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現在認識的、熟悉的いきものがかり是加入EPIC以後的他們。
いきものがかり是從街頭演唱出身的樂團,所以他們的現場演唱總是比起從CD裡聽見的更具有生命力,我們都會很自然地把他們的演藝生涯從加入EPIC之後開始算起,其實忘記了,いきものがかり曾有過很重要的一個時期,就是它們在街頭演唱時的インディーズ時代。


記得09年第四張的個人專輯「ハジマリノウタ」上,說的是什麼嗎?
十周年結成紀念
從06年第一張單曲「SAKURA」開始,生物在歌壇打拼了近四年,但是卻已合體了十年,EPIC時期之外的六年多日子,就是生物養成與成長的インディーズ時代,在這些日子裡,生物以獨立樂團的方式出版了三張專輯


我一直很想聽聽這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三張專輯,我覺得像いきものがかり這樣從街頭演唱出身的樂團,他們的成長和努力光從現在這樣來觀察是不夠的,一定要好好地了解他們從哪個地方重新出發,才更能明白他們音樂中靈魂的完整,インディーズ時期是有別於現今EPIC時代的生物的過去,是真正純粹的原點


最初的いきものがかり究竟是什麼樣的いきものがかり?
或許是獨立製作的關係,資金不太夠吧 ~~ 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いきものがかり混音有些單調,幾乎只有BASS、吉他、口琴的混音,很像DEMO帶,但是就像我曾形容過的;聖惠的聲音不需要太多旋律的妝點,反而更顯示其特殊的自然味道,而單調的曲音也很能品味出生物的原味


這三張專輯收錄的歌曲,大多都有再收錄到後來生物加入EPIC以後發行的單曲和專輯裡,EPIC時期的再收錄時幾乎都有重新編曲了,這些歌曲也都已經在混音製作上呈現了相較過去インディーズ時期更加成熟的風格,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作品偶爾會出現編曲和節奏並不協調的怪異感,很有意思的是;這些歌曲在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模樣,與後來我在EPIC時候的認識的他們的印象,相比之下差異極大,聽著過去的生物唱著和現在一樣的同名歌曲,可是卻又不是相同的一首歌,心情極為奇妙,心中有個聲音告訴自己:「原來以前的生物是這個樣子的啊」


我們來看看インディーズ時期有哪些歌吧,熟習生物的人,一定很快就能認出裡頭哪些歌是後來有再重新收錄的


誠に僭越ながら
01 花は桜 君は美し
02 歌姫
03 地球
04 秋桜
05 ノスタルジア
06 夏・コイ



七色こんにゃく
01 真夏のエレジー
02 からくり
03 あまあし
04 赤いかさ
05 夢題~遠くへ~



人生すごろくだべ
01 コイスルオトメ
02 ちこくしちゃうよ
03 くちづけ
04 月とあたしと冷蔵庫



對我來說;「花は桜 君は美し」是最具指標性的歌曲,是生物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第一張專輯的第一首歌,也是我第一次認識生物、喜歡上生物的歌曲,沒想到這首歌完成的這麼早,在03年時便已完成了,我記得自己曾說過這件事;「花は桜 君は美し」是生物在街頭時期「一開始唱就會令路人佇足凝聽」的歌曲,從這張專輯裡這樣的收錄,我覺得我可以這麼說的;這首歌曲一定是對生物而言很重要的一首歌曲


而對我這個生物飯而言也是的,是非常重要的一首歌曲,「花は桜 君は美し」代表著我認識的生物的最初,儘管它不是生物的作品裡我最喜歡的一首歌,但是沒有這首歌曲,我不會認識生物,我怎麼也想不到這個朋友無意中推薦的歌曲,會成為我喜歡生物的一把鑰匙


所以當我要聽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生物時,我第一個選擇的便是「花は桜 君は美し」
不過初聽這個版本時是有些嚇一跳的,最開始那一段聖惠演唱著「花は桜 君は美し」之後的間奏非常明顯的有所不同,EPIC時期是非常激昂的間奏,但是在這裡用的卻是口琴吹奏的,口琴本來就不是鮮明度很高的樂器,所以在這個部份明顯不及後來我所熟悉的醒目
老實地說;我覺得後來生物加入EPIC後的「花は桜 君は美し」比較好聽也比較有特色,如果是這個版本的「花は桜 君は美し」,說能夠「一開始唱就會令路人佇足凝聽」是我不會去懷疑的,但是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花は桜 君は美し」我卻很難相信它能具有這樣強大的吸引力,因為節奏和旋律都弱了很多,嗯…最簡單的說;用聲音來比喻,EPIC時候感覺上是洪亮、大開大闔的,インディーズ時期則是輕聲、細膩小心的
不過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花は桜 君は美し」,最珍貴的地方在於山下君的口琴吹奏,光是這個部份就足以令人興奮得渾身發抖了,口琴吹奏絕對是重點來著,生物是不能沒有口琴的,沒有口琴的生物就少了三分之一的靈魂了


而我感覺到聖惠的聲音比起現在似乎更加稚嫩甜美了些?還有不知道是演唱技巧不夠呢?還是另有其他怎樣的原因,聲音的高低遞減感覺並沒有抓得很精準,更讓我驚訝的是;聖惠在演唱「花は桜 君は美し」時竟然有點像是在唱演歌的感覺,而且不只是這首歌,其他歌或多或少在某幾句都會有這樣的感覺出現,只是「花は桜 君は美し」比較多而且明顯而已


加上混音的單調和旋律的簡淡,三張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歌曲都很有民謠的風味,民謠加上一些些演歌風味,這是我對生物的這個時期最初的印象


我很難想像的是;聖惠原來是這樣唱歌的,那是我怎麼也想不到的
現在的聖惠開始掌握住演唱的技巧、嗓音也越趨穩定,高低落差從尖銳不穩變成了現在值得欣賞的不協調的獨特,現在很難再聽到聖惠這樣唱歌了,印象中只有幾次的LIVE中看到過她會在飆到高音時會突然變成像インディーズ時期裡面聲音有點跑掉的情況,那時候會覺得聖惠怎麼變了?怎麼聲音變了?但在聽完這三張專輯以後,我才明白了,聖惠沒有變,只是過去的聖惠還沒有消失,而在某些時候的瞬間,我可以感覺到她的一閃而過,而那不過是最原始的聖惠和いきものがかり罷了


話說;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這三張專輯我最喜歡的就是05年的「人生すごろくだべ」,這四首歌全都分別收錄在後來EPIC時代出版的專輯中,可是我覺得它們都沒有インディーズ時期來得強大,05年距離生物EPIC時期06年第一張單曲「SAKURA」就剩不到一年了,我覺得這個時候的生物正處在青澀與成熟的轉變期,所以「人生すごろくだべ」呈現了非常強大的驚人能量,是一種交相衝突、卻又矛盾融合的感覺,這張專輯和「桜咲く街物語」給我的感覺極為類似,有著尖銳拔高的吶喊和初生不畏的氣勢,但是又有些退縮的青澀羞怯


這張「人生すごろくだべ」裡我最大推的是「コイスルオトメ」,我要坦白說一件事,在還沒有聽過這個版本之前,我並不覺得「コイスルオトメ」是有多麼特別地好聽,當然不是說它不好,它無疑地是好歌,只是在我心裡它並不特別
可是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コイスルオトメ」實在讓我驚艷,我真的不知道這首歌可以這麼地好聽,也不知道聖惠可以把這首歌唱得這麼哀婉動人,那種戀愛中的少女情懷,殷殷地渴望著、擁抱著真切的愛與情感,啊~~那令我不禁想流淚;為這簡單執著的盼望
聖惠在唱這首歌的時候,聲音是抖顫的、高亢的、不穩定的,比起後來的演唱,實在是差了不少,可是很奇怪地,我就愛聖惠唱它時的不完美演出,我覺得那份撥動我心的動人之處便是源自聖惠的不成功詮釋,那才像極了戀愛時的不安與甜蜜、信任又懷疑


還有「ちこくしちゃうよ」,這首歌和「コイスルオトメ」不太一樣,「コイスルオトメ」並沒有更動很多,只是些許編曲和聖惠演唱的不同詮釋也使得整首歌風味有所差異,不過「ちこくしちゃうよ」的兩個版本編曲卻是完全不一樣的,除了演唱的部份是一樣的,前奏間奏都ZENZEN不同,而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ちこくしちゃうよ」最大的不同;就是口琴
對~~就是口琴,我愛極了生物的口琴,光只這一點便注定了我一定是喜歡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ちこくしちゃうよ」,前奏那段令人想手舞足蹈的口琴吹奏對我來說是生物所有歌曲裡少數讓我感覺到神樣般的存在,每次只要聽到這個版本的「ちこくしちゃうよ」前奏,我就會忍不住想哭啊,這個世界上竟然能有這麼簡單卻又能感動我的樂音


「くちづけ」和「月とあたしと冷蔵庫」這兩首歌也是一定要聽的
「くちづけ」比起後來的樣子,更像是聖惠的單獨清唱,我很喜歡這個版本在間奏時有點像DJ轉唱盤混音的那個部份,很怪異的感覺,讓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くちづけ」添了些詭異的突兀感,但是我就是很喜歡生物在這首歌裏面,無意中塑造的天外飛來一筆的創意


而「月とあたしと冷蔵庫」是比較特別的,在EPIC時期的「月とあたしと冷蔵庫」是一首旋律緩慢感傷的歌曲,但是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月とあたしと冷蔵庫」卻輕快了很多,很奇怪的是;相同歌詞的兩首歌,不過換了個節奏和唱法就完全改頭換面,這一首歌曲的兩個版本可說是各擅勝場,但是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月とあたしと冷蔵庫」多了團長大人的合聲,是比較有趣的特色,就我的感覺而言,我喜歡後面那個有些哀傷沉緩的「月とあたしと冷蔵庫」,尤其這首歌在現場演唱時非常具有情緒的傳染力,只是很訝異的是它竟能呈現兩種風貌


嚴格上來說;生物後來的歌曲比起過去這個時期好聽很多,可能也是因為我認識的就是後來的這個生物吧?インディーズ時期在音樂上的表現是還很不成熟也不穩定的,所有的作品也只能勉強說是雛型,但是這個時期的可貴在於它的最初與原始,也許整體來評分比起現在遜色了很多,但是沒有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沉潛和醞釀,也許就沒有今日這個迷人的、讓人又哭又笑的いきものがかり
站在後來者的角度看這三張專輯,他們並非神曲也不是逸品,只是生物成長的一個環節,但是身為生物飯,這三張專輯還是一定要聽的、或者說是不能不去聽的,因為它們是いきものがかり最早留下的最美好的回憶
也是屬於生物飯必須珍藏在心上的禮物


 


附錄「コイスルオトメ」的インディーズ時期PV: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初我就決定;這部電影我是絕對不會看的,因為我可以預料得到;「20世紀少年」這個作品,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超出原作,不管是浦沢先生獨特自然的故事敘述、順暢生動的分鏡處理,我相信這部作品的影像版不可能超過浦沢先生的境界,不~~應該說我是斬釘截鐵地如此地認為。
所以我何必看呢?當某個必然事實早已在心中形成既定的認知,我又為什麼要去挑戰它?因為答案不早在我心裡了嗎?


只是我沒想到麻由出演的這個謠言成了事實,啊 ~~ 那麼只好違背自己的初衷,進戲院啦~
為什麼?因為麻由最高嘛!




作品名稱:20世紀少年 <最終章> ぼくらの旗
     ( 20世紀少年 <最終章> 我們的旗幟 )
原  作:浦沢直樹「20th Century Boys」
監  督:堤幸彦
第二監督:木村ひさし
脚  本:浦沢直樹
脚本監修:浦沢直樹
     渡辺雄介 
音  楽:白井良明
     長谷部徹
     Audio Highs
     浦沢直樹
音楽監督:白井良明
製作指揮:宮崎洋
行政製作:奥田誠治
企  画:長崎尚志
製  作:飯沼伸之
     甘木モリオ
     市山竜次
Co製 作:大平太
     大村信
撮  影:唐沢悟
動作協調:諸鍛冶裕太
     村上潤
美  術:相馬直樹
照  明:木村明生
録  音:鴇田満男
編  集:伊藤伸行
VFX管理:野崎宏二
VFX導演:阪上和也
助理監督:白石達也
製作担当:吉崎秀一
線程製片:井上潔
角色指導:才士真司



主題歌曲:T・レックス「20th Century Boy」
插入歌曲:Bob Lennon「Endou Kenji ~Gu ta la la Version~」
     「ハロハロ音頭」
     

出演演員:ケンヂ、遠藤健児、謎の男・矢吹丈/唐沢寿明
     ケンヂの中学生時代/田辺修斗
     ケンヂの幼少時代/西山潤
     オッチョ、落合長治/豊川悦司
     オッチョの幼少時代/澤畠流星
     ユキジ、瀬戸口雪路/常盤貴子
     ユキジの幼少時代/松元環季
     カンナ、遠藤カンナ/平愛梨
     カンナの幼少時代/畠山彩奈
     ヨシツネ、皆本剛/香川照之
     ヨシツネの幼少時代/小倉史也
     マルオ、丸尾道浩/石塚英彦 ( ホンジャマカ )
     マルオの幼少時代/安岡壱哉
     フクベエ、服部哲也/佐々木蔵之介
     フクベエの幼少時代/上原陸
     漫画家・角田/森山未來
     ジジババ/研ナオコ
     万丈目胤舟/石橋蓮司
     神様/中村嘉葎雄
     キリコ、遠藤貴理子/黒木瞳
     ヤマさん/光石研
     田村マサオ/ARATA
     敷島ミカ/片瀬那奈
     ケロヨン、福田啓太郎/宮迫博之 ( 雨上がり決死隊 )
     ケロヨンの幼少時代/森山拓哉
     ヤン坊・マー坊/佐野史郎
     ヤン坊・マー坊の幼少時代/山田清貴
     ヤマネ、山根昭夫/小日向文世
     ヤマネの幼少時代/安彦統賀
     諸星/津田寛治
     市原節子竹内都子 ( ピンクの電話 )
     ケンヂの同級生/石橋保
     コンチ、今野裕一/山寺宏一
     コンチの幼少時代/清水歩輝
     蝶野将平/藤木直人
     漫画家・金子/手塚とおる
     漫画家・氏木/田鍋謙一郎
     春波夫/古田新太
     高須/小池栄子
     小泉響子/木南晴夏
     仁谷神父/六平直政
     中国マフィア・王/陳昭榮
     タイマフィア・チャイポン/Samat Sangsangium
     ビリー/高橋幸宏 ( YMO )
     サナエ/福田麻由子
     敷島博士/北村総一郎
     カツマタ、勝俣忠信の中学生時代/神木隆之介
     カツマタの幼少時代/黒羽洸成


我雖沒看過前一二集,但是我倒是完全不擔心的,即使不看,直接看第三集也絕對不會對我造成影響,因為漫畫我早看過了呀,我想電影再怎麼改編,總不會偏離原作到變成另一個故事的情況吧


不過知道是一回事,真的看見了又是一回事,即便早有心理準備,但我還是難以置信;「20世紀少年 最終章~ぼくらの旗~」( 以下簡稱「20世紀少年 III」 ) 竟然一點也完全沒有辜負我的期待;
真的是好難看啊好難看,怎麼有辦法將浦沢直樹的作品拍成這樣啊?


相比漫畫的「20世紀少年」,電影「20世紀少年」實在是失去了太多漫畫版該有的感動元素


最可怕的矛盾之處就是「20世紀少年」電影一定只有原著飯才看得懂,這是我敢保證的,但是對於原著飯而言,看這部電影真是要了老命了,老天爺,怎麼可以拍成這樣啊,我雖然只看過「20世紀少年 III」,但僅從這裡就看得出來了,這也是我認為電影絕不可能完整呈現原作的理由,除了前面所說的;在藝術層面上的像分鏡、敘述的手法之外,我知道將這樣一部二十多集又故事人物十分龐雜的作品改編成影像,勢必會犧牲掉許多故事的細微情節,這不是電影的錯,而是影像改編不得不然的必須情況


從這個角度去看「20世紀少年」在上映前就註定了兩個失敗的非戰之罪;
一是故事劇情必須大幅度縮減,而為了因應這樣的縮減,迫使主劇情要做更動
二是原作的境界在原作飯心裡早有了不能挑戰的高度,所以難以突破既定印象的藩籬


但是,這部作品,浦沢先生的「20世紀少年」在刪減了大部份劇情之後,一定會使得作品變得很難理解,因為「20世紀少年」是一部藉由各個角色的對話、心思互相交集、對談形成的故事,浦沢先生用這樣的方式呈現每個角色的個性、想法和心情,使得「20世紀少年」極為細膩且高度成熟,雖然故事裡很多人物,卻沒有一個讓你覺得突兀,因為他們的故事也許多也許少,可是都非常適度地表現出了自己,不論是進場還退場都相當井然有序,它們扮演好自己、也成功地鮮活著自我的形象,浦沢先生筆下的角色沒有人是多餘的,少和多、主與次,都是必要的存在


這便是浦沢先生作品的魅力、也是「20世紀少年」的魅力


但是搬上大銀幕以後,這個魅力減少了、甚至是不見了,為什麼呢?因為時間有限,很多劇情就必須被列為是不重要的、必須捨棄的
可是,那些所謂的被捨棄的不重要,恰恰就是「20世紀少年」所看不見的最重要的部份,因為它的消失,代表著「20世紀少年」該有的細膩和人性思考被剝奪了,而那卻正是這個作品最重要的核心價值,也是它吸引人的原因


以我看這部電影的動力 -- 福田麻由子為例,小麻由演的這個角色早苗至少被剪掉了四分之三的戲份,也就是說;電影裡的早苗,只呈現出原有的四分之一面貌而已,本來我在還沒看這部電影時 ,非常期待小麻由說到自己暗戀的先輩時,她的表情和眼神會是怎樣的
可是電影剪掉了這一段,早苗這個角色頓時變得極度地淺薄,好吧,雖然她確實不是非常大的角色,可是電影真的沒有完整呈現出早苗溫柔堅強的模樣,因此也使得漫畫中早苗姐弟比照賢知和貴里子姊弟的相對性比喻消失了
而早苗這個角色也不是早苗了,她變成了一個過場的人物而已


其他角色也是如此的,原本該有的青蛙仔、春波夫、丸夫、神仙等人的故事都被犧牲掉了,青蛙仔敘述自己逃離賢知號召但又重新站出來的故事沒有了,春波夫過去與賢知組團的故事也被草草帶過
印象最深的是貴里子自打疫苗的十二小時倒數,就算電影時間再趕也沒有這樣趕法的吧?竟然能夠瞬間倒數完?完全失卻了漫畫中那種娓娓道來的細緻


我在猜想、或是說我敢肯定的;沒有看過原著的人很難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前往萬博只為了聽賢知演唱「烏達拉拉、呼達拉拉」,也不可能瞭解神乃對賢知的孺慕崇拜,更不能確實感知到賢知ㄧ行人之間深厚的友情羈絆,因為電影只保留了主線,把旁支都刪除了,只能營造出極為表面的感動,沒有表現出作品中的真心、當然身為觀眾的我們便不能接收到那份心意,自然就不能理解我們必須流淚和為此感動的理由了


這些部分看似十分不重要,但是一旦沒有了,觀眾和讀者便不知道究竟想傳達的感動是什麼,該有的感動元素變得很表面,讓人流淚的場景變得很熱血
該有的沒有了,所以讓原本更該有的也不見了,於是電影「20世紀少年」只不過是一個空洞的、膚淺的拯救世界的科幻冒險電影而已了


這部電影我覺得惟一值得看的,是重現了很多經典場景;萬博、朋友塔、T-REX演唱的「20th Century Boys」
也是原作飯才會理解為什麼值得,這是屬於原作飯的私領域,雖然我對這部電影確實不是很滿意,但是看到萬博的出現、巨大機器人的快速行走,還有每個與漫畫角色極為相似的扮相,不得不為此感到十分感動,該怎麼說呢;一直只是透過紙張上的圖畫了解的世界,突然地三維實體化時,那種激動的心情很難言喻的


還有我一直想知道漫畫裡的「烏達拉拉、呼達拉拉」會怎麼唱的,因為漫畫裡只有寫出歌詞喔,我想那些歌詞會寫成什麼樣子的歌呢?結果蠻不錯的一首歌,而且旋律很好記、也很好聽,走出電影院以後我還不知不覺地哼唱著「烏達拉拉、呼達拉拉」



這是「20世紀少年」電影裡我覺得可堪告慰的,對於原作飯而言的感動
但我在想;非原著飯不曉得能否了解這樣的感動?


電影在劇情上也有些更動,除了細節上,大方向也做了不少更動,我在看到万丈目述說朋友死而復活的那段劇情時,聽著万丈目的敘述,隱隱然地感到有些不對勁,因為我清楚地記得在漫畫中;万丈目回憶這個部份時,是說被山根槍殺的朋友確實是福平,而後面這個復活的朋友則不是福平了
但在電影裡面万丈目卻是說;朋友讓自己的替身被山根槍殺,然後成功地導演了一場死而復生的戲碼
我在想;是電影裡刻意安排第二個朋友連万丈目都騙過了,還是說故事真的有改動呢?
最後結局證實的是;關於原作中福平和勝保這兩個前後任朋友的一切,全部變成同一個人,就是沒有福平、只有勝保,福平只是勝保在賢知面前的偽裝而已


朋友這個角色的內心世界也意外地增多,這一點倒是很有意思的,電影對於朋友、也就是勝保有不少描述,描繪出他無人聞問的那種孤獨感,不被承認、不被認同、不被正視的空虛感
就像電影裡義常說的「是我們製造了『朋友』」,那就像是桐野夏生的小說「異常」一樣,一個世界存在著異常的正常價值觀,逼得人必須變得異常來適應、或是宣告自己的存在,於是朋友便應運而生了



電影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改編呢?簡單地說;這樣的改編不見得具有什麼必要性,刪減掉許多細膩部份,而使得這部電影很難讓原著飯以外的觀眾搞懂的同時,不是就等於它面對的大部分群眾正是原作飯嗎?那麼何必去做這樣的改寫呢?
我寧願這麼相信;這樣的改編是出自於導演堤幸彥對「20世紀少年」的解讀,也就是對於「20世紀少年」原作中的結局,他認為勝保應該是這樣暗渡陳倉偷渡掉福平的身分,確實地;關於過去的回憶,賢知等人沒有想起太多和福平玩樂的記憶,如果這樣來說也是行得通的,但是事實來說;福平沒有直接存在、卻間接地存在於貴理子和万丈目等人的言語裡,我想福平和勝保是絕對不同的兩個人,一直都是這樣想的,但這其中確實存在著曖昧的空間,我想導演必須在一部作品裡呈現自己的想法,即使它是原作改編又擁有如此強大的知名度,這個小小的更動,我感覺正是堤幸彥在這部作品裡放進的小小感想吧


其實從這第三集「20世紀少年 III」也可以看到堤導的一些小小的惡作劇,像是故事前面,回憶1969年時牆上貼的色情電影海報上的導演名字,寫的是「堤幸彥」,哈哈~~我想那算是改編大作必須背負;不得更動味道的壓力下的些許解放吧?


有件事情讓我很在意的是;原作者浦沢先生也加入了編劇群,那代表這樣的改編他是容允的,或者說根本是他經手的,還是說是應堤導的要求呢?這就不知道了,但是如果關於這個故事部分的更動,浦沢先生真的有插一手來主導的話,我我真是深刻地體會到一件事,搞漫畫的還是專心地搞漫畫,漫畫能做到的意境,同樣的故事搬上大銀幕卻不見得能完整呈現的


另外;有個部份的改編也是和原作完全不同,最後賢知他們並沒有在萬博的滿場觀眾前演唱「烏達拉拉、呼達拉拉」
關於這個部分我覺得是很可以理解的改編,這部電影的改編已經讓整個作品該有的感動喪失殆盡,如果在大結局不讓賢知熱唱一下,我想應該會讓人砸螢幕的


本土戲劇一哥陳昭榮的出現對於台灣的觀眾應該是一個極為有趣的賣點,該怎麼說呢…很多時候我愛看國外的節目訪問自己所認識的土地和人,也喜歡看自己認識的本地人出現在國外的節目裡,最喜歡的是要聽他們說著自己熟悉的語言,底下打著外語字幕
這大概算是我個人無聊的惡趣味之一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從08年自己一個人進戲院看「犬と私の10の約束」以後,接下來到09年看「GOEMON」、今年 ( 2010 ) 看「20世紀少年 最終章~ぼくらの旗~」,三部電影都是為了麻由去看的,而且三部都自己一個人看的。
有一種預感;以後我大概只會為了麻由進電影院看電影,而且應該都會是只有我一個人進電影院了。


也好,關於喜歡麻由的心情,我也不太願意拉著朋友一起進來陪我,我想在自己的世界裡瘋狂地迷戀麻由。
好像;越陷越深了啊~~


要不是有麻由我真不想來看這部電影
尤其當我可以想見到它會怎麼樣拍的時候


但實際上在看到麻由出現時我感動得全身發抖啊


不過結果依然是,一部不好看的電影
除了麻由


小麻由飾演的早苗,出來的場景、或者說相關劇情就只有兩處;
一是一開始與將軍阿區的相遇,早苗告知阿區東京的現況和賢知演唱的歌
二是故事尾聲時,她是萬博廣場前期待與聆聽賢知熱唱的觀眾之一


這是小麻由第一次以眼鏡造型出演,其實我們家麻由原本就是無敵可愛的眼鏡娘啊!「Taliking Japen」裡戴起眼鏡的時候,那個模樣可以說是瞬間將我的注意力完全奪走,麻由戴眼鏡真是超級超級超級可愛的,感覺像瞬間小了兩三歲一樣,好想摸摸她的頭疼愛一番


雖然很多人都說這一次麻由的造型很醜,可是我覺得還好啊,還是好可愛的,我想是我喜歡的太盲目了吧?可能麻由這個樣子是真的很醜的,但是我就覺得好可愛嘛,對我而言麻由似乎超出了容貌造型美好的定義,不好的也感覺很可愛



而且我滿喜歡麻由這樣不太合身的打扮,像這樣的四肢細長動作、很不協調的模樣,可是我很喜歡她手長腳長的樣子
好可愛



不過不講外型的話,這一次麻由的表現…嗯,該怎麼去形容呢?
我覺得從L以後,麻由在後面作品裡的的笑容都好像…這一次的「20世紀少年 III」也是,覺得有點僵硬吧,都是臉稍微抬高,瞇著雙眼,雙唇微啟舌頭顫動的笑容,第一次在L看到時覺得滿可愛的,可是現在一直看到便覺得有點怪了
會有種麻由好像還卡在L時代的怪異感覺,該說是覺得僵硬了、沒有這麼生動了


對我來說,麻由這次的出演就是個大型晃過的佈景板的意義而已了,飾演早苗;不過是使得小麻由成為華麗演員陣容上的一員,僅僅如此的意義而已,硬要說好處的話,就是能在這樣的大作中出演一個角色,對於小麻由的經歷和演藝圈人脈的經營應該是有幫助的吧


該怎麼說呢…我並不是因為麻由龍套,所以才這樣說的,老實說我並不反對麻由龍套,不管再怎樣說;麻由年紀也才15歲,雖然被稱譽為天才,但還是個15歲的孩子,我寧願還是孩子時候的麻由多享有孩子時代該有的快樂與生活,演員這條路現階段我希望對於麻由而言;還是沉潛磨練的階段、而不要太早熟地、世故地學習作為藝人,正如同我自己常講的;希望麻由是麻由,不要去揠苗助長地拔取麻由的獨特性
因此我也不再害怕等待,雖然很失落很寂寞,但是只要麻由是走著自己想走的路,不急進地以興趣做出發,那等待根本不算什麼啊


但是我為什麼這麼在意這一次麻由的龍套呢?因為這一次小麻由的表現讓我很不安,超越了之前任何一個作品給我的心情


就像我前面說的;被剝奪掉太多戲份的早苗,早已失去角色的個人陳述魅力,當處在此等境地,其實誰演都行


而這麼少、這麼表面的角色特質和劇情,也很難說麻由到底演得算不算好,究竟是角色塑造的失敗讓麻由不能夠完全地發揮呢?或者說是失卻了張力、這樣地簡單與沒有個性的人物,麻由並沒有辦法拿捏得很好,這我真的實在是看不太出來也說不得準的


所以關於小麻由這一次的表現,我覺得要我下筆詳述實在不是容易的事,原因是不論好感覺壞感覺,都沒有在我觀看時從心中出現
這是很令人感到憂慮的,從這兩種方面看,我情願是角色本身的問題使得麻由沒有太好的表現,這樣的話還勉強能讓我釋懷一些
好感與壞感都沒有,那就是相對的無感,討厭和喜歡都是強烈的情感,至少這都能代表麻由本人超越角色而停留於螢幕上的強大存在感,可是現在令人擔憂的是;現在的麻由失去了畫面上給予我的存在感,那種無感才是令人心驚的,我希望是角色過度貧乏而造成的感覺,而不是本身麻由的逐漸黯淡,否則要我見證自己喜愛的光芒逐漸消失,那無疑是極為剮心的痛


希望、我真的希望;是早苗這個角色的關係,而呈現了這令我感覺恐慌的無感
希望真的是如此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第一次看村上春樹的作品,在這之前,關於村上的種種事情我聽過了很多,大體來說;聽聞的都是推崇他在日本近代文學 ( 或許說現代文學會更為妥當 ) 中無可取代的地位,一個喜歡村上的朋友甚至這樣地向我形容他:「日本近二十年流行文化中的感動元素皆出自於村上」,除此之外;我也常在一些藝文人文的廣告或是口語文宣上描述:「在安靜的午後閱讀村上春樹」、「靜靜地感受村上春樹」…等等諸如此類的辭句,記得村上最新的新書「IQ84」在日本預定上映時,台灣媒體也是很關注地追蹤報導,雖然我完全沒看過村上春樹的作品,但是這個名字對我而言並不陌生。


我知道;或是說我能想像;我總有一天會看村上的作品,但是那樣的心血何時來潮?這個是我也不知道的,而這個來訪的時機,竟然是因為麻由,不知怎麼地,我總感覺這是提前,而非水到渠成的結果,我應該還要更晚才會接觸村上的,沒有麻由的話,這是心中不明所以的奇妙感覺



書名:海辺のカフカ ( 海邊的卡夫卡 )
作者:村上春樹
譯者:賴明珠
出版:時報文化
   2003年02月01日



不過說真的,和村上首次的邂逅,是閱讀「海邊的卡夫卡」,而這個初次並沒有留下很好的印象,其實就整體劇情而言,「海邊的卡夫卡」是很不錯的,平行世界的意象和人生的所歸,都很有些幻想和真實揉合的虛實感
我也很喜歡書本裡面的一些句子,我覺得村上文字的功力是很好的,在敘述一些景象和人物的對話時,會有些自己從沒注意到的、我們都沒想到的部份,竟可以具有哲學般的詩意,藉由言談、藉由對話傳達的思想有很值得深思的地方,我確實地覺得;村上的文字使用及意境傳達有著十分難解的魅力,很多事物經由他的敘述都能夠找到新的生命力


村上春樹真的有他了不起的地方,這是我初讀「海邊的卡夫卡」時的想法
可是為什麼在一開始時,我要說;藉由「海邊的卡夫卡」所認識的村上春樹,這個初次並沒有留下太好的印象?


是這樣的;我承認村上有其獨特的魅力,只是從這本書所接觸到的村上風格,有很多部分我沒有辦法接受和喜歡,為什麼我總覺得;裡面每一個角色都是如此地相似呢?


以「海邊的卡夫卡」這本書來說;雖然村上安排了好多看似該是不同的角色,但是我感覺他們都具有相同的同質性;
神秘、優雅、哀傷、深沉,這樣的角色如果一部作品中只有一個,那無疑是極具魅力的,可是若果整部作品裡全都是這樣的人物,那很恐怖的,因為過多的神祕和優雅形成了不真實的距離感,我可以從裡面人物的對話找到感觸,可是我卻不能從他們的處境、心情來找到共鳴,因為太不真實了
我這麼形容吧;「海邊的卡夫卡」裡頭的角色,像極了沒有演技的演員,只是忠實地背誦出編劇 -- 村上春樹已經寫好的台詞而已,很是空洞的感覺


像田村卡夫卡這個角色,這個讓內心的聲音「烏鴉」形容的「最強悍的十五歲少年」,我一直到看完了都還不能理解他的強悍究竟何在,也覺得田村這個角色很虛幻、很空洞,他的思考成熟、說話很有條理,熱愛讀書並持續地以運動鍛鍊自己,這個角色貌似呈現著不容改變的聖潔完美,而這樣的完美也正是我不能接受的地方,我感覺「人性」這樣東西在田村身上消失了,不存在的「人性」造就了「完美」不可救藥的距離感
在書裡,佐伯小姐曾對田村卡夫卡說;「以一個15歲少年而言,你背負了太多的東西了」,我其實很疑惑的,田村到底背負了什麼呢?好吧!或許是我眼疏沒有看見、目拙不能領會吧?
但我想說的是;真的,我感覺不到他究竟有什麼必須背負的?那些重量在哪裡呢?


所以當田村說;沒有人需要他、沒有回去的理由時,我也沒辦法有替他難過的心情,因為我無法從「海邊的卡夫卡」中對他的敘述、還是他自己的心境自述裡邊找到能令我替他感到悲傷的理由,我不知道他的壓抑性從哪裡來,自然便難以理解田村卡夫卡
田村卡夫卡該有他理所當然的黑暗性,才可以順理成章地解釋他的負面情緒與哀傷,我覺得在人物的描寫上實在地太過於表面、刻意去描述,是不知從何而來、卻看到了從何而去


請注意的是;「海邊的卡夫卡」是以第一人稱的視點呈現的,也就是田村卡夫卡在書中都以「我」來描述,如果連這種方式寫就的主角都讓我感到了如此的不真實感,那其他角色更不用說了,都同樣有著極具距離感的疏遠,像霧裡看花一樣地非常朦朧,在這裡面,我覺得只有在故事一開始那個可以和貓說話的中田先生,整個角色給我的感覺是最自然、最具人性、最像人的存在,雖然中田先生部分的劇情充滿了狂想和不思議,但是這個腦袋不好的、形容自己是「空空的」的歐吉桑,是「海邊的卡夫卡」裡面讓我覺得最沒有距離感的人物,只可惜隨著他前往高松尋找自己的應許之地後,又被賦予了更多神秘難解的符號,讓我感到好可惜


因為我沒有看過村上春樹其他作品,所以我不太明白這是否就是村上的一貫風格表現?
單就「海邊的卡夫卡」一書;這部作品有個很有意思的地方,一般人物和故事應該都是隨著故事的演進會越來越明朗清楚的,可是「海邊的卡夫卡」不是,它用新的神祕去解釋之前的謎,然後是到了最後,依然還是沒辦法隨著事件的落幕而使得不明的一切隨之明白,因為問號的答案,是另一個問號


認真地分析想想;「海邊的卡夫卡」是很好看的書,但不會是我喜歡的書,如果村上的風格都如同「海邊的卡夫卡」般,我想我是無法喜歡村上春樹的,確實村上有他獨特的魅力,從這本書裡我可以隱約地感受到那樣的獨特,但那並不足以令我為他瘋狂


就像我在前面所提到的;我是感到有些失望的,以村上的名氣之大和受推崇的程度,讓我很是期待讀他的作品,但以我對「海邊的卡夫卡」的印象來看,我感覺村上是有些刻意地去將可以簡單表達的事物訴諸複雜化,而使得這本「海邊的卡夫卡」呈現迷濛的難解感,我不想說的很難聽;但我想表達的是我感覺有些「做作」,可是;我想或許是我不能理解或喜歡村上的風格展現,所以產生了如是錯覺,東西是好的,但不是我愛的吧


可我還是滿想再去看幾本村上的作品,想看看是否這只是「海邊的卡夫卡」給我的單一感覺,而且這本書裡很多句子和說話我很喜歡的,只是我不愛那模糊的橫亙在我眼前的虛幻感,那會讓我感到空虛及具有距離
我想我要再多看幾本,才能真的定義出我眼中的村上春樹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就像前面在那篇「福田麻由子與川上未映子的『乳與卵』」說的,會想看這本書;是因為麻由。


正確的說;我是想看川上未映子的作品,但是當時去找的時候,竟然找不到繁體字的中譯本,只找到簡體字版的「乳與卵」 ="=
雖然說我本身閱讀簡體字是沒有問題的,可是當要讀一本書的時候,滿紙簡體總會感覺有種窒息感,可能是我從小到大看習慣了繁體字,簡體字是在網路普及後自然而然看懂的,一般和朋友的交談還有帖子的瀏覽雖然無礙,不過如果文字量一大,就很難適應,簡字太多的書頁常讓我有缺字的錯覺。


不過到了最近,我想即使是簡體字也算了,總比讀日文原文要來得好多了,所以我就跑到了誠品書店,想請他們替我訂購「乳與卵」的簡體譯本
但是當我對服務人員提出詢問、剛說出書名時,她說:「那本新書啊?在書店前面、剛走進來就能看到的新書展示區」
新書?我走到新書展示區,那裡的另一位工作人員替我從架上抽出了「乳與卵」,當她將這本書遞到我手上,我看著手上的書,突然像是明瞭了一切,原來在我決定買「乳與卵」的幾天前,繁中譯本已經出版了


我不由得深深地感覺到,這世上確實存在著「命運」這個名詞,若是在更早之前我就迫不及待地訂購簡字譯本,後來繁體譯本問世時,我會怎麼想呢?
或許我會覺得自己手上持有的簡體版很特殊,但也會感覺有些可惜吧?
正因為如此,在那天從書店抱回來的書裡,「乳與卵」對我而言是記憶很特別的一本,而這一堆書裡我最先看完的便是它


其實在這堆書裡我最先看的是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本來我是在圖書館借的,但是只有上集,看完上集想看下集的我,只好去書店把它買回家看了,可是我總不能只買下冊吧?當然是兩本買回家囉
如果這是台北市立圖書館想藉此讓讀者消費購買書籍,以達到提升閱讀風氣的話,那你們成功了XDDDD


原本沒有意外的話,我該會先看完「海邊的卡夫卡」,可是;意外就是發生了,在「海邊的卡夫卡」還剩30多頁就要結束的時候,我覺得一口氣這樣看了上下集的自己有些疲憊,於是我放下了手上的「海邊的卡夫卡」,拿起了邊上的「乳與卵」從第一頁開始讀起,這是我閱讀的一貫習性,一次看兩三本不同風格的書,當對其中一個風格感到疲累的時候,翻另外一本來轉換心情


前一段日子我就是像這樣地;輪流閱讀山崎豐子和三島由紀夫的作品,沒有山崎豐子,我感覺自己很難讀完三島由紀夫的書,兩者之間的相映,存在著完全不同又互補的完美型態,而山崎的中文譯本都被我翻閱完的現在,我正在發愁著該找哪一個作家的作品來配合我的心情轉換哪


好啦~~這是題外話,扯遠了,當時的我其實只是想找個心情轉換,但是從第一頁開始讀起「乳與卵」就停不下翻頁的動作,然後很快地在一個多小時裡一口氣地便讀完了它,直到闔上最後一頁後,我才想起了;「海邊的卡夫卡」還有30多頁就可以結束了,但我卻還沒有看完耶…



書名:乳と卵 ( 乳與卵 )
作者:川上未映子
譯者:劉子倩
出版:木馬文化
   2009年12月07日



會這麼快地看完它,有很多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它的字數篇幅都不多,相較於「海邊的卡夫卡」袖珍短小了很多,減少了因為紙頁厚重而帶給我的怠惰感 ( 其實我最喜歡捧本厚厚的書來閱讀… )第二個原因是川上的文筆;輕盈平淡卻細膩至微,沒有負擔地讓人感覺有平緩開闊的舒適感
第三個原因是故事及人物的構成都很少很簡單,場景、動作的描述都很簡單,作者想說想表達的都以這樣單調的方式呈現,可是卻不會影響內容的生動活潑
這三個原因使得我很自然地忘記還有30頁就要讀完的「海邊的卡夫卡」,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看完了「乳與卵」


該怎麼說呢?
原本買書時的那種巧合感,在偶然讀完這本書時更能明晰地感覺到;「命運」是確實巧妙地存在在自己的四周


對於川上未映子、對於她的「乳與卵」,我最喜歡的該是我前面提到的第二和第三個原因,人物的簡少加上幾乎是口語化的直述,成為了作者與書本獨特的魅力
我印象中看過的日本文學,很少有以這麼簡單的方式去形容人物的個性和故事的演進,像我最喜歡的日本作家山崎豐子,是用很不厭其煩的文字及背景描寫來豐富角色的性格和故事的厚度,而且對於時代、建築、服裝都做全盤的考究,簡直到了鉅細靡遺的地步,當然也正是如此,山崎的作品有種極端完美的整體感,這是山崎豐子最了不起的地方,是讓我衷心佩服喜愛的山崎風格文學


和山崎對比、我也很喜歡的東野圭吾則是以白描和直述作為行筆作風,如果從「簡單」來看,東野與川上是有些像的,但是東野還是會在某些他認為重要的時候,詳細介紹一下場景和時代背景,可是川上連這部分都跳過了,她的文字比東野還更加地簡約,就像前面說的是幾乎口語化的敘述了,但是川上卻很能活用這樣的特點,善用自己筆法的最大功能來表達自己想說的
從「乳與卵」觀察,我認為這是完全成功的,同樣都是極簡的文法代表,川上比東野簡單許多,但是內容和意境的呈現上卻比東野活潑許多,這樣的活潑是川上在這個部份遠勝東野的
不能否認的是;東野的書在意念和劇情的表達上都是一流的,但是它的作品都存在著不夠生動的通病,而川上的優點正好是東野欠缺的
我總覺得戲劇和書本;都必須具有「生動」這個要件,缺少了「生動」,就像靈魂少了拼圖,但是我感覺日本的、或者說世界上很多文學都短缺這個形而上的、無法言喻的條件,我會喜歡山崎豐子就是因為她的作品雖然嚴謹、但也具有「生動」,但像她這樣的很少,在川上的「乳與卵」裡面我找到了這種生動的感覺,可是她卻又缺少了山崎的嚴謹


只能說有一好沒兩好吧?但即便如是,川上的簡單文字能夠如此靈活地表現她想表現的意念,是相當了不起的,難得的是雖然敘述不繁複,但是在那短小的字裡行間裡,仍能讓人感受到她用細膩的心意,那是種很難察覺到卻存在的溫柔


或許也是川上是出身手機及BLOG的七年級作家的關係,所以感覺特別地年輕蓬勃,文字語言是傳達心意的工具,川上是使用了她所熟悉的用字來敘述她想傳達給讀者的思想,而無疑地我們能從這之中感受她蘊藏在思想中的靈魂


可惜的是;我身為男性,所以對於這本「乳與卵」無法更深刻地理解,「乳與卵」是貨真價實的女性之書,三個女性的想法交相表現了不同年齡世代的女性的各種想法與衝突;
卷子的姐姐、也就是書中的「我」,這個觀看卷子與綠子的說話和行事而思考的自述的角色
想隆乳的母親卷子
卷子的不說話的女兒綠子
就是這樣的三個角色,構成了「乳與卵」的疑惑與問答


講到了問答,我就會想起那段卷子姐姐的回憶,提到她記憶中曾看過的兩個女性關於乳房的本位性論述;乳房的存在是為了取悅男人?是為了吸引艷羨和注意的目光?還是純粹地只是美學觀念的延伸?這兩個女性激烈地針鋒相對反駁對方的論點,可是最後爭論雖然結束了,但是卻沒有得出結論,我覺得「乳與卵」這樣的處理方法很好,我想川上只是想在這個時候,提出關於乳房;它的存在性是悅己還是悅人?這兩種觀點分別闡述和交相質疑,兩種論述可以建立、可以討論,但是不會有答案,它本身雖然是對立的,在界線的分別上都很模糊,因為當強調不在意的時候也許正是過度在意,書中是如此地清楚點出了問題思考,但是卻又恰到好處地結束在沒有結果的爭執之中,這個部份的描述主要的是要讓讀者去想、卻不是給予讀者答案
我自己也不想試著在這篇心得中探討和解答答案,因為並非是有必要的,這議題我想是窮及人類的歷史直至滅絕都不可能有答案的,當人類將生理與思想結合以後、當思想中有定位主義的存在之後,問題已經複雜化,糾纏打結至死不休


說到了乳房,乳房是這本「乳與卵」的第一個字,乳房從生物學上來定義是生育的器官,也是母性的象徵,在主角之一的綠子寫的日記自述中,乳房的成長就和卵子的成熟一樣,是女孩轉化為女性中的過程會很容易察覺到的變化,這樣的變化讓綠子不知所措,而與母親之間的隔閡逐漸拉大以後,綠子對於所謂的「女人」這個角色產生了質疑,後來逐漸演變成了抗拒的心理,因青春期而逐漸長大的女孩,對於長大而浮現的生理現象感到不安,
在綠子的感覺裡;這些現象在在地提醒著;妳的身體及將具有成為母親的資格了,可是綠子就是排斥著這樣的宣告,甚至覺得那是不可思議的,難道生理上具備了這些,便一定要成為母親嗎?對於所謂的成長和另一個身份可能的到來感到不能接受
為什麼必須這樣?也一定要這樣呢?


這個身體,應該是屬於自己的靈魂的容器,既然如此;為什麼它又會是要成為孕育裝著新的靈魂的容器呢?我這個自己、我又是什麼樣的存在?是屬於我的靈魂的存在?還是要使新的靈魂可以存在的存在?哪一種論述才是正確的答案?所謂的我的本位究竟是為何存在呢?


綠子焦慮著無法解釋的成長的困惑,同時也提出了一個觀點,所謂的母性是天生的還是被觀念賦予的呢?是在身體自然成熟時影響心情轉變而出現的?或是像綠子所質疑的;被認定教導必須要具有的觀念?
我覺得這個部份就是「乳與卵」中很重要的思想闡述,身為女性是否確實具有著生物本能的使命,但是我們是不是都忽略了;不是所有的女性都願意接受這樣的使命?或者說;她們是在整個社會文化的潛移默化之下接受了這樣的觀念而已,更沒有想到過;很多的女性在綠子這個年紀面對身體的變化是萬般惶恐的,而關於這樣的心情,從「乳與卵」裡很清楚地被描繪了出來


還有深刻印象的是「乳與卵」的結局;卷子的姐姐,也就是故事裡的那個自述的「我」,她站在鏡子前審視著自己,看到了已經中年的不年輕軀體,她想到的是,裡面正裝著「我」,「我」是指自己、還有靈魂,也許她很久都不曾認真地看著自己了,以一個名字一個身份活著,卻忘記了關於自己的性別存在本位
就跟前面所提到的「這個身體,應該是屬於自己的靈魂的容器」的觀念一樣,當我看到她面對鏡子想著「裡面正裝著我」時也是類似的觀念,因為身體是女性,所以居住在內中的自己因為生理的影響也成了女性的思維了嗎?那麼如果不是住在裡面的話,就會換了個想法了是麼?如果這樣來講的話;靈魂這種東西就什麼都不是了啊,是要由身體來決定的了
而像卷子的姐姐這樣;因為生活和習慣的養成,而不再注視自己身體的女性,從「我思故我在」的邏輯上延伸,思考層面應該已不存在性別的侷限
可是回歸到最終;身體還是頑強地禁錮住了思維的蔓延,重新地提示了依然不變的生理現實


「乳與卵」這個標題就是極為有意思的標題,前面有提過關於我對「乳」這個字的想法,那這一次再說說「卵」;「卵」是卵子,卵子必須受精才能成為孕化生命的受精卵,乳房與卵子恰恰正是是「生育」的代名詞,從這個角度微觀「乳與卵」,其實從最根本來歸納,「乳與卵」就是從「生育」來做探討;女性因為要能夠生育而具備了必需的生理現象,但是這個必需的過程才是造成困惑的源頭,為什麼會這樣呢?
成長為什麼變成了焦慮的問題?
身為女性為甚麼就要擔負這樣的煩惱?
女性的存在是之於生育而必然的存在?
還是說難道女性不能夠在這以外擁有跟性別、生物本能無關的自己的靈魂麼?


而這便是我看「乳與卵」之後感覺到的在心中不斷糾結的感想


說到這裡,我覺得很可惜的是自己生而為男性,對於書本內中敘述的感受,只能理解而不能體會,「乳與卵」雖短,裡面卻有許多可以去想去討論的地方,不過即使是這樣,這本「乳與卵」的文字魅力依然難以忽視,簡單而平淡的言語卻能巧妙地將想說的話精準地表達


這本書除了本篇「乳與卵」之外,還收錄了一篇短篇小說「你們的戀愛瀕臨死亡」,也是一篇很棒的作品,把單身女性渴望從枯燥感情中尋找刺激解脫的心情描述得很到位,「你們的戀愛瀕臨死亡」適度地描述出了都會的單身女性那種空虛的、無措的荒蕪心情,死亡的不是身體和靈魂,是乾枯的祈求愛情滋潤的心,如果是身處在這個世代、體驗著這樣的經歷,就更能體會這樣的茫茫然
不過感覺上這篇小說沒有「乳與卵」來得生動,閱讀上少了一氣呵成的魅力,但依然是很值得一讀的作品,在「乳與卵」之後


我開始很想看看川上的其他作品,但是目前只有這本中譯本,希望以後能有更多關於她的中譯本發行出版,可以好好地閱讀享受她的作品
期待著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生物加盟EPIC之後第四張專輯,2009年的唯一專輯,09年的生物以四張單曲一張專輯的發行量創造了穩定的銷售成績,要我來說的話;08年是生物立つ的一年,09年則是生物開始飛躍的一年。


雖然我曾為生物在09年中的表現一度感到憂慮,但是在今年第三張單曲「YELL/じょいふる」發行後,這種擔心的心理馬上一掃而空,「YELL」這首歌曲應該是今年生物最具代表性的歌曲,也是最能體會生物「又哭又笑」的強大魅力的歌曲,看看年終生物參加各大音樂活動時,都以演唱這首歌做為主要曲目便能知道它的重要性了,09年NHK還以這首歌做為節目「みんなのうた」八、九月的主題歌,我覺得如果說「YELL」是09年生物最好聽的一首歌,是著毋庸議的


09年後半,生物以「YELL/じょいふる」和「なくもんか」寫下了漂亮的成績單,正當我以為09年的生物就將如此告收的時候,09年12月23日日本發行專輯「ハジマリノウタ」的消息是一個震撼力十足的炸彈,更令人驚喜的是在16天後,台灣將代理發行「ハジマリノウタ」~~
在這個島上,喜歡生物再也不是件寂寞的事情了,終於生物的聲音、曲調飄洋過海地來到了這裡,以最真實正式的面貌出現在我的生活之中


今年的冬天是屬於生物、生物飯的一個冬天,美麗的歡笑的充滿淚水的冬天



01 ハジマリノウタ~遠い空澄んで~ ( 啟程之歌~遠方天空清澈~ )
02 夢見台 ( 夢見台 )
03 じょいふる ( Joyful )
04 YELL  
05 なくもんか ( 笑中帶淚 )
06 真昼の月 ( 深夜中的月 )
07 ホタルノヒカリ ( 螢火蟲之光 )  
08 秋桜 ( 秋櫻 )
09 ふたり -Album version- ( 兩人 )  
10 てのひらの音 ( 手心的聲音 )
11 How to make it
12 未来惑星 ( 未來惑星 )
13 明日へ向かう帰り道 ( 朝向明日的歸程 )


其實如果是把09年四張單曲照單全收的生物飯,裡面有五首歌是熟悉的不能再熟的,因為他們在之前的單曲便已經現身過了,它們是;
第三首的「じょいふる」
收錄在2009年09月23日發行的09年第三張單曲,生涯第十五張單曲「YELL/じょいふる」
第四首的「YELL」
收錄在2009年09月23日發行的09年第三張單曲,生涯第十五張單曲「YELL/じょいふる」
第五首的「なくもんか」
收錄在2009年09月23日發行的09年第四張單曲,生涯第十六張單曲「なくもんか」
第七首的「ホタルノヒカリ」
收錄在2009年07月15日發行的09年第二張單曲,生涯第十四張單曲「ホタルノヒカリ」
第九首的「ふたり」
收錄在2009年05月27日發行的09年第一張單曲,生涯第十三張單曲「ふたり」


這五首歌我在之前的單曲心得中都提過了,在這裡便不說了,唯一要說的是;「YELL」是一定要聽的


有趣的是這次專輯中收錄的「ふたり」,和前面單曲錄製的是不一樣的,大體旋律都是相同的,但在前奏、副歌、結尾等地方的演奏有些不同
單曲版本的「ふたり」節奏感比較簡單些,而且旋律也較為單調,但也因此聖惠的聲音顯得強烈而且尖銳
而在這一次專輯裡的「ふたり」感覺上溫柔很多,聖惠聲音的那種突兀高亢降低了很多,也增添了點悲泣感
兩個版本只有一些細微的不同,但味道卻因此有些差異,我自己來說;喜歡單曲的風格,我總感覺雖然歌名叫做「ふたり」,但是其實這首歌要呈現出一點「ひとり」的孤單感覺才更能體現「ふたり」的意味,專輯版的「ふたり」就少了那樣突出的寂寞感覺,而顯得溫和柔情


除了這五首歌以外,裡面還收錄了一首生物的舊歌「秋桜」,是生物在還沒加入EPIC的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歌曲,收錄在2003年08月25日發行的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第一張專輯「誠に僭越ながら」,兩個版本的「秋桜」相差很大,其實只要聽過生物EPIC時期和インディーズ時期同樣唱的歌,兩相比就都會有很巨大的差別,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生物表現比較不穩定,歌聲也尖銳不協調,但是那種不完美的美感卻也是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生物最美麗的特色,EPIC時期的生物就成熟太多了,各種方面的表現都不是インディーズ時期可以相比的,兩種時候的生物,是兩般迷人的模樣
關於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生物,以後再慢慢說吧 ~~ 總之這一次收錄的「秋桜」是很值得仔細去聽的作品,希望以後生物可以多把他們在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作品以現在的方式再去演繹,肯定很有意思的


除去這六首歌不說,來說說其他的七首歌吧


這一次的「ハジマリノウタ」依然延續著生物獨有的又哭又笑的迷人魅力
第一首歌「ハジマリノウタ~遠い空澄んで~」是一首蓄勢待發的、啟程之歌,作為一張專輯的開頭,真的是放在非常適合的位置,「ハジマリノウタ~遠い空澄んで~」這首歌澄淨無暇,帶領著我們直達生物那令人落淚的感動,我總覺得透過聖惠溫暖深情的嗓音,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眼淚背後的笑容


第二首「夢見台」輕快愉悅,但是又不會像「じょいふる」那樣的跳脫、那麼地違背常識,「夢見台」只是很適度地表示出快樂的情緒,間奏中有點魔幻的混音是這首歌最棒的地方,也是最大推的部份,從「ハジマリノウタ~遠い空澄んで~」的平淡直接過渡到「夢見台」,像是從閉上眼睛的黑暗平靜到睜眼時的色彩斑斕,是如此地引人入勝也倍感期待


而第六首的「真昼の月」則是意外的驚喜,這首歌其實應該很有作主打歌的資格,這樣的曲風在生物的歌裏面很少見,曲調並不鮮明、節奏也沒有很突出,一任平淡地沒有起伏,但是驚喜就是藏在這裡,這也是這首歌好聽的原因所在,聖惠的聲音很多時候不用旋律太多的妝點,反而更顯得自然動人,「真昼の月」是一定要聽的


第十首的「てのひらの音」是這張專輯裡我很喜歡的一首歌,很喜歡生物這樣味道的歌曲,該怎麼說呢?就是大合唱的感覺,因為這首歌裏也聽得見團長大人的聲音,畢竟生物是樂團,是三個成員的樂團,雖然樂團一個主唱是常態,但偶爾聽見聖惠高聲引吭時,難免會覺得有點孤單,團長大人聲音一進來,彷彿整首歌就活了、就圓滿了、就飽和了,然後會覺得…是啊,這就是生物


「How to make it」排在第十一首很有放鬆的作用,這張專輯裡有三首比較輕鬆的歌,「How to make it」是第三首出現的,當然要說強大都比不上以前生物那首驚世駭俗的「東京猿物語」,但即使是如此,「How to make it」實在也是很讓人心情大好的歌曲,聽的時候會有很想跟著節奏一起跳動的衝動


我覺得第十二首的「未来惑星」和「真昼の月」有點像,都是很平淡平實的感動,09年的生物有一首單曲「なくもんか」也是這樣味道的歌曲,以前很少聽到生物唱這樣的歌曲,往常那個鮮明的、突出的生物似乎慢慢地走向和諧與舒服,在09年很能體現這樣的端倪,雖然是很好的改變,但還是懷念並且希望生物不要失去過去高亢的不協調性


最後面的第十三首用「明日へ向かう帰り道」來作為結尾,稍嫌不夠漂亮,該怎麼說呢,如果這張專輯最後一首歌用「明日へ向かう帰り道」來作為結束歌曲的名字,我覺得是可以的,但是這首歌很顯然地沒有達到那種還有明日、未來無限的感覺,應該說是有些悲傷緩慢的曲調使得這樣的目的沒有出現,歌確實是好歌,只是作為結尾有些不對了


話說我覺得生物這一次的專輯讓人感覺很倉促啊 ~~曲目的安排順序不是很好,而且生物有一個很棒的優良傳統;在最後一曲放上這張專輯某一首歌的無混音版,那是我聽生物專輯的原動力啊 ~~
可以說;我就是期待著這一首的出現,因為我很喜歡聖惠在沒有太多音樂伴奏底下的演唱,所以在這張專輯即將出現時,我一直在想;哪~~這一次到底是哪首歌曲會以這種方式重新演唱呢?是「YELL」?是「ふたり」?


聽完整張專輯以後我很失落;沒有啊!竟然沒有?
我可是等待很久的啊…


不過很認真地想,今年的生物沒有很適合這樣清唱的歌曲,好像就「ふたり」是可以的,忘了說的是,一般來講;那首歌也是收錄在專輯裡的單曲,今年四張生物的單曲中,沒有這樣鮮明聲音的演唱,如果要說的話,就是「ふたり」吧,「YELL」雖然很好聽,但是「YELL」很明顯的是一首大家唱的群體歌曲,也許便是如此,這一張專輯才沒有收錄這樣的版本吧?
可是即使如此,我還是希望收錄一首這樣的版本啊
真的是很失望啊


我覺得還是慢慢來,2010年再出新專輯也沒關係的,是說;不用這樣急的啊…


好吧,來說說這張專輯一件很棒的事情
就是它附了一個PUB現場演唱的DVD
話說;生物就是要聽現場的,那種魅力真的要現場才能感受



總共演唱了五首歌
気まぐれロマンティック
うるわしきひと
ブルーバード
心の花を咲かせよう
帰りたくなったよ


我覺得這張專輯有這場演唱的DVD,就是完全的值回票價了


但從這張DVD的質量來看;
還是看得出;這張專輯做得很倉促,因為畫質和音質很明顯都沒做得很好


最後說個感想;
聽完這張專輯以後我有個很殷切的盼望;生物可以慢慢來的,不要急,太急就會像這張專輯這個樣子,其實我覺得生物這張專輯的歌是沒有問題的,分別來聽都沒有問題,但是放在專輯裡排列起來就會有問題,因為這張專輯除去六首曾發行過的歌,其他七首歌的曲風和風格都有好幾種類型的相似,這在過去的三張生物專輯是沒有過的現象


我在這篇文章前面曾提過的,09年的生物慢慢地走向圓融、和諧,生物的歌曲是越來越舒服而且惹人喜歡了,但是也失去了過去尖銳的突兀感,但我總感覺;我會喜歡生物就是因為它的這種不協調感,那是生物特殊的、和別人不同的特色魅力,我也很喜歡現在這個讓人感到舒服的生物,但是有些感到擔心的是過去的生物會慢慢地消失


希望2010年的生物,可以再找回以前那樣的感覺吧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年紀很小的時候,我曾經憧憬過死亡。


我怎樣也想不起來;自己為甚麼會去想像和渴望這件事情?也忘記自己這曾經窮極無聊的幻想,直到今年夏天和我家小弟聊天時,在我們天南地北的閑扯之下,我想起了過去這件事情。


以前的自己為甚麼會想著這荒謬的東西呢?那時候的我為什麼如此地泯不畏死?為什麼會去想著認為著這是美麗的事物,為什麼當時的我想法會這麼地荒誕?


從那時候開始,我的腦中偶爾會去回想和追溯這樣的記憶,想去搞清楚以前的我,到底在想什麼~~


試著回憶的結果,我覺得;彼時的我崇尚的不是「死亡」這個事情的結果本身,而是「死亡」的方式,有句話做「生如夏花燦爛,死如秋葉繽紛」,我想那時的我、也許現在的我依然相同的,是這樣覺得;活著不一定要像夏天般火熱的燦爛,但是秋葉飄落的孤寂,卻是我想要的悲涼淒美的結束
一定要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想表現的模樣死去!至少那種孤寂感是我喜歡的


從這樣觀念的延伸,我覺得我熱愛的是「退場」,是拉下簾幕向世界人間一鞠躬的告別瞬間,想想也是的,在看一些書本、戲劇、動漫時,我很少對人物「豋場」有深重的印象,但卻熱衷討論人物的結局和下場,正如同我喜歡秋葉紛落時的死寂蕭索,對照著那種結束,我喜愛的是乾淨俐落的死亡,而不是逐漸腐朽的凋零


原來,我可能追求的是一種痛快
汪精衛曾云;「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年輕時的汪精衛是一個熱血的革命青年,他有他的目標與理想,為了這些,生死便能無謂地置之度外,那樣的死會使的赴死時感覺到的痛,成為了高昂的義憤爽快,那才是真正的痛快啊


但是我想要的痛快、我的痛快是為了什麼?


沒有目標可供燃燒的我,要犧牲什麼?要付出什麼?
我連這些都不明瞭,又怎能得到
其實是什麼也沒有啊…


似乎只是沒有理由地憧憬那自由的驟死,自以為那般模樣是種長日將盡的綺麗浪漫,其實我只看到了那表面上被歌頌的、渲染的聖潔之美,真實的情況是;我被這些表象給迷惑住了,只是在真實的世界中以此幻想來達到自我滿足罷了


我想起了最近讀完的;三島由紀夫的「奔馬」,少年飯沼勲將自己對天皇的熱愛昇華成了暗殺救國的政治行動,他從一開始就打定主意;不論成功與否,都會選擇切腹自刃來作為最後的結束,勳認為;即便是出自愛國的本意,但是輕率的行動終歸是一種褻瀆,為了洗清因褻瀆而犯下的罪,只能切腹來償還,但是這樣的因果後來卻顛倒了過來,償罪的死成了目的,要讓最後的這一幕實現,才使得自己所倡呼的大義可以成為具體的形式目標
對勳來說,死亡這件事情是一個句點,好比文章需要最後的句點來總結一樣,不管中間過程如何,結果必須出現才能稱的上結束


由此看來;死亡也許不是結束,在做為總結的這份意義上似乎還具有可以延伸的可能?


一樣地想到了三島由紀夫的作品「金閣寺」,「金閣寺」裡面更明確地延伸了死亡反而是走向永恆的總結意識,青年僧侶溝口確實地執行;因為消失而賦予的「擁有」任務,放火燒了金閣寺,在火舌燃燒中斬斷了金閣寺帶給自己的美學糾纏與認知,藉由毀滅金閣來達成了自己在想像意識中「擁有」金閣寺的夢想,因為是他燒了金閣,使這座千年古剎永遠消失於世界上,讓金閣永恆不變的模樣因滅亡而昇華成了經典存在的「永恆」


不管是奔馬之死還是金閣之毀,他們的「死亡」都有著相對於「失去」而體現「擁有」的形式


但是我呢?我可都沒有啊~~


為什麼以前的我會莫名地憧憬著這些事情呢
我想過去的我、年少不知事、不懂事的我只是迷戀著那被描繪的詩意與無奈,以為自己對這樣的印象多一分崇拜,似乎就更能接近那殘酷的美麗一分,仿佛這樣;自己也能隨之變得羅曼蒂克一些,但是那樣的美學崇尚是不健康的,終究都只是自己所幻想的假象罷了


沒有死亡是絕對的美麗,或者該說;死亡本來就不可能是美麗的,美麗的是死亡被歌頌的部份,那被讚揚的、在死亡之外的「意義」


而我曾被這加工過的「意義」給迷惑住了


現在想想;過去這些迷惑或多或少還是對我有影響的
學生時期總會想像杜撰些故事,創造人物後都先從結局和死亡開始想起,我很喜歡去構思這樣的場景;這些我創造的人物該用何種形式死去?我自己喜歡痛快俐落的死亡,也知道英雄該有著光榮戰死的形象,但我卻不喜歡給予想像中的角色那樣的安排,相反地我會殘酷地使他們在暗殺、陰謀、偷襲、毒鴆…這些不光明的的方式下結束生命
我曾和一個好朋友提過這樣的想法,他認為英雄應該要轟轟烈烈的不平凡,生時燦爛死時亦然,但我不是這樣想的,我總覺得英雄必須死得不像是英雄,才真具有高度的英雄本色,那樣的形色來自於沒有光芒的塑造,卻能造成悲劇性的嘲諷,我始終覺得悲劇性是英雄人物所必須具有的特質,相較之下,如果他以不是光榮的模樣死去,不正是擁有了奇特的高度、具有了令人難忘的悲劇色彩麼?


而我還是喜歡「退場」多於「出場」,依然喜歡不留痕跡的離去遠過於足跡片片的凋零,我覺得這是屬於我的負面美學觀念,也許是我自己所窺見的自己的黑暗面,可能便是因為我的心中有著這樣的一面,所以我會喜歡三島由紀夫的作品吧?因為他的書常隱約帶給我蒼涼死寂的味道,儘管三島的書,以我的水準尚無法完全讀懂


我並不輕生,怕死怕得要命,但是回想起過去自己竟然這麼無知地想過,就覺得很是有趣,我想過去年幼的我傻得不知道生命的重量,錯把玫瑰的刺當成是它美麗的象徵,卻忽略了本身花朵的真實之美,所以錯忽地去憧憬著不該憧憬的事物
但是我也覺得就像前一段說的;那時的心之所向是心中另外聲音的具體浮現,但在我慢慢地學著與之對話以後,轉化成了我心裡邪惡的、惡質的美學訴求了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