為了生活而辛勤工作的人們的景象,於時空背景的移換下仍然是一樣的臉孔、相同的存在感


新子的爺爺曾說過;
這條道路,千年前就已存在…
這條河,千年前也是這個模樣…


沒有改變太多的自然環境和生活條件使得這個小村一直維持著緩慢純樸的風貌,似乎有一個看不見的魔法陣護持著這個地方,任時代如何怎樣地多少年已過去,也無法讓那份笨拙簡單的自然可愛有所變化


對於「千年的魔法」的樣子,我最初是這樣想的;是一種奇異似地不變、不受潮流左右的一如往常的不可思議力量;或者該說是自然形成的氛圍吧,讓這古老的村莊安靜地依循承襲先祖流傳下來的傳統生活與人生態度


還處處遺留著往昔以來的氣息與思考的小村,給了喜愛幻想的新子盡情構思古老模樣與虛擬世界的微妙空間
對新子來說;處在這樣一個古今交融的平靜空氣感中,就算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可思議和荒誕魔法,也不是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吧


我覺得…新子就是「千年的魔法」的化身,在這樣環境中成長的新子,用自己的心與眼睛感受著自然,成為了這個小村莊形象的代言人
而新子不只是自己感覺而已,她把自己的想像、閉上眼睛看到的幻想;還有耳朵聽見的奇妙脈動分享給她的朋友,包括了轉學搬來的因喪母之痛而鬱鬱寡歡的貴伊子,安慰了貴伊子的鬱悶傷感
進一步地思考,新子一直相信的神奇魔法,讓我想到了宮崎駿的「龍貓」;只有孩子、天真的孩子能看到並理解的某些事物,像這個有許多古老痕跡的村莊一樣,對於身為大人的人們已經習慣且不以為意的週遭,存在著只有新子可以看見的、獨特的奇妙的某種「東西」


固然也許是新子的胡思亂想罷了,但是當新子額前那撮旋毛隨風飄揚時,我想到的是;或許是我一直把許多視為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一切,其實裡面有很多是我曾經在意、但是遺忘的東西,但在我認為無稽、鬼扯的同時,它就不曾出現在我的眼中了,否定新子的所見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否真能徹底地否認完全是無道理的天馬行空?這是我所不能確定的


「SEXY VOICE AND ROBO」裡由大後壽壽花飾演的角色二湖說過:「因為裝做看不見,所以真的就看不見了」,值得思考的是;成長後的大人、也就是我,是真的看不見?還是拒絕相信自己所看見的一切?也許我並非看不見,只是就像二湖說的那樣,在否認自己眼睛所看見的事實之後,就不再看得見真正的真實了,因我早已視而不見
新子所相信的「千年的魔法」,就是這個在成長以後忽略、不予置信的某種事物吧


「每個人各自擁有某個特定年代才能得到的特別的東西,彷彿像是些微的火焰。小心謹慎的幸運者會珍惜地保存,將它培養大,當做火把般照亮著活下去。不過一旦失去之後,那火焰卻永遠也回不來了……」這是村上春樹在「人造衛星情人」裡的一段句子,很顯然地新子就是希望自己能夠成為謹慎地保存自己擁有的特定年代的特別東西的幸運者,但在成為這樣的人之前,她也正面臨了是否在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就讓它成為了永遠回不來的已經失去的事物


然而;人總是會長大的,總必須要去面對,屬於自己的「千年的魔法」可能受到質疑的關鍵時刻,「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運用了死亡、悲傷、孤獨來作為伴隨成長的要件,千年前諾子公主的孤單、千年後貴伊子母親的喪亡、達吉父親的自殺都是隨著成長而來的必要的損傷,而當到了那個時候,又該如何直視這些損傷、保護自己的獨有的「千年的魔法」?
當悲傷與寂寞到達臨界點時,也是人最怯懦畏縮的時候,總會以為把自己緊緊地蜷縮起來,用黑色的色調將自己包裹住就能夠抵擋痛苦的侵襲,可是不是這樣的,當認為遠離悲痛的同時也正一直把它記在心裡,傷害依然存在,只是遺忘罷了


面對接踵而來的可能造成損傷的變故,新子並不退縮,而是依然堅持著自己的信念,從她帶著達吉跑到港口找尋害達吉父親自殺的女人的舉動,就很充分說明了新子的想法,她積極地採取行動,保護她信仰的「千年的魔法」、還有與達吉等朋友一起約定的「明日的約定」,我想對新子來說;被動地接受生活上的意外是已經放棄信仰的軟弱行為,因為有些事情的消失與改變,不是真的消失了、改變了,而是認為如此,其實它們是找不到了,而當放棄尋找時就形同了放棄了相信自己
克服傷痛的方法不是自己隨之改變成足以適應傷痛的型態,而是在形式上堅持原有的信仰及信奉的價值,真正的飛躍過去


新子不會遺忘任何自己珍愛過的一切、並且永遠以堅定的信念守護著它,所以貴伊子說「有新子在,我就不怕了」,因為新子是這麼地溫暖、讓人能夠感覺她真摯的情感,因此值得信賴,那就是新子信奉的「千年的魔法」賦予新子的最真的魔力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其實很喜歡麻由的聲音。


麻由一直都是以演戲為主線發展,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和我一樣會注意到麻由的聲音,我想我會特別注意到麻由聲音,或許是因為我曾在唸書的時候,有過幾年很熱中日本アニメ的關係吧,難免地會特別注意到聲音吧?
而麻由的聲音辨識度非常高,即使是和許多聲音混在一起也很容易就能辨認出來,奇特地既嬌嫩又低沉,不是因為喜歡麻由我才這樣說,是真的;我非常喜歡麻由的聲音。


從喜歡上麻由而開始看日劇以後,終於多少明白了為什麼同樣都是詮釋角色,聲優和演員卻始終有別,我所說的有別並非單是指職業的分別,而是一樣地都是屬於表演藝術工作者,為什麼幹聲優的不可能當演員、當演員的無法完美勝任聲優?
聲音好聽獨特又有演技,也不見得能是好的聲優,而即使是很能揣摩角色心情與性格的聲音表現,也不一定能將它轉化成演技,演員必須是全方面的;表情、眼神、肢體動作、聲音都要面面俱到,而聲優不需要顧慮到這麼多,只需專注於聲音的表現就行了,故此;演員的聲音再特殊再悅耳,與聲優相比總會有所不足


會扯這麼多無關緊要的廢話,是因為一直以來習慣了聲優專業配音的我,在聽到麻由的配音時總感覺有些說不上來的怪異,聲優的出演除了專業的演技和特殊的嗓音之外,最主要的還有他們必須強調突顯自己的聲音強度,簡單地說;所有的情感都要透過聲音的出演來一言以蔽之,對於聲優的讚譽,不會有一種稱讚是「就像真的人一樣」,因為如果和一般人說話一樣,那就不對了,聲優很多時候必然性地需要誇張一些來加強印象,但演員卻是相反過來的,在表演上需要力求最接近真實的反應與心情


拿聲優和演員比配音表現本來就不是對等的,但是不常聽演員配音的我,卻在一開始就用這樣的習慣去衡量麻由的表現
在「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的前段,我總是感覺麻由的聲音似乎很放不開來,大概畢竟不是專職的聲優吧、又或者是首次嘗試這樣率直、男孩子氣的小女生角色的關係,麻由的聲音表情在我聽來覺得有點壓抑,嗯…要怎麼解釋這種壓抑呢?就是說麻由像是極力地刻意控制聲音的抑揚頓挫,於是在情感的流露上好似便顯得不是那麼地自然


麻由的配音表現不是很好啊…
這是我初看完「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時的想法,坦白地說;當時我有點失望,在那個時候
一直到看完的一兩天內,我都還是這麼想的


但就是在那一兩天之後吧,開始習慣地著手寫著「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寫著新子與麻由,開始回憶起這部動畫的時候,我發現了;裡面許多角色的對話;應該是說聲音的表現比較恰當吧,我幾乎沒有留下太多的記憶與印象了,可是關於新子的一切卻開始逐漸地清晰,而很多在一開始覺得不是很好的初次印象在腦中不斷地反覆播放,而在重覆著這些回憶的同時,對於麻由的聲音表現,竟然是慢慢地越來越是不同


其實麻由的配音表現非常好,我必須要推翻自己一開始下的結論
現在回頭想想;那帶點男孩子氣卻絲毫不粗魯、低沉的並不清亮的嗓音,回味再三後就不斷增強的強烈印象,真的是非常神奇且特殊的聲音表現,或許一開始並不是特別到讓我難忘,可是卻從回憶的過程裡發現了她的獨特
是的,或許在剛開始時並不驚艷,可是越是咀嚼就越有味道


第一次,對於麻由的表現在若干日子後會出現如此大的感覺反差,我想是這樣的,最初的我帶著對聲音的要求習慣的先入為主想法,以及認為麻由的聲音應當就是怎麼模樣的執意,使我否定了麻由的表現,可是當剝除掉自我設限的意識之後,在最簡單純粹的回想中,就能體現出麻由的聲音表現是這樣不可忽視的強大辨識度及美好光輝
為什麼我能能完整地回想起新子的每一段聲音,而別的角色不行?因為其他人的表現就只是符合那個角色而已,而新子不是,不但那是最適合新子的聲音,更因為麻由的出演而顯得獨特,雖然這聲音和我一直以來認識的麻由聲音是不盡相同的,但是是無庸置疑的,那就是麻由的聲音,千真萬確地不容否認,因為那種說不出來的獨特、強烈的高度熟悉感,遍尋世界也就只有麻由才有,假設我從沒看過新子好了,但是我能肯定地說;就算走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聽到這個聲音我一定會回頭,這是屬於麻由飯才能理解的,因為;聽見了麻由


麻由的新子就是這麼地不同,既是完全地像是變成了一個全然不熟悉的麻由,但是又很能清楚地意識到麻由的存在


在近一兩年來,對於麻由的表現,我總喜歡用「是麻由在演他們」來形容失去了微妙些許說不出感覺的麻由演技,讓我很是感慨並且尤其擔心
我一直在等著能夠再度看見能充分發揮演技並發揮強大存在感的麻由,終於地在「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的新子身上重溫了這樣的感動,雖然遺憾的是;這是一部動畫的配音,不是影像作品的角色出演,但麻由在「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裡的表現已經足夠地安慰這些不安


身為麻由飯,我覺得「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是一定要看的作品,會發現不一樣的麻由、但也感動於那個不一樣裡面還是不變地存在著足以讓人悸動的必然要素,那個就是從以前以來我一直認識的、喜歡的麻由啊


 


PS.這篇文章是先以「讀麻由的聲音」這個題目投稿發表在論壇的自製電子雜誌第三期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覺得;還是得說說小雪穗~~


本來我是不打算做這樣的比較,雖然我自認自己是個白夜行狂人,也很明白自己對於日劇白夜行的偏執,但我知道我還是可以認真地去比較日劇、韓影和小說的不同,只是會在最後的結局,做出了「還是喜歡日劇」的結論。


可是對於小雪穗,我知道一定會有偏袒麻由的強烈意識存在,那跟喜歡白夜行又不是一樣的感覺了,因為在眼中的福田麻由子是心中唯一、主觀情感認定上絕對的小雪穗,在我的感覺;只有小麻由演的雪穗才是真正的雪穗,這很盲目也很不理智,這些我都知道,但…我卻沒辦法改變自己的想法。


所以,在看完韓國電影版的白夜行之後,我雖然寫了關於電影本身的心得,但一開始我卻是不打算要再把兩個版本的小雪穗做比較,因為相較這部作品,對於這個角色的答案已經是太明白不過了,再寫出來我覺得自己一定會還是一面倒地傾向麻由,而我覺得關於「白夜行的小雪穗」這個議題,儘管自己可以有說不完的話,但恐怕都已流於囉唆重複,因此才不打算再寫
不過想了一天以後,改變了想法,我覺得;還是得說說小雪穗


喜歡福田麻由子的我,畢竟還是不能反對自己還是很想好好偏袒一下麻由的壞心眼,最後還是決定該再寫一篇日韓小雪穗的比較文章,我大概能預想這會是一篇一面倒地提高某人、踩低他人的自私應援文~~
好吧…我就是這麼地偏心、如此地不可理喻


要說小雪穗,我覺得要先從原作出發,雪穗是怎麼樣的女子?就像我在韓版白夜行心得裡曾說過的,在這裡再一次地重新整理出來:
「高貴優雅、智慧美麗,以及篠塚感受到的;良好氣質底下潛藏的某種下流的惡意,這矛盾的特質讓雪穗這個角色在完美女性的表面下,似乎隱約帶有一點危險的神秘氣息」
我所認為、或是說我感覺到的雪穗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子


那麼,再換過來說;原作裡的小雪穗是怎樣的一個女孩子?在成為氣質出眾、兼顧智慧美貌的危險女子之前,小時候的雪穗是什麼模樣的呢?原作中其實沒有太多的描述,只有在笹垣為了查案到西本家、還有雪穗忘記帶鑰匙兒去找公寓管理員時的這兩個場景有敘述到關於小雪穗的形貌,同樣的那份優雅的氣質在小雪穗時期就已展現,原作中敘述那份優雅的尊貴實在不像是貧窮人家的孩子會擁有的,並敘述了小雪穗在這個年紀不該擁有的驚人美貌和貓兒般靈活美麗的瞳眸


那麼;小雪穗大體來說還是跟成年後的雪穗是相同的


以這樣的感覺來相比,還是麻由最接近
所謂的優雅不是貴氣,說貴氣就像是大小姐了,而如果是大小姐就沒那份渾然天成的味道,優雅是一種難以教養的態度,而太過則顯得做作、不到卻又顯得刻意,更重要的是;小雪穗出生的環境,是難以令人想像的陰暗污穢,小雪穗的高貴優雅必須建立在不會因環境的遮掩而顯得黯然失色的這一點之上,就像日劇裡小雪穗對小亮司強調的;生長在水溝裡的花、出汙泥而不然、卓然挺立的高嶺之花


我很誠實地說,雖然也許沒人會相信我的誠實;在白夜行以後我有看了不少日劇,也接觸認識不少日本子役,我覺得要說演技好的也不是沒有,但要在舉手投足間展現那自然的高雅,還真沒幾個,或者說我就真的只看過一個,那就是我的麻由,能夠在十二、三歲時就具備有這樣的氣質


除了氣質之外,我覺得雪穗必須具有一種特殊的邪氣,不是說很惡毒的邪惡,而是很獨特的感覺,「邪」這個字可能會有很多不盡良好的聯想,但是「邪」可以這樣解釋;「不尋常、偏離常態」~~以小雪穗來說,小小年紀就具有驚人的美貌,而那美貌卻為她帶來了不幸,這就絕對不是常態的一件事情,在險惡環境下猶能教養自己維持良好的氣質,那就非常的不尋常
我說的邪氣,是這樣的意思,而這個部分我想更是很難表現出來,但怎麼也無法忘記;笹垣來到家裡時,飾演雪穗的麻由那銳利的眼神和陰沉的表情,那不單單只是凶狠和惡意,而是不經意流露出的算計,小麻由是怎麼掌握住那微妙的邪氣,而可以讓它隱約透過演技展現出來,我想就是麻由飾演小雪穗可以打動人心的關鍵了


相較之下,韓版的小雪穗,在外型條件上只能勉強說是中規中矩,或者說;我只能用「中規中矩」去勉強地形容她給我的印象,不管是氣質還是形貌方面都不能說是完全符合小雪穗的形象,就算不跟麻由比,用原作來想像也實在是差了太多
韓版的小雪穗,在外型上給人的印象,就是「可憐」,我想這麼形容;把雪穗變簡單了,眼前這個雪穗就是很可憐地忍受著不堪的命運,但看不到應該有的努力維持的教養、也沒看見因為環境而磨得尖銳的惡意,韓版小雪穗我見猶憐的模樣也抹煞了必要有的不尋常的氣息


那是一個很可憐的女生,被媽媽利用、被變態歐吉桑猥褻的女生,可是除此之外,也就這樣而已了


呃…說真的,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飾演韓版小雪穗的演員叫啥名字


算了…那不重要,對我來說重要的只有麻由


我想一輩子應該都不可能再體驗到;像最初看日劇白夜行時,那被麻由強烈震撼到的、背脊發冷抽氣的感動了
「演技這種形容,本來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以前有個朋友曾這樣對我說過,我也知道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主觀,從我的口中說出的稱讚麻由的話,也許都具有濃厚的偏頗意味,但是還是只能這麼說,關於飾演小雪穗的演技詮釋,還是麻由好


韓版小雪穗出現的不多,就把韓版有的而也是日劇版有的場景做個比對吧


首先是刑警大叔拜訪小雪穗家的時候



在已經案發後,面對懷有疑問的刑警,雪穗以極度的冷靜態度與之對話,而且還小心地故佈疑陣
如果就這個部份來說,兩個小雪穗倒是都表現的可以,我一開始對韓版的小雪穗也有很不錯的印象,因為這個地方我感覺她演得還行



但是以複雜度來說,日劇高出很多、而麻由的表現也細膩很多,韓國電影很著重去刻畫氣氛,但總是忽略了太多微小的地方,但這些細微之處卻足以構成每一個場景的深度,麻由在這段劇情的表情豐富得令人驚嘆,眼神中若有所思的味道傳達得很好,最令人戰慄的是躲在後面窺視母親與刑警對話時的算計,雖然只是極快地閃過,但就是這樣難以察覺的一點點,厚實了麻由演的小雪穗那真實沉重的印象
而關於韓版小雪穗的表現,我覺得她把一個強自冷靜的小女孩演得不錯,但就感受不到雪穗的掙扎和心機了



兩個版本的小雪穗的母親都說出了相同意思的話:生存沒有這麼容易,請不要天真任性


韓版小雪穗泫然欲泣的神情我見猶憐,光從母親與孩子的對話很難了解;母親言語中的「困難的生存」是什麼樣的意思,為什麼母親會對孩子說出這樣的話?在應該接受親情滋養的年紀,有什麼樣的困難會使得孩子有所為難?
委屈求全的畏縮言語是韓版小雪穗面對這不幸事件時的態度,面對母親的進逼和生活的窘境,她只能發出小小的抗議,卻又只能在母親尖銳世故的道理前退縮沉默



麻由演的小雪穗相對之下則非常具有力道,不同於韓版楚楚可憐、小心翼翼的請求,而是大聲地說出「我不要再這樣了」,但是媽媽卻甩了她一巴掌責問:「妳為什麼要這麼樣地任性?」
但是媽媽也哭了,哭著說出一個失去丈夫的母親和寡婦撫養孩子的辛苦,哭著要小雪穗體諒、幫忙,媽媽的哭喊讓小雪穗只能緊咬下唇卻無法拒絕,儘管受夠了這一切,但卻連拒絕都被責為是任性的撒嬌
「妳只是個孩子,孩子可以任性!妳應該要哭、要鬧、要叫,不應該掩飾自己的情緒」
這是日劇「瑠璃之島」中的一段話,但那對小雪穗而言是可遇而不可及的幸福
麻由完美地演繹出壓抑的慟,不能拒絕母親要求、而必須隱忍憤怒與傷痛的慟,忍著淚水抿緊唇瓣的模樣,哀傷卻也堅強、無奈然也悲痛



面對母親的死訊,日劇和韓影用了不同的劇情來展現


韓影版是重現小說中的場景,小雪穗要求管理員替她打開緊鎖的家門,發現母親已然死去的事實


我覺得韓版小雪穗這一段倒是真的演得不錯,她以有些點點顫抖的語氣反覆問著
「我媽媽,真的死了嗎?我媽媽,真的死了嗎…」
呆滯無神的表情似乎反應出了無法即時接受至親死去的惡耗,也許不是冷靜地壓抑著激動的情緒,而是當下無法做出該有的情緒,以致於沒有任何動作,只能囁嚅著相同的疑問語句


當然,如果早已理解白夜行的人,或許在悲傷之外可以解讀出另外一個訊息;那樣的問句是對於「行動計畫」的確認,小雪穗是否下手殺了母親?不管原作還是這部電影都沒有提供答案,但我相信是有的,至少雪穗一定是知道這個計畫的,所以我想那對她而言可以說是個精神上的解脫,在母親死時、在確認死亡的時刻,小雪穗以疑問句的事實確認來象徵束縛在自己身上的不幸枷鎖終於可以放下了



而日劇版則是以小雪穗躺在病床上聽到媽媽死訊時,說完「是嗎?原來只有我活下來」的微微一笑作為結尾
這個微笑可以說是麻由飾演小雪穗一個最平淡卻又著力頗深的詮釋,那個簡單的微笑和簡短的話語,有很多很複雜的、無法完全說清楚的情緒,超過了所謂的「哀莫大於心死」的境界
同樣對於母親的死都是解脫,但是不單單只有解脫,更有種釋然的味道,可以感受到那笑容是好像放下了什麼、感覺輕鬆了
又像是苦笑,苦笑著說為什麼想死的她活下來了,而不明就裡的母親卻這樣死了?欲結束痛苦而不得求,那是怎麼樣的一個可笑的命運啊~~


韓版沒有演出小雪穗決心行動前和母親說話的劇情 ( 可能是因為原作中沒有 ),誠如小雪穗說的;本來不恨媽媽的,因為再怎麼樣都還是自己的媽媽,但一定是在那個時候突然有一種超越愛的名為「恨意」的情緒讓她下定決心要拉著母親下地獄,正因為是媽媽,所以才可恨,她怎麼可以這麼做?把女兒推向一個連自己都覺得可惡的男人


就是因為多了這一段,小雪穗的微笑才會這麼地耐人尋味,終於可以明瞭那抹微笑是多麼地令人心疼、藏著多少說不盡的情緒,但最後也都只能化作淡淡的笑容,彷彿宣示了繼續活下去的堅強理由



「所以說…人…是我殺的喔…」
這是我喜歡上福田麻由子的起點


沒想到韓版白夜行裡也有這場景,雖說這部電影是從小說改編,我也感覺它和原作氣氛極為近似,但有某一些情節卻是很明顯地參考日劇而來,有件事在韓版白夜行的心得中沒有提到的,而我在這裡說出來;我覺得韓版白夜行是「以和原作相似的味道包裝日劇版的意念的白夜行」,簡單地說;所謂很像的氣味,是來自於必須要與原作相同感覺的費心營造,但那是用鏡頭和色調所表現出來的,而關於故事的整體,卻是採用日劇的方式來思考,從這個角度上來看,韓版白夜行很糟糕地並沒有表達出自己觀察到的白夜行,僅僅只是做到「模仿」,忠實地呈現原作氛圍、未曾考慮地直接用日劇的純愛意念作為主軸


模仿,像不像三分樣,如果不要這麼計較所謂的主體意念與思考價值,韓版白夜行還是模仿到了三分像,就像韓版小雪穗,也還算中規中矩


如果說不跟麻由比的話


我覺得;很多孩子、演技好的孩子都可以扮演雪穗,至少都能做到像韓版一樣地中規中矩


但是,就好像這麼一句話:
「演戲再好再真不是麻由都不特別」
這是我認識的一個麻由飯朋友轉述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麻由飯說的話,呃…原出處已不可考…反正我引用這句話是想說;或許很多人都有辦法演小雪穗,但絕對沒人能同麻由一樣的特別


關於表現「…人是我殺的喔…」的這個部份
韓版小雪穗感覺就是一個必須藏住秘密的可憐孩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攬下罪責、軟弱執著地索求著承諾,
在那時我突然覺得;我一直以為雪穗是難演的,但其實又似乎並非如此,在看過韓版小雪穗的表現以後,我感覺;如果只是要這樣表現雪穗,也不是說就一定很差勁,因為如果從小雪穗的身世遭遇來觀察,一個可憐兮兮的孩子是很容易從表面上理解的到的模樣,而在韓版白夜行簡化過多故事的情況下,小雪穗與小亮司之間的童稚情感顯得薄弱,韓版小雪穗的表現,也就是很剛剛好地為這稀薄的童年敘述和大眾理解的印象下的註解而已



可是福田麻由子就不是這樣,若是麻由單單扮演好這個容易理解的雪穗,那便只是很忠實地做好該做的好演技,而就並不特別了
如果不是如此,我不可能會因此喜歡上麻由


應該是要悲傷的、就像韓版小雪穗一樣大可以毫不掩飾地只是哭,但在麻由的詮釋下,悲傷的表情上卻鑲嵌著她帶著笑意的眼睛,我覺得小雪穗是高興的,因為有一個男孩可以為了她連父親都能殺害,在那個笑意裡我彷彿窺見到小雪穗是這麼想的:
「啊…為了他,我什麼都願意做」
所以說,人是我殺的


可是如果是高興的,小雪穗為什麼要哭?啊…畢竟對於一個孩子而言,這樣的衝擊還是太大了啊…
所以在笑容之下,不能完全掩飾的是她對於自己痛苦生命的哀傷,最後只能走到這一步才可以獲得解脫,如此地悲哀無奈


而其中最令我難忘的是聲音,抖顫的像是哭又像是笑的聲音



小雪穗與麻由是相輔相成的,因為小雪穗的難以言喻,使得麻由的詮釋更具有怎麼說都說不完的魅力,但也是因為麻由這樣的表現,把小雪穗那份言與文字無法形容的形而上之美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
沒看過有一個角色有如此強大的各種複雜情緒、沒一個演員能夠讓這些情緒面面俱到


結論還是如此
麻由的小雪穗還是最棒的小雪穗,是無法超越的,因為是麻由、是小雪穗


 


PS.這篇文章是先以「因為是麻由、是小雪穗」這個題目投稿發表在論壇的自製電子雜誌第三期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更新了這一篇的時候,「福田麻由子」這個分類的文章數量是我家最多的了。


不厭其煩地每年紀念一次的日子;五月24日,就在2007年的這一天,改變了很多很多~~


其實說真的;麻由的生日啊、以及第一次喜歡上麻由;一年來就有了這麼兩次一定要寫文章的紀念日,偶爾再加上突然想到的來台紀念,林林總總地關於麻由的一切好像永遠都沒有結束的時候,其實,我只是巧立各種名目在灌「福田麻由子」這個分類的文章數量,總覺得每隔一段時間就該寫點關於麻由的事情,變成了一種習慣。


自己也很清楚;很多文字都是一再重複的、沒有意義的隻字片語,去除掉所謂的對於麻由的演出作品及表現方面的感想,在於「喜歡」這個基準上的一切想法,早已是沒有任何新意的陳腔濫調,可是;雖然很明白我心思與語言的貧乏,不過總還是忍不住地不去說出來。


已經到了第三年,我想說的依然還只是那些過去的話語,所以這一次我不想說了,免得讓人看了討厭、自己也覺得厭煩吧


時間沒有停留地很快就過去了,三年說來不長、不是漫長的一段日子,但是對於奉麻由為本命的一個麻由飯而言,回首這三年竟然有種虛幻的如夢似幻般的不真實感
真的嗎?不知不覺地就三年了?
再來檢視2007年的那一天依然會感到不可思議
就是從這一天開始嗎?


三年來遇過很多事情,交了很多朋友、看了幾部日劇,也曾除了麻由以外、欣賞過一些藝人
曾幾何時的;日劇不再看了、和某些朋友的交流減少了、自己常提到的最喜歡的五個八月女也只剩下麻由
變了很多改了不少,而就只有麻由還在…不對,應該說;只有對著她才能找到自己從沒改變過的某種事物


這麼小的一個孩子,像看著她長大的一樣,就這樣過了三年,以前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三年是足以讓一個國中生念到高中生的時間距離,這一句話我以前並沒有感覺,就算是自己走過那三年,也一樣沒有,至多是回顧時會有歲月如梭的感慨,但是我卻剛好從喜歡上麻由以後,便完全理解了這一句話裡面簡單的某種感傷


我剛好就是看著麻由從國中然後畢業上高中的啊…
我感覺這樣的日子太短太短了,在麻由進入 U20 的階段,我就只能這樣注視她三年而已
為什麼02年看夏之雪時我沒注意到麻由呢…
為什麼06年看女王的教室時我會無視麻由…


為什麼、為什麼…
很多的為什麼


這三年太短,短得讓我不能太多地去收集留存關於麻由,那即時的孩子模樣
我覺得好難過啊,無法言喻的一種低落的悲傷感像扼住我的喉嚨般地令我感到了喘不過氣的煩悶


太晚認識和喜歡麻由,怎麼樣來說都是讓我感到很後悔的事情
如果我能夠在很早就喜歡上她,雖然從那時候一路看到長大,心情必然會是比現在感受更大的失落,但是我卻寧願如此
要不然就讓我在麻由長大之後再喜歡她吧,逃避掉那可能引起失落心情的癥結


但我卻是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喜歡上她的
注定了那有些失落的遺憾


我忘記在什麼時候了,我曾說過;還用「小麻由」這樣稱呼著她,長大以後我要怎麼稱呼她呢?恐怕不能再用「小」了吧?
現在看來我確實是非常了解自己的…我越來越少稱呼她「小麻由」了,而是說「麻由」,在沒有意識到的時候我就以改變稱呼的方式來接受她長大的事實了


與其說我不能接受麻由的長大,不如說我是不能接受把她看做孩子的時間只有這麼一點點吧?我想
可是偶爾那份習慣會改不過來,還是會叫她小麻由,也許那也是我家小弟曾跟我說過的;在做父母的眼中,孩子永遠是孩子
對於麻由,我不一定純然地帶著這樣的心情看麻由,但是一定還是具有這樣的成分,所以我還是不定時地會對她冒出這樣的感覺吧?


在這第三年,我寫下的是自己、一個麻由飯對歲月的感慨,及太晚認識到這個孩子的一點遺憾


注視著麻由長大的同時,其實更深刻地感受到的是自己於這段歲月中活過的痕跡,那些因麻由而生的後悔,是喜歡上她以後醒覺到的、沒有好好掌握的「過去」


這篇三年的紀念;獻給即將三十歲的我、以及從那天起開始改變的我,在日後的某一天,它也會成為回想中的痕跡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完了「絶対零度」第六集,然後提筆寫下了關於這一次麻由出演的若干心情,在做完這些事情以後,不免地覺得很是落寞,因為在這之後又要開始耐心地等待了,沒有底的等待。


話說這兩個星期來實在很快樂,原來每個禮拜都有可以往後期待某一天到來的日子,這樣的期待心情是這麼地美好,啊…別怪我不解箇中滋味,只是真的未曾嘗試過,而今日終於惟有耽溺耽溺於想像的苦苦等候終於成了現實,才理解這般美好竟如此遠超過自己的預想。


很遺憾的是快樂的心情也就只有這麼兩個禮拜、兩集而已,不夠啊不夠,對我來講;關於麻由的一切怎麼會有嫌太多的一天呢?


懷著這樣的心情觀看「絶対零度」,想念壓倒了一切,很單純地只是為了麻由在裡面的每一次出現就感到了某種無法言喻的某種什麼填滿了心中,漾化出了最簡單的喜悅,就像我之前曾提到過的;如同昔日在觀看「最後的禮物」時驀然知覺到了,自己對麻由的喜歡是和其他任何一切都不能相比的獨特喜歡;的那種發現,再一次地體會到這樣的心情,依然是那麼樣地好


不過除了懷舊的那份心情以外,單單說「絶対零度」中麻由的表現,並沒有辦法帶給我多一點的新一些的感動
對我來說;我之所以感受到了被填滿的滿足,不是因為整體麻由的出演讓我感覺到無法抑制的狂喜,而只是因為我喜歡麻由、因為她是麻由、因為這是麻由的作品,完全就是「福田麻由子」這個不需要理由的理由,如此而已
剝除掉個人的感覺因素,不見麻由有太多亮眼的表現和過去能輕易感覺到的強大存在感


以這兩集做比較,第六集麻由的戲份確實多了很多,造型也換了好幾次,但是我自己卻覺得第五集裡的麻由表現得比第六集要好,至少第五集麻由那美麗哀傷的眼神令我至為難忘,但是在第六集裡卻沒有了
其實;我是喜歡那個眼神


我認為或許是這樣的;相較第六集,第五集是鋪陳故事的梗概,第六集則是線索發現的水到渠成的真相揭露,兩種不同的呈現方式,用玩牌來說;一個是藏牌、一個是秀牌,因此屬於「藏」的第五集必然地會使我覺得是帶有些許神秘感的壓抑,這份壓抑的感覺也是讓我覺得第五集的麻由 ( 沢井春菜 ) 比第六集還好的原因吧?
可能是因為我總是有種既定印象在;覺得麻由非常適合那種隱忍堅毅的角色、或者該說是我喜歡麻由演這樣的角色,沒來由地非常喜歡,更何況很大愛麻由在說「人是我殺的」時候的眼神,那麼地深邃、深得不可見底,而又能從中察覺到苦苦壓抑的傷痛


也因此我下了個斷言;我不相信一個擁有如此美麗又哀傷的眼睛的人會是兇手,我想那份深深的、深深的幽靜是因為與生俱來的靈魂純淨的本質,會有那樣不可言喻的哀傷是來自懂得憐憫必須給予憐惜的事物所聯想出的慟,能夠呈現這樣複雜情緒、絕美得令人驚艷的一雙眼睛,擁有它們的主人斷然不可能會是殘忍的兇手
對 ~~ 不可能是兇手!
這不是依據已知線索來判斷出的想法,而是將自己的感覺交付直覺來決定,而今,證明了自己的直覺並沒有錯 ( 嘿嘿嘿 ),不過,與其說高興自己的直覺正確,倒不如說我更是高興麻由用她詮釋所要表達的意念很準確也很到位,不然我也無法如實地接受到那份訊息了


落日黃昏、暖黃溫熱的夕陽下的沢井春菜的這一段劇情是我怎麼也忘不了的一幕,單憑這眼神與表情,便覺得很夠了,真的很夠了,實在是不能不由衷地好好讚美這個孩子
是說;小孩表現得好,誇獎是應該的


當我這麼喜歡這一段的麻由的時候,自然對我來說地五集的整體印象是會提高很多的,加上我實在地認為;在第六集裡麻由的表現很多部分真的是不太好,感覺上麻由對於需要表現強烈情緒的時候,在情感的掌握上似乎不是那麼地精準,倒也不是說不夠激烈,而是即使聲音及肢體語言都像是好大的樣子,但也就是「好像」而已,應該有的味道沒有出來,比起過去我形容的那種演技好壞的感覺;少了點微妙的「什麼」還少了更多,那失落的已經不只是「微妙的一點點」,而是連處在中間可以用「微妙」形容的仲介業已失去,少了很多很多、多得連那微妙的地步都不再微妙了


最先開始感覺到不對,是沢井春菜在網咖企圖逃跑被警察抓住時喊著叫著的聲音與激動的表情,實在很難讓我感受到她是在表示「掙扎」這個意思,以前我曾說過;過去的麻由演什麼角色就像那個角色,後來開始感覺麻由走入了瓶頸;直接地覺得是麻由在演那個角色,但是現在…?感覺不到麻由徹底地自然化身成為沢井春菜,也感覺不到麻由在演沢井春菜,演員與角色似乎分開了、但又似乎分不清誰是誰,我無法感受到究竟靈魂在哪裡



而在其後更讓我覺得失望的是在抓到犯人的現場大聲叫著「だがら どしで」的時候,在聽到這聲音的同時我猛然想起的是雨夢舞台劇,裡面的麻由也常感覺用這樣的方式說台詞,但是螢幕上的效果終究不同於舞台劇啊,況且老實說;雖然聲音很像,但較之雨夢缺少了力道與情感,我感覺不到春菜的悲憤,只是看起來真的很憤怒而已,應該讓我感受到的情緒,沒有、完全沒有、ぜんぜん ありません



現在看麻由,感覺很多需要表情及眼神的內心戲、尤其要壓抑一點的,麻由還算能掌握得很精準,但若果需要強烈一些的情緒及肢體表現時卻很是不足,確實地在這兩集中我喜歡的幾段,都是比較安靜的場景,像第六集裡麻由上網的短短幾十秒畫面我就很喜歡,不然再以前面提到的「だがら どしで」這一段為例;麻由的叫喊、激動的情緒雖然使我感覺不太好,但當她沒說話看著犯人時的表情情緒卻掌握得很不錯,突然想到的是很久以前曾聽人這樣形容過麻由:「不需要太多肢體表情,只需要靠臉部表情就能演好一個角色」,我本來不是太同意這形容 ( 不過偶爾有時想想只靠表情就可以演完角色其實也挺厲害的 ),但現在突然覺得好像某種程度地實現了這個形容,因為確實就是臉啊臉的…而且只剩下靜態的時候還能感覺到勃勃的生命力,其他時候都沒了



延伸思考到的是;覺得現在的麻由很像很像一般的高中生,換個角度說可以說是她個人的樸素與自然,但從不好的地方說;就是某個應該感覺到的光輝不見了,就像前面說到的一樣,缺少了那強大的存在感,已經現在不是過去小光和雪穗那般鮮豔的存在和光輝,而是隱藏得很深、不好察覺,但是仔細去看就還是能發現到的那種
然後想到的一個比喻是「挪威的森林」裡渡邊形容直子的;過去明顯的美麗轉變成為一種柔和和諧的美
但是;我還是希望麻由回到過去那樣,因為這藏的極深的光芒,我想除了麻由飯不會有人會注意得到,因為那般的氣質可以說是內斂,但也能解釋成路人,不會有人去注意到路人內蘊的光華,因為當平凡與普通已經成為她所呈現出來的氣韻,她就失去了被人注目的魅力


以前的麻由…同樣具有強烈暗示存在的意識提醒與內斂自然的魅力,但是現在卻只剩下後者了,我無法不對這樣的情況感到憂慮啊


至於造成話題的白襯衫確實很萌,但是我就感到了看著說不出的怪異,麻由的眼神表情都很怪,必須明顯地自然散發的「冰冷」完全沒有,我倒是覺得那與其說是冷酷,不若說有點像是不屑吧?



我認為塑造這個角色的台詞就很有問題,像沢井春菜這樣背負著強大悲傷的人,應該越是痛苦就越是無法將它說出口,而只能透過她言語中的一些不確定感覺,解答這樣的訊息才是,如同春菜在受審時一開始說的:
「殺了動物會判死刑嗎?」
「不殺人的話就不能判死刑吧?」
「要是能判我死刑,我就全部說」
這才像是春菜應該說的話,很明顯看得出裡面透露著既想說又畏縮的某種訊息



而在其後說的:
「刑警先生,做了壞事的人,即使沒被警察逮捕 ,遲早也會遭天譴吧?」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人總是不斷做壞事呢?」
就顯得太過刻意造作,我覺得在這時候插入說教意味這麼明白的言語,就擾亂了沢井春菜所給予我的悲傷神秘感,不但不能讓人反思,只讓人感到了陳悶的厭煩,用這樣的方式做比方;這就好像亮司和雪穗說「你們懂得什麼是愛嗎?」的噁心,幸好目前沒有任何一個版本的白夜行安排了這麼白痴的錯誤,不然那一版白夜行肯定是連看它都嫌浪費電的



最令我無法接受的是;麻由連「哭」都沒有表現得很好,國中時候對著籠子的哭、在警局裡對著手上紅色髮飾說著「ごめんなさい」;眼淚與表情都像是點了眼藥水而被刺激的不自然
我是多麼地想念那個眼眶含淚,淚珠大顆落下、或掛在臉頰上的麻由啊,真的;這一次關於哭戲,真的覺得麻由的表現不太好



話說麻由真的長大了,而且長得好大好大啊,猶記得「演歌女王」裡麻由飾演中學生時明顯太小的模樣,現在則是連演中學生都嫌太大,其實她也才脫離中學生身分沒有多久的時間啊



怎麼覺得中學生麻由的臉在某些時候看起來有些老氣?不是以前那種心智成熟反應在外貌上的成熟氣質,而真的…有些老氣


也才十五歲而已啊…為什麼會這樣呢?哎~~



不知道為什麼開始想念起「演歌女王」…
大概是因為麻由的雙馬尾造型吧,制服的樣式也和演歌很像,錯覺因而產生


最後嘛,來說一下劇情好了
不說別集,反正也沒有看過,就說說這第五第六集,我真覺得「絶対零度」不是一般的難看,劇情實在是很差很差,而且極不喜歡劇中老愛有些看似玄妙的人生說教道理穿插其中,就像前面沢井春菜說的「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人總是不斷做壞事呢?」那種說教一樣,如果是好的劇,這些話會成為名言,如果是不怎麼樣的劇,那就是很故作姿態,我感覺「絶対零度」就是屬於後著


以沢井春菜的故事來說;背負著不小心害死好友的強烈罪惡意識這是一個很不錯的題材,事實上在看完以後,我也覺得這個部份的劇情還算可以,只是看到最後發現動物連續殺人事件和千山事件是兩碼子事的時候不禁使我很無言,這兩件案件之間的關聯就是沢井春菜這個女孩子,我搞不清楚究竟故事是想表現那個案件,難道沒有人覺得沢井春菜抓犯人的理由是「討厭欺負弱小的人」很牽強麼…?


我覺得這兩集根本上來說是這樣的,最先的目的是千山事件與沢井春菜這一段故事,當沢井春菜說出「五年前犯下案件的犯人至今仍未抓到」時,故事齒輪已經開動,可是故事一開始已經說了真兇被抓到啦?那麼要怎麼繼續下去?於是所謂的罪惡意識便成了突破的要點 ( 沢井春菜說的犯人是指她自己 ),但是因為犯人與事件已經完結,必須再想出一個案件來讓這兩件事兜起來


於是就因為這樣;沢井春菜也成了必須是追逐犯人的追查者之一


但是但是…
一直沉溺在罪惡感折磨中的女孩為甚麼會有這種履行正義感的閒工夫時間呢…
難道抓到了犯人就有助於減輕罪惡感嗎?


自囚於某種意識之下的人的思考,不太可能會去關心除了自己解不開的心結以外的事物,除非那是必須的、又或者是那是能解開枷鎖的
所以我始終無法理解,不時痛苦地在心中說著「ごめんなさい」的沢井春菜怎麼會為了正義感而出手


拜托,不要鬧了,這種水準的劇情實在讓人看了很難過啊,如果寫不出有邏輯又厚實的劇情,就請乾脆地寫沒有邏輯卻又特別的劇情吧,兩種混在一起的沒有邏輯又不特別的日劇,真的很讓人無言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歸主旨 ( 也就是說,「上」篇沒有說到主旨…囧~~ ),麻由隔了近三年的連續多拉馬演出,她的表現如何?是很應該關心的重點。
( 換句話說,「上」篇關心到了些不該關心的XDDD )


我不能不說;看完「絶対零度」第五集以後還是不免地有點遺憾,因為在這一集裡的麻由不管怎麼看,都不免地感覺似乎失去了過往必然會有的強烈存在感,以前那個只要一出現在螢幕中就能令畫面為之一亮的光芒黯淡了許多;「絶対零度」裡的演技很可惜地並不完美,時好時壞且起伏不定
身為一個飯,無法不對本命這樣的改變感到憂慮,一直最害怕的是麻由變成一個普通至極的女優,這是我內心最深層的恐懼,總是盼望著這心中的恐懼不會成真,而永遠只會是恐懼而已


記得麻由在「絶対零度」中第一次離鏡頭最近的畫面出現時,注視著她的我感到了說不出的怪異,那個眼神是想表現「冰冷」的意思嗎?或許那真的可以說是麻由所想表示的「冰冷」吧?但我覺得那不是冰冷,而應該說是陰陽怪氣吧?實話地說;我覺得那根本不是人的表情與眼神,只感到了某種說不上來的不舒服的違和感,我認為麻由並沒有很適切地揣摩出所謂的「冰冷」,只是流於表面形式的裝出拒人千里於外的樣子,但根本沒有散發出這樣的氣息


同樣是冰冷,回想到的是小雪穗和小光,那才是不需太多多餘動作卻能精準細微地讓人感覺到了的;真正的冷,很簡單地從身上散發出來的不言而喻的拒絕意味



接下來就好多了,嗯…這也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不穩定,前一瞬間還感覺十分突兀的表現,在下一個瞬間卻又很快地像是掌握住了表演的要領,其實這個畫面在我還沒看「絶対零度」時就曾看過了擷圖,當時看到這張圖片時,我覺得麻由的呆情怎麼看起來呆呆的沒有半點鮮活的感覺,不過真的看到了影像的時候,感覺卻又全然不同了


圖片無法確實地掌握住麻由靈動神采之萬一
再一次地感受到這樣的事實,一直以來總覺得麻由非常適合的還是那種動態的感覺,不是活潑的動態,而是無法停格的動態,把麻由的作品定格擷圖時,會發現很多很多在觀看時沒發現的令人贊嘆的變化,這些變化微小到在表情肢體間一瞬即過而難以察覺,可是就是這些多不勝數的細微之處才可以造就麻由在演技上被譽為「天才」的高度
現在;麻由少了很多那種細微的演技表現,不對~~應該說過去俯拾皆是,現在卻可能只存在在某些時候,而這個時候的麻由就又再度地讓我看到了這樣躍動的、充滿生命力的動態,眼睛是如此地靈活又藏著些許壓抑,太喜歡這時候的麻由了



這張圖畫的是誰?
那個人,就是你、沒錯就是在說你 ( 指 ),你怎麼可以睜眼說瞎話呢?這那是我們美麗的小麻由啊?相差何止千里啊
畫的一點都不像嘛



其實看到挺直背脊走路的麻由,我還真有點不習慣耶



我很喜歡這段劇情裡的麻由,「頂樓」這個場景讓我想到了「女王的教室」中的小光,算是我在一個瞬間時記憶重疊的沒來由的思念吧


麻由的眼神表情讓我不得不愛,對刑警說出自己就是兇手時,眸子裡看不見狡詐、挑釁與睿智的銳利惡意,而是讓人感到了說不出原因的悲傷,很深很深的悲傷


除了對「女王的教室」場景的回憶,在麻由飾演的沢井春菜說到「是我殺了宮田ユキ」的時候,我的眼前突然閃過的是白夜行裡改變我人生的那句「人是我殺的」的畫面,不期然地又想起了抓著剪刀的小雪穗那令人心疼的眼淚與微笑,可是這瞬間閃過的印象,卻無法和眼前的沢井春菜畫上交疊的等號,不管怎麼說;同樣都是說「是我殺的」,「絶対零度」還是無法比上麻由在白夜行中這堪稱代表性的經典一幕,當然白夜行與小雪穗在人物性格的塑造與描寫細膩,委實不是「絶対零度」和沢井春菜可堪比擬的
沢井春菜的這番話不及小雪穗,也許作品本身的質量佔了非常大的因素,但我真的很喜歡沢井春菜這個極為深切又茫然的哀傷的眼神與神情,我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那麼深不見底的傷痛眼眸會搭配上略帶嘲弄的笑意,這就是麻由想表現的嗎?這個悲傷的笑容是否就是為了下一集的真相所預留的伏筆呢?


是說我不相信一個擁有如此美麗又哀傷的眼睛的人會是兇手,這是經由這一段麻由的演出所直覺的斷言,我的感覺是對的嗎?還是這是麻由的一次過度用力而造成的不到位表現呢?
只能等到下集分曉了



麻由這個揮刀,非常地用力。



為什麼會有這麼乾淨真誠的眼睛?手握著刀發抖的沢井春菜,卻一點都不像個連續殘殺小動物的冷血變態,反而像是受驚的小動物一樣,驚慌地看著眼前的刑警
大愛啊!大愛這個模樣的麻由!純真的幾近可以用「無垢」來形容的、像孩子一樣的女孩,她真的會是兇手嗎?



有朋友提及了關於麻由的奔跑,確實地,過去麻由在需要大一點的激烈動作時,手腳的表現會很不靈活也不協調,在「絶対零度」中看來已經好很多了,不管是和刑警的搏鬥、還是逃離現場時背對鏡頭的狂奔,都顯得較往常還更具有動感,小麻由妳果然是一個努力求進步的孩子啊~~ ( 拭淚 )


不過~~該說人是犯賤的嗎?其實我很喜歡過去麻由的一些小小肢體動作,儘管有些從儀態來看是極為不自然也不協調的肢體動作,可是我卻非常地喜歡,像剛剛說到的跑步,我是最喜歡「最後的禮物」中上身略微前傾的跑步模樣,還有那最有名的「華麗的轉身」,現在也很少看到了
矯正了儀態的麻由當然是極美的,可是我…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是私心裡很懷念過去的麻由


我總覺得這個孩子就是擁有了這些,才造就了她特有的而別人不具有的獨特魅力
但這似乎是有些形而上的意識了



令人感動的演員表名字啊



雖然一開始說,麻由的表現不太好,但好像一路寫下來,讚許還是多於批評
唉~~要一個飯來批判本命,真是太困難的,應該說對我來說很困難


話說我沒提到什麼關於「絶対零度」的劇情,呃…劇情不重要啦,基本上我是完全無視劇情的,好不好看也沒有特別的感覺,對於日劇我似乎完全地進入無心的狀態了,真要聊劇情的話,我直覺地認為麻由不是兇手


為什麼?
就是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才歸納為直覺囉…勉強要解釋的話;就跟前面提到的理由一樣,我實在無法置信擁有那種眼神的人會是兇手,雖然這理由嚴格來說實在不算是合理的理由,但對我來說卻是的
以目前劇情的疑點來看,如果沢井春菜是兇手,那就是兩種選項而已;雙重人格犯罪者和極度聰明的智慧犯吧?但我怎麼也感覺沢井春菜不像智慧犯,雙重人格很有可能,但是這樣未免有些老套了吧?
當然目前來看,沢井春菜是兇手無疑了,但我總覺得應該不是的,那應該是誰?呃~~這我怎麼知道啊?那是編劇的責任了唷


終於如期寫完了這篇文章,期待明天的第六集,而看完以後我就要完成這篇文章的「下」篇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完了「絶対零度」第五集以後,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真的好喜歡福田麻由子!」


嗯…只能說我實在太過強烈地去在意麻由的存在,只是遺憾於這第五集裡,麻由出場的時間真的太過稀少,看這集日劇的時候除了看到麻由的出現會特別聚精會神地注意以外,其餘的時候我都感覺意興闌珊,甚至是花了很大的力氣壓抑想快轉的衝動。


看「絶対零度」最高興的,是又再一次體會到當初在看「最後的禮物」時的那份發現自己無可救藥愛上麻由的心情,喔…我又再一次地嚐到了那種沒有預期到的、激烈奔跳的狂喜
我又再度愛上了福田麻由子了嗎?


話說這一次的連續多拉馬出演睽違了三年,我當然怎麼也能清楚地算出來,因為恰好從我開始看日劇的07年春季四月期開始,麻由就從那時候消失到了現在 ,總算讓我給盼來了這一天,回顧彼時到了現在,很多過去以為的都已經變了樣;像往常都習慣了麻由演別人的幼年時代,現在也終於輪到人家來演麻由的幼年時代了,見到那個演麻由幼年的小女孩時,心中不免地又有了感慨,大概是因為這近三年的時間裡,我所認識的麻由都侷限在電影、雜誌集節目訪談中,在這期間的時空感處於當下、往後延伸的一個前進狀態,經由時日漸增雖然意識到麻由已經長大,但那是實際上的年齡,對於戲裡角色扮演的模樣,我依舊是一直執拗地、認定還是孩子
我看到的是已經長大的、擺脫U15的少女福田麻由子,但是我現在知道了,在看「絶対零度」之前,我的心裡對於麻由戲劇表演上的印象,還停留在更早以前的孩子階段,演戲的麻由、實在的麻由,對我而言其實同時存在,並且是具有一定的年齡落差


白夜行最終回中雪穗曾說過「將你困在通風管道深處的人,是我」,忽然覺得自己也是那樣的,在看待麻由關於影像上的表現時,也把這個持續注視著她的強烈的幼年印象一直擺在心中,等於是;活在我心中所謂的麻由的演員形象,一直是存放在過去的鮮明記憶,其實是我自己限制住了自己看待麻由的成長;即使在外表上認同了她的長大,但某一個層面上我想我還是選擇擁抱以前的麻由


當然;也許是這三年來麻由真的太安靜了,而感覺限於瓶頸的她也確實很久沒有令人眼睛一亮的強大存在感,就是因為如此吧…因此我選擇沉溺於過去


若果不是看了這第五集的「絶対零度」,也許我還會更晚才發現到,原來我是懷抱這麼畸形的兩種眼光在注視著麻由


我的麻由啊…不只是實際年齡已經長大了,連在螢幕上的角色也長大了喔
竟然很遲鈍地到了今天我才發現到這一點


現在所見到的麻由正開始在構築新的、我所不認識的模樣了,我想那也正意味著她的成長吧?不管是外貌還是演技的詮釋,麻由自己有發現到這件事嗎?我覺得應該是有的,因為我看到她困擾於演技表現的瓶頸、在意著外貌的改變而和朋友討論的這些訪談紀錄,都可以看得見麻由在關於成長這條路上做的摸索。我在想、在看完「絶対零度」第五集後想到的、往常我總是把麻由的瓶頸看作是因為過去表現太好而給自己的壓力,但當發現原來自己看待麻由有這樣兩極的落差時,就想到了;也許不僅僅是求好心切造成的壓力,可能麻由在即將邁入成長的階段、認識及學習著這件事情的時候,或許產生了同我一樣的兩個、說不定更多個不同卻又是關於自己的意識主張,而在拼湊著尋找、嚐試融合的這個時候,就是麻由所困惑的演戲上的瓶頸了吧
哎~~不知道,這個問題是沒有答案的,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呢?這真是無意義的無意識疑問想法啊


雖說這樣看著有些擔心有點痛,但是可以這樣注視著期待著一個孩子的長大,突然感覺也是好幸福的一件事哪


記得我過去在「GOEMON」提到過的,關於麻由的美是正處在「萌」階段的美,我形容那是「初發的、初始的美」、「含蓄兼容卻不強烈,隱約的不明顯的美」,現在的麻由在我看來,還是「萌」,只是比起「GOEMON」時期的最初與隱然,似乎走入了另一個階段,變成了很微妙的「萌」,偶爾某些時候會突然有令人驚異一瞬的美麗閃過,但也有怎麼看怎麼奇怪的模樣出現,我想;「萌」還在繼續,但是正走入了蛻變期


是不是;所謂的「蛻變」總是如此?
在這「蛻變」中,麻由給我的感覺是極不協調的,大概是在新子,呃~~應該說在「Liar Game 2」的時候就有這樣的感覺出現了,試著回想過去,即使是「演歌女王」裡極盡惡搞之能事的裝扮,依然能很清晰地辨識出屬於麻由的一體感,可是現在那份一體感很難找尋的到,各自模樣各自精彩,但彼此乎互相獨立,卻又無法回歸到屬於「福田麻由子」的自然整體感


「GOEMON」和「Heaven's Door」時麻由的「萌」雖然也能察覺到,但並不那麼混亂,相反地十分平靜且壓抑,而現在或許是這些被壓抑住的氣息終於還是顯現出來了


我覺得人在小孩子轉到大人時期都會有個奇怪的轉變期,麻由現在似乎正處在這個期間,我是這樣想像的;貌似正要長大時,某個「質」必須完全轉變,如同塑陶,不是要揉嗎?揉完後再捏,現在的麻由大概正處在那個「捏」的階段,正在嘗試地調整找出自己的「質」的那種感覺吧?


而現在的我,正見證著麻由的重塑期,很老套地這樣比喻;就是毛毛蟲要變成蝴蝶的中間這個時候,當然現在的麻由應該不是毛毛蟲了,而是把自己繭封起來專心長大的蛹,啊~~我又不能停止地去想像論述;那裹住麻由的蛹是麻由隔絕紛擾努力長大的象徵吧?但也可能是她伸展翅膀的障礙,突破那層障礙的麻由,一定可以像破蛹而出的蝴蝶,展現新生的奪人心目的美麗光芒


本來這一篇預定是要寫關於麻由在第五集「絶対零度」表現的感想,順便附加一點心情,不過現在發現那「一點」心情好像太多了點,其實一樣可以放在一起的,但是考慮到還有五月18日的第六集要寫,所以我想還是分開放乾脆一點


呃~~不知道剩明天一天能不能把第五集的部份趕完,如果明天不放上,等到18號好像就有點奇怪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西元兩千零一十年一月二十七日,J.D.Salinger - The Catcher in the Rye ( 麥田捕手 ) 的作者逝世了。


我很早便聽過「麥田捕手」一詞,但是我孤陋寡聞吧?我其實並不知道;究竟「麥田捕手」指的是什麼意思,而我也從沒有想要知道答案的衝動,一直到某一天看到報紙的文化專欄報導J.D.Salinger過世的消息,並且刊登了許多當代華文作家對J.D.Salinger及「麥田捕手」的想法及評論,我才恍然大悟;「麥田捕手」原來是一本書啊~~


J.D.Salinger所撰寫的這一本「麥田捕手」被時代雜誌評為二十世紀百大不朽小說之一,因為這樣,我對「麥田捕手」有很大的興趣,我想知道它到底寫了什麼,會使得它成為「青春的聲音」的代表



書名:The Catcher in the Rye ( 麥田捕手 )
作者:J.D.Salinger
譯者:施咸榮
   祁怡瑋
出版:麥田出版
   2007年10月



真被「麥田捕手」裡頭主角的粗俗用語和通篇粗話給嚇了一跳,因為在我的刻板印象中,被推崇的文學書籍;大多具有難以接近的距離感、或者是極度特殊難明的個人風格,文學一定地會有文藝氣息,這是我的認知,而這文藝也正是我過去對文學卻步的原因,「麥田捕手」這部受到諸多讚譽的時代性文學作品卻打破了我狹隘的印象認知,語言俚俗直接地十分大眾


我是這樣覺得的;雖然可能說出來不會獲得認同,但我還是這樣感覺…「麥田捕手」和村上春樹的作品味道很像,其實他們一點都不像,村上的文字既抽象又頗具詩意,他善用這樣的自我風格來書寫他的作品,但是「麥田捕手」沒有這些,「麥田捕手」的文字直敘平白、沒有太多困難的形容詞,遇到想讚美的就很直接地說「好」、「漂亮」、「美」,想形容不喜歡便以「他媽的」、「混帳」等粗話來概括
乍看之下,沒有完全相像的地方,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讀「麥田捕手」的時候,常有正在閱讀村上的錯覺,甚至感到;如果不是一眼即知的西方譯名和城市名稱,我就會覺得;讀的是一本沒有村上風格的村上春樹


後來無意間得知村上春樹是J.D.Salinger與「麥田捕手」的愛好者、還曾親自重譯「麥田捕手」的日文版時,我並不感到意外,因為我確實感應到兩者間莫名的連結,雖然我並不知道為什麼會感受到這些


我曾在閱讀這本書到一半的時候,便想放棄了,原因是我不能了解它究竟想表現什麼?只看到一個叛逆慘綠的十二歲少年被退學後,沿途所見的與心裡的自言自語,坦白說;我實在很不喜歡這種以「我」為第一人稱,描述的都是些生活瑣事的半自傳小說,總覺得;莫名奇妙啊!到底想說什麼?其實我知道;作家會把想表達的意念埋藏在他描述周遭瑣碎的字裡行間,但是恐怕在我還沒理解他們想說的之前,困擾於瞌睡蟲及與周公搏鬥的我就已經放棄閱讀了


不過「麥田捕手」比較不一樣,嗯……我覺得關於閱讀,除了那種在一開始就抓住心理的作品以外,還有一種是這樣的;雖然可能是我討厭的類型、也許劇情讓我覺得無聊得要命、可能令我超想睡;但一定會把它讀完,而在讀完以後,或多或少地一定能得到什麼
並無法預知到底誰的書、哪一本書會給予自己這樣特殊的感覺,但是會有種提示一定要看完的訊息叫「耐性」存在,往往我會驚訝於自己的耐性,為什麼會忍受著一本很想丟開的書卻還是繼續捧著讀,我想是自己的身體會判斷這是否是適合我的書籍,由身體反應的一種直覺動作,趕在理性的大腦及感性的情緒,先一步掌握了我的動作


對我來說;村上春樹、J.D.Salinger的「麥田捕手」、三島由紀夫、芥川龍之介等人的作品都是類似這樣的類型,閱讀這樣的書真的很痛苦,而且更痛苦的是莫名所以催促自己撐下去的「耐性」,彷彿強迫症般的執著,每當這個時候,心中都會想起日劇「あしたの喜多善男」裡面說的「為了發現新的道路,有時候人們需要經歷強烈的痛楚」


那確實是無法言喻的痛苦感覺


通過了這樣的感覺,我一直到了很後面才找到了那要我堅持下去的原因,那是主角對妹妹述說的夢想:
「無論如何,我總會想像,有那麼一群小孩子在一大片麥田裡玩遊戲。成千上萬個小孩子,附近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大人,我是說--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帳懸崖邊。我的職務就是在那裡守備,要是有哪個孩子往懸崖邊跑來,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說孩子們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往哪裡跑,我得從什麼地方出來,把他們捉住。我從早到晚就做這件事。我只想當個麥田捕手。我知道有點異想天開,但我真正想做的就是這個。我知道這不像話」


讀到了這邊,要我等的就是這個,也明白了這本書為什麼會做「麥田捕手」,裡面主角所提到的「麥田」是一種隱喻,隱喻年少的純真和真誠的赤子之心,想要守衛的是那份童稚的純白象徵,就像他所形容的場景「孩子們都在狂奔」一樣,不知身處麥田是多麼值得珍惜的事,而狂亂茫然地想奔出麥田,我覺得;與其說是想守護那群孩子,不如說是守護自己,看似複數形容的「有那麼一群孩子」是一個轉化,多數的一群就是內心純真數量化的計算,也可以加總成單數唯一的自己,他極力地保護這份真誠,不要讓它奔出麥田到外邊--外面是懸崖,那是未知的、危險的成人世界


思及此,我終於可以明瞭,為什麼「麥田捕手」裡的主角如此叛逆地怒罵這個世界,因為他正逐漸地長大,意識到那即將失去純真的事實引起了他的焦慮,在他的眼中;所謂的成熟有禮是被包裝過的極虛偽的表現,象徵著不實在與刻意,所以抗拒不願接受,粗鄙的言語及叛逆的行為是茫然的失措,因為是不願接受而反對,但是除了反對,卻不知道又該怎麼做


正像妹妹對他說的「你不喜歡正在發生的任何事情」
對的~~他不喜歡現在進行式,不愛現有的一切,那帶給他即將改變的恐慌,而他拒絕思考恐慌,看似叛逆的言行其實是孤獨消極的抵抗心態罷了


我想我能理解;為什麼「麥田捕手」會成為半世紀以來共通的青春語言,因為這種逃避消極的心態、自覺自己和週遭格格不入的孤絕感,在自己年少徬徨時都一定曾經擁有過,我也曾像書中的主角一樣,說著粗俗的言語和抵抗父母師長的教誨,藉此發洩心中劇烈暴走的情緒,在走過那樣的時光後便更能清楚地體會到;青春確實是沒有形狀、沒有名字的狂亂美麗
也許在我的心中也曾出現過那一塊麥田,我也曾用過我的方式守護裡面狂奔的孩子們,但是伴隨著紛沓而來、連喘氣準備都來不及的成長,我究竟守住了多少麥田裡的孩子,沒有讓他們掉落出外邊的懸崖呢?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生物還真是照著季節在發單曲的耶,上一張「ノスタルジア」 記得還沒隔多久呢~~很快地又有了新作。


作為一個生物飯,生物的活躍就是一種幸福,因為沒有像現在這樣持續地看到喜歡的樂團不斷地有新消息和作品,新歌一首一首聽、現場演唱一場一場地看,一點都不寂寞,尤其當我認真地檢視自己從麻由本命的身上感到的無邊寂寞感以後,更是深刻地感覺像生物這樣的情況,對於飯而言是怎麼樣的一種極端幸福感


但是,我覺得生物該好好休息一下了,嗯…在音樂的表現上,覺得已經明顯地有疲累感出現,如果生物還要繼續下去,是不是真有必要調整一下發展的方針呢?


「ありがとう」確實是名副其實的單曲,就只有一首歌「ありがとう」而已 = ="



01 ありがとう
02 ありがとう -instrumental-


這首歌是NHK連續劇「ゲゲゲの女房」的主題歌,呃~~為什麼我覺得「ゲゲゲ」像是狀聲詞的感覺?
XDDD


好~~再回到生物來說吧;
不知道是巧合還怎麼樣的,今年 ( 2010 ) 上半年生物的兩張單曲,均是配合電影和戲劇順勢推出的,歌曲搭配影劇原本應該是極佳的宣傳手法,生物以前也演唱了不少影劇作品、甚至動漫的歌曲,這樣的情況原本並不奇怪,但是在今年這上半前卻不能不說有些異樣


今年 ( 2010 ) 第一張、生涯第十七張單曲「ノスタルジア」 就已經很不對勁,主打歌「ノスタルジア」 其實是過去インディーズ就演唱過的歌曲,不過這兩個版本不一樣,生物重唱過很多自己インディーズ的作品,所以再詮釋「ノスタルジア」也並沒有疑義,但是另一首主打「時をかける少女」卻是重唱1983年的老歌,「ノスタルジア」可以說只有翻新卻沒有創新
這是讓人感到有些奇怪的第一點


而「ありがとう」呢?「ありがとう」確實是新歌,但是連著兩張都是影劇作品的主題歌,我不免懷疑這麼緊密的時間內連出兩張單曲,是否就是為了配合電影連續劇的關係呢?
這是我不能不去懷疑的第二點


這兩個部份讓我覺得無法不感到對這兩張單曲製作水準的懷疑,「ノスタルジア」的表現我是很滿意的,但仔細想想,裡面的歌都是老歌、舊歌,關於生物的原創因素可以說很少,而到了「ありがとう」這樣完全的全新創作,問題就出來了


我感覺生物太趕了,真的好趕,趕得連身為飯的我都覺得馬不停蹄、夙夜匪懈地持續接受著生物的一切哪
雖然作為一個生物飯看到他們這樣活躍是很高興,但是真的聽過「ありがとう」以後,感覺有很大的警訊出現,是比去年 ( 2009 ) 更明顯強烈的感覺,總覺得生物如果下一張不能像去年 ( 2009 ) 同期第三張單曲「YELL」那樣振作的話,「ありがとう」將會是生物作品品質一個很重要的分水嶺


似乎我對「ありがとう」這首歌很有意見,是的…不只是很有意見而已,而是非常非常地有意見


作為生物的諸多作品之一,「ありがとう」除了聖惠的歌聲以外,關於生物的味道已經十分稀薄,述說著喜悅的輕快節奏間帶著些許像是哭泣過後的悲傷,對的;那種複雜的情緒是生物作品有的一貫風格,「ありがとう」當然也一定會具有,但是這一次這樣的風格並不強烈,甚至是要很刻意地去努力感受,才會終於像是掌握住了一個迷霧般的感動情緒,那種感覺之所以如霧般地朦朧且不切實,正是因為歌曲中所該存在的、都已經很不容易去察覺到了,無法給予我像過去一樣清晰的想像畫面
沒有畫面出現,這是我首次在生物身上感到的不應該有的感覺


我剛開始喜歡上生物,就是因為他們給了我強烈的畫面,那是比起編曲與歌聲、更加儼然的一種深層感動
是我常說的「又哭又笑」的感動
但是現在似乎失去了那樣的東西
失落「又哭又笑」的生物,就不是生物了,不是我喜歡的生物、不是我熱愛的生物股長


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生物可以考慮慢慢來,我能理解EPIC打鐵趁熱,極力地讓生物有更多的機會,但是否該想想;現在重要還是以後?生物是該往上更加地發展?還是僅止而已?
我覺得;再這樣下去,如果生物就繼續延續著「ありがとう」,那是很危險的事,好吧~~身為一個門外漢的生物飯,或許我不懂得什麼才是對生物真正好的路,也許生物在EPIC的栽培下越來越紅,但是對我來說;若在以後的十年二十年,我聽到的生物都是「ありがとう」般的生物,那…對我而言;我最後認識的生物就是這張單曲裡的生物,以後的他們雖然存在,但已從我的「喜歡」的意識中遠離了,沒有消失、對我而言卻已形同消失


喜歡上生物近一年多以來,縱使曾經對生物失望,可是似乎還沒有過這麼重的語氣批評過生物的表現,因為我是個極為自私偏愛的人
以麻由來說;即使我對麻由的某些表現無法感到滿意、或是對於她的長相身材變化不能接受,但我從來不曾罵過麻由,這就是我一貫對待喜歡的人的態度,而當我開始說出過去從沒說過的嚴厲批評,就真的是我的失望已經逾越了原有的分寸


「ありがとう」讓我逾越了那個分寸,忍不住地不能不說上幾句難聽的話


生物啊…
在麻由寂靜的同時,你們是我唯一剩下的鼓勵、是耳中唯一聽聞的天籟
因為有你們;我才能夠避免想像被我喜歡上的藝人總是慢慢沉寂的恐懼,生物股長是我從以前到現在,僅有過的在喜歡上以後走向光榮時刻的事物
就是如此,才讓我對於麻由的期待有所信心,得以毫不保留地繼續地無怨無悔付出對麻由的熱愛


若果以後失去了你們,那麼我對於麻由的情感又將因此孤單、寂寞也越形無邊無涯


期待著重迎「又哭又笑」的一天



NHK連続テレビ小説「ゲゲゲの女房」
ありがとう
作詞:水野良樹
作曲:水野良樹


ありがとうって伝えたくて あなたを見つめるけど
繋がれた右手は誰よりもやさしく
ほら、この声をうけとめてる


まぶしい朝に苦笑いしてさ あなたが窓を開ける
舞い込んだ未来が 始まりを教えて
またいつものまちへでかけるよ


でこぼこのまま 吊り上げてきた
二人の淡い日々は
こぼれて光を 大事に集めて
いま 輝いているんだ


あなたの夢がいつからか
二人の夢に変わっていた
今日だっていつか大切な思い出
青空も泣き空も晴れわたるように


ありがとうって伝えたくて あなたを見つめるけど
繋がれた右手がまっすぐな思いを
ぶきように伝えてる


いつまでもただいつまでも
あなたと笑ってたいから
信じたこの道を確かめていくより
いま ゆっくりと歩いて行こう


けんかしした日も  抱き合って日も
それぞれ色探せて
まっしろなこころに 描いた未来を
まだかけ足していくんだ


だれかのために 生きること
誰かの愛を 受けれること
そうやって いまを
ちょっとずつ 重ねて
喜びも悲しみもわかちあえるより


おもいあうことに幸せを
あなたとみつけてゆくから
ありふれたことさえ
輝きを抱きを
ほら、その声によるそってく


あいしてるって伝えたくて
あなたに伝えたくて
かけがやのないてを
あなたとのこれからを
わたしは信じてるいから


ありがとうって言葉は今
あなたに伝えるから
繋がれた右手は 誰よりもやさしく
ほら、この声を受け止めてる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明日的記憶」是我看的第二本荻原浩作品,在看過「來自神的一句話」以後,我就對這個作家很有興趣,記得「明日的記憶」也是荻原浩的成名作,或是說;因為這部作品才改編成由渡邊謙主演的電影,所以「荻原浩」這個名字才會讓人稍微有了點印象。


在後來看過電影以後,覺得電影還是比不上原作的,電影給我的感覺是很刻板的重病電影,一樣地只是強調得了不治之病的痛苦,還有家庭給予病患的支持,就是這樣而已,過度渲染的堅強和溫馨、死命催淚的感傷畫面,一切的一切都還是只讓我覺得做作矯情,看完這部電影後,我的心中掠過「啊…還是這樣啊…」的沒有被什麼給觸動的感想
以話題性和悲傷的效果而言,電影還算是不過也不失的,只是如果我們把「阿茲海默症」這個因素排除掉的話,這部電影依然還是同其他去掉因素的所謂生命電影一樣的平板
渡邊謙演技是沒話說的,他很用心地揣摩逐漸失去記憶的佐伯雅之,但是去掉過多原作的細膩微小,而太過強調那在這類電影中必然要有的堅強、努力、勇敢、眼淚、傷痛,使得渡邊謙飾演的佐伯也只能流於哀愁的俗套,這真的是挺可惜的一點,我想那不是演員的過錯,而是整個電影環境的過錯,渡邊謙只能扮演好其中那份印象而已,儘管他很漂亮地在每個眼神、動作、言語透露出高度成熟的戲感,但是描寫不夠深度的角色及故事扼殺了渡邊謙的精采



書名:明日の記憶 ( 明日的記憶 )
作者:荻原浩
譯者:戴偉傑
   劉錦秀

出版:商周出版
   2007年08月11日



最初剛看「明日的記憶」的時候,我真的很難想像和「來自神的一句話」是同一個作者,因為風格相差之巨大實在令人無所適從,不過慢慢地再繼續看下去後,從文詞使用和情景敘述,仔細地觀察一下還是能感覺到荻原浩的一貫風格


「明日的記憶」是很特殊的一本關於描寫不治病症的書,一般這類型的書都會說是什麼堅強地在絕望的日子中尋找希望、與病魔搏鬥後,雖然死去卻感動周遭所有的人、鼓舞許多軟弱心情的生命勇者的故事,老實說;即使荻原浩這樣寫也絕對不會有什麼問題,因為這類型的作品都嘛是這樣,只不過多你一個,也沒少到哪裡去,更何況關於阿茲海默症,能寫的部份很多很多,能給予的淚水與傷感也並不難信手拈來


但是「明日的記憶」不這樣作,不知道是他做不到?還是刻意不這麼做呢?這個我覺得很難說,但我想一個作家就是要控制他的文字來呈現自己想表達的效果,我相信是荻原浩做不到,因為他本來就不是這樣的作家,他也不這麼作,因為這就不是他的風格


荻原浩以平易的方式來詳細地解釋佐伯逐漸失去記憶的過程,在這過程中,稍微有所不慎就會把故事帶向悲傷的刻板模式,但是荻原浩駕馭得很好,總不會把氣氛導向這個方面,而在這個失去記憶的進展中,佐伯以自己的毅力來抵擋病魔,包括寫小紙條來提示自己記住所有的事情、食用有益大腦記憶的食物…佐伯耐心地等著特效藥問世的一天,同時也拼命地想保住自已一直以來的生活型態,但是他的人生仍然被疾病慢慢地侵蝕而逐漸的改變


逐漸改變的過程,也就是「明日的記憶」著力最深的部份,我們清楚看到佐伯從抗拒自己的病到接受的轉變,看見他努力地想要在職場上表現自己依然能夠如同以前一樣的工作


但所謂的侵蝕與改變就是這樣快速且不知不覺
對照佐伯的努力;諷刺的是他記下的越多、忘記的就越多,因為他不只是忘記了日常剛發生的事情,是連接這些新記憶的舊連結也一併丟失了
即使寫好備忘的紙條還是會忘記臨時開會的時間,關上家門開車準備上班時卻發現自己已經忘記剛剛門是怎麼關的,走過幾百次的街道突然間變得陌生,所有的事情都是這樣自然而然地就發生了,所有的記憶都開始離自己遠去,過去的曾經存活過的記憶,在習慣動作中慢慢地不再是習慣


這個書名「明日的記憶」取得真好,因為對佐伯而言;根本沒有現今當下的記憶,今日是不存在的,只能在明天來透過備忘溫習與了解,而在這成了今天的明天、而後明天的明天都是日復一日地重複這樣的複習,記憶不是現在進行式,而是過去式


記憶是什麼呢?我記得在「挪威的森林」、「暗黑童話」的心得中也有因為讀完作品後對記憶的感想闡述,而在讀完「明日的記憶」後,不能避免地必須會再對這個課題有所想法,記憶這東西,我覺得也代表了一個人的個性及人生,記住的是自己的習慣,不單單只是「活過」這麼簡單而已,就是因為累積的記憶會成為回憶,而「活過」才能成為「活著」
像佐伯這樣無疑是痛苦的,隨著一天一天的過去而漸漸地沒了記憶,喪失「活過」的證據、也失去「活著」的依據
讀完「明日的記憶」以後,我很慶幸自己還能擁有記憶、還能記住自己思考的事情,我覺得自己很幸福,因為我正「活著」,並且不斷製造「活過」的憑證


不過讓我回到書名;所謂的「明日的記憶」來聯想吧~~
不斷失去的佐伯,也正用心地製造自己的回憶,雖然書裡沒有這樣說,佐伯也不這麼認為,但我覺得他是堅強的,在還記得所有事情的時候是如此,忘記了以後也還是如此,他想要自己到療養院去、想繼續地捏陶瓷,他用他所還能記住的思考,在日後的空白人生裡盡情地畫上色彩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應該帶有悲傷意味的故事結尾,看到在山林中持續地捏陶燒陶的佐伯,其實他常常很快地就忘記了曾經思考過和說過的話,但是他已經不再去在意這些事情,我忽然有種感覺,失去了記憶的佐伯反而擁抱住最簡單的人生,快樂的事啊、悲傷的事也好,都只有在當下感覺過以後,便不會再留下痕跡


也許;所有的身邊的事物都像是隨著記憶堆築的沙塔讓時間的風給推散了,可是當不再會感覺擁有與失去時,卻成了反璞歸真的潔白了


荻原浩把這個光看文案與標題便會直覺是哀傷的「明日的記憶」,用很特殊的方法娓娓道來,花了很多力氣去仔細地描述佐伯失去記憶的過程,但在最後卻又很戲劇性地急轉直下,不以旁人與佐伯完全發病前的視點看待已經完全空白的佐伯,而是盡量以一個;如果我現在已經什麼都忘記想不起來了,我會怎麼作?會怎麼想?…這樣的角度去完成了佐伯的結局


能夠把一個得到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的患者心境做如是描寫的,在我所認識的作家中,想想除了荻原浩也沒有別人了


關於荻原浩,我真的除了說佩服和喜歡,說不出別的形容詞,這個作家最吸引我的、也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就是生動靈活的文筆,幾近口語化又不至於過度地趨向無形容詞的直白,這是文字別於語言的魅力,但是文字的運用因人有所不同,荻原浩不會使文字艱澀難懂,可是也不會白描得讓人覺得太過直敘,我覺得這才是大眾白話文學最精鍊的表現,以前我曾用這個方式形容過一個作家山崎豐子,而現在我再一次這樣形容荻原浩


雖然他們的文筆都是我心目中最欣賞的,但是山崎豐子和荻原浩到底還是不一樣的,山崎豐子的作品架構嚴謹,人物的描寫及對話、場景的敘述都到了一字一句入木三分的深遠境界,相較之下荻原浩就顯得袖珍玲瓏,不過荻原浩的小巧靈活又是山崎豐子所欠缺的,兩者各有所長各自精彩


實在地說;就是因為荻原浩的這種特性,使他無法像村上春樹、三島由紀夫一樣成為一個當代的大師級文學家,最多也只是能夠成為暢銷作家,但是否會隨著時代的前進而永遠存在呢?


我覺得不行,至少從現階段的荻原浩來說,不行~~


文字作品這個東西很奇妙,要多了點什麼很複雜又單純的讀「什麼」,才會讓整個作品出現一種肉眼無法觀察、只可以用感覺來體會的光輝,那或許是種藝術性、或是感性思想的不合理性,總之就是因為只能憑感覺來意識;所以才簡單,但因為說不出來到底發現到了什麼,所以又很複雜
而在荻原浩的作品裡;真的沒有感受到這所謂的「什麼」,是一道很順暢的河流,帶領我一路沒有阻礙地流了過去,完全很清楚地無法看見沿岸所藏住的風景


偶爾會無聊地這樣想;如果荻原浩也去寫一部像山崎豐子「白色巨塔」一樣的作品,他有辦法使它成為不朽的巨作嗎?


不過沒有關係,荻原浩的作品能不能萬古流芳?那顯然不是現在的我要去替他擔心的,也不會去在意這件事,因為;那就是荻原浩啊,是我生存的這個世界年代所喜歡的當代作家,啊…我是如此地幸運,與小麻由、與荻原浩的作品一起活著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麻由2010年的首次出演,雖然只是以特別來賓身分特演,不過也很不錯了,至少有露臉了、有資訊了、有演出了。
唉~~多麼卑微的說法喔…可是是事實啊,身為麻由飯,我們真的等了很久。


很久沒見到麻由了,也很久沒看她演日劇,最後一次該是09年一月12日和田村正和共演的那部日劇SP了吧?然後從那之後一直到現在也一年多了。


啊…麻由啊麻由…
啊…寂寞啊寂寞…


本來在剛開始聽到小麻由出演這部日劇時,我很訝異自己並不激動也不是特別高興,而只是想著;太好了,可以一集寫一篇心得…
說實話,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那時的自己很是做作,好像不是真的多高興這件事,而是習慣使然的動作,現在真的很想好好地罵罵自己


後來上了論壇以後,發現只是出演這部日劇的其中一集特演時,有點失望,當時我純粹覺得是自己無法做到「一集寫一篇心得」而已,隨後接著就平靜下來了,即使看到幾張劇照的擷圖也還是沒有啥太大的感覺
和朋友聊起這件事時,我也和她提到了自己並沒有感覺到多少興奮的情緒,我和她都以為;因為我很失望只是一集的特演


直到下午我看了預告影片…
突如其來的;像是某種東西從體內被抓了出來,遍佈了四肢百駭、頭腦心靈,如此兇猛且無法預期,對於麻由的狂熱與興奮期待沒來由地爆發出來,我很清楚地察覺自己的意識正在以自己無法想像的速度和力量進行猛烈的奔跑


我想看到麻由、早已等不及那遙遠的五月十一日,恨不得在這一個瞬間直接前往到未來的那個可以看見麻由身影的當下


快點到來吧,五月十一日
這一次的麻由演的是怎樣的人呢?
戲份有多少呢?
走出瓶頸了嗎?
好久沒看見的她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


種種的疑問使我迫不及待啊



對了~~
看擷圖我覺得麻由胖好多、臉變得好圓喔~~怎麼會這樣呢~~ ( 哭 ),麻由啥時能變回來啊~~ ( 滾 )
而且啊…而且現在變好大一個耶,不禁讓我想到以前看到夏帆十六歲時很大顆的模樣…


還有,麻由好像到了一個怎麼看怎麼怪的年紀,我想起很多人說過的;人到了一個要從幼年轉變成成人的時候會有一段怎麼看都不協調的階段
難道麻由也到了這階段了嗎


好傷感喔,麻由長大了耶…
真的真的好失落感傷啊



http://tv.jp.msn.com/news/article.aspx?articleid=282259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