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我的第兩百篇文章,先給自己鼓掌一下,拍拍~~
也剛好是今年最後一篇文章了,2009年
將要結束,我還是想在這兩個數字與日期的紀念上,寫一篇麻由的歲末總文來作為結束。


不知不覺地,這是我第三次迎接喜歡上麻由以後的「年終」了,時間過得好快好快啊,還記得當初剛對麻由有了強烈的感覺,根本還懵懵懂懂地釐不清自己對她那強烈感覺是什麼情緒的時候,她也不過才12歲而已,就在我體認而且接受自己喜歡上她的事實,匆匆地便迎來了她13歲的生日,然後,那一年結束了,接著是14歲的生日,後來,那一年也結束了,接著到了今年,15歲的生日也過了,很快地今年也要過了啊…


當年那個小小的、笑起來像花兒一樣燦爛的小女生,不知不覺已經是個豆蔻年華的少女



在這裡的七個分段裡,各別放上麻由今年的六部作品簡說,就當成是一個簡單的回顧吧

 

一、軌跡、回憶




「そうか、もう君はいないのか」
2009年01月12日於TBS月九時段放送的SP
福田麻由子飾演城山三郎的外孫女井上悅子
戲份雖不多也沒有表現,但是在勸外祖父參加外祖母葬禮時,和飾演城山的田村有很好的對手戲與互動


印象很深刻的是自己初喜歡上麻由時的那個瞬間,而之後便是從那樣的一個瞬間衍生出了種種的情感,那時候的我忙碌著困惑著這些快要淹沒自己的情緒,跌跌撞撞地摸索出自己對於麻由那份莫可名狀的愛,但是我什麼都不懂,只是一直拼湊著那份沒有頭緒的感覺的形狀,我找著關於麻由的一切,急切地想藉此讓自己感覺更加靠近小麻由


我不自覺地想著08年初時,小麻由隨著L的宣傳列車來到了台灣,那一天我從白天站到晚上,看到小麻由出現在紅毯的那一端;一直走到了台前站在台上,我只覺得,鎂光燈和主持人的聲音也掩蓋不住那抹奪去我目光的深綠色身影,那種真實的感受是如此地興奮,我至今還能清晰地回憶起自己當時喜悅得近乎發抖的身體反應,必須緊握著拳頭才能克制住心臟彷彿快要跳出胸腔的激動情緒,現在回想起來,血液依然會為之沸騰躍動
自認是個理性自持的人,不曾失去理智也很少瘋狂,可那時的我確實狂亂了,即使是現在回想起來,意識仍然會不由自主地狂奔
可是這些奔放的情緒走到了極點,當下我卻是更想哭的,想放聲大哭說:「我看到福田麻由子了,真的是福田麻由子,真的是她,她就在我的眼前微笑著、說著話,那真的是她!」
儘管如此,眼淚依然沒有出來,只是有種想哭的衝動縈繞在心中,那似乎是種情感無可表達的解放形式了


而從08年那樣的激情到了今年的09年,我對小麻由的情感逐漸地不再如此地外放與明顯,可是喜歡的感覺卻越加地濃重,彷彿她已成了呼吸空氣所必須具有的元素,似乎也成了思念時一定會有的存在,更是有如自己靈魂的一部分般的自然密不可分
對的,我不再會四處去宣揚自己喜歡麻由、還有我有多麼喜歡麻由,突然地不想去做這些事情,然後只想專注地;開始一篇篇寫著關於自己對她的喜歡


看著手中拿著的「Heaven's Door」的Blu-Ray,這是好朋友幫忙代購的,09年記憶最深的事情,不能不提的便是小麻由首次主役的電影「Heaven's Door」,麻由終於當上了一次主役,雖然這一次的主演並不是很好的成績,雖然只是雙主,但是依然很值得喝采,在麻由這段沒有太多露臉的日子裡,「Heaven's Door」是一個漫長卻又甜蜜的等待
其實09年有好多麻由的第一次,首次的映畫主役、首次的動畫配音主役、首次在網路ドラマ「Liar Game Zero」擔任女主角
還有麻由今年在電視劇中的出演只有唯一的一次,今年台灣有上映的麻由電影作品也只有一部「Goemon」
09年的麻由好多值得紀念的「一」,雖然我們回頭去看,這些「一」可能都不是很好的紀錄,但是對於身為麻由飯而言,仍然是值得紀念和珍藏的,今年的記憶就像去年的現在一樣,是那麼地清楚,不過當新的一年到來以後,這些印象也會成為昔日的懷舊的去年,而我也將逐漸淡忘了細節,只可以用那些珍藏起來的紀念來回味彼時的我的大體感受




二、痛!並快樂著



「Heaven's Door」
2009年02月07日在日本上映的電影
福田麻由子的首次電影主役,搭配長瀨智也的雙主役
麻由飾演一個身染絕症的少女白石春海,與同樣即將不久離世的長瀨演的青山勝人展開了一場生命最後的旅行
電影以垂死般鮮豔的色彩詮釋出宛若末世來臨前的放縱,麻由演的春海展現出溫柔細膩的母性光芒,美麗卻也哀傷


福田麻由子真的給了我很多珍貴的情感和回憶


不過老實說的是;喜歡上麻由以後到現在,心情便一直很沉悶,小麻由這三年的沉寂、身材形貌的轉變,讓我每每想起便覺得有些黯然之情無法揮去


但是詭異的是;這些苦悶卻也是喜悅的來源,我覺得大概是這樣的;能夠這樣地去在意一個人,其實也是很幸福的一種表現


理性上;我挑剔著麻由瘦不下來的胖模樣,感嘆著她不復以往的變調的美,還有逐漸消散退縮的靈氣,如果麻由會慢慢地失去這些令我鍾愛的一切,看著她這樣我覺得比讓我死了還難受,在這時候的我都會天真地想著;如果麻由在最後的光輝的06年之後便暫時息影、或是乾脆直接退出,讓我永遠記得她的美好,是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呢?


但是不行
因為我捨不得,真的很捨不得


這是我在認識麻由以後才發現的自己,會被衝動、非理智的思考帶領的自己
我說如果這樣是比讓我死了更難受,但是這種沉悶的心情也是喜悅的來源,就像我前面說的;「能夠這樣地去在意一個人,其實也是很幸福的一種表現」,因為在意、太過在意才無法無視,所以會給自己帶來痛苦,但是也正是因著這樣的在意,找到了雙眼可以注視、心靈可以專注的目標,我因為喜歡麻由而過度地在乎,使得自己患得患失,但是那種沒來由的失落與擔憂,卻更讓我了解了自己對她的喜歡


這純屬於非理性的思考與心情,當自己在理智上明明知道麻由哪裡是不好的,但在理性之外我卻完全不予理會地直接訴諸情感的呼喊,那時候的小麻由之於我是跳過了理性思考的層面,直接達到了純粹情緒化的境界


麻由的存在,就是件極為美好的事
這世界最美最好的便是麻由的存在


這樣的存在超越了世俗所界定的美貌、氣質與才能的限定


我當然不否認,自己之所以會喜歡小麻由,最初一定都是來自這些客觀的評比條件,但是因這些客觀條件而形成的喜愛,日積月累地不斷堆高,遂形成了極端主觀的意識主張
最後,我只知道「喜歡」,好與不好都一般愛,麻由好的地方很可愛、麻由不好的地方也很可愛
是因為在極端的主觀意識下,人就變得不理性且沒有是非,我覺得自己也成了這個樣子,像是雙面人一樣;挑著撿著麻由的缺點,但又還是注視著執著著麻由


同為麻由飯的朋友曾對我說;
他覺得我比他還更能接受麻由的近況,也比較不會在意麻由現在的模樣
我哪是不在意呢?我根本是在意得要命,只是我太盲目了,對麻由的喜歡太過沒有道理地執著
所以那些對於麻由的感慨與痛苦,透過自己不分黑白的盲目,變成了喜悅


我想我是這樣的,對於麻由我是既快樂又痛苦,但是在我感受到痛苦的同時,同時也在享受因刺痛而釋放的愉悅
因為很喜歡麻由,所以我在意,但是也因為知道自己的在意,才能深刻地體會到自己很喜歡她,當我認知到這件事時,我就可以更加地放任自己的不安與擔憂,這些令人難過的情緒,我相信它們終究會成為讓我快樂的苗頭


喜歡上福田麻由子以來,總覺得她帶給我的負面感受多過於正面的情緒,矛盾的地方卻又是;那些日夜難安的煩憂涵養了我喜歡福田麻由子的感情,怎麼也無法去割捨,就算頗有怨言,卻又在看見她的一個訪談、一則新聞時便又感到無比的愉悅,陰暗與明亮的心情是如此鮮明地交互影響著我,它們既南轅北轍地對立、卻又詭異地共存著
似乎我總是時時地將恐懼放在心中,然而也因為這些強烈的不安而更是對麻由有種繞切的渴望,像是黑與白的兩面性,因為喜愛而產生了在意、太過在意而感到痛苦,而越是痛苦也越是見證自己對麻由的喜歡是與日俱增的,是這樣地痛並快樂著


我在想;或許就是因為我對麻由的感情如此複雜,所以現在的我才敢說她是我的唯一本命吧?因為通過了這麼多的考驗,卻依然沒有改變過那樣的喜歡的心情
誠然我自己常說;我還會、還能喜歡小麻由多久,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畢竟對於IDOL的愛與熱情,是種有點虛幻不實際的,很可能我明天一覺醒來,便發現自己不喜歡麻由了,但是在現今這個當下,對於麻由的熱愛還是一樣的、不曾有變


忍不住地、有時會這樣抱怨;如果我不喜歡麻由有多好呢?就不會認識到這些複雜的情緒,可是我又想;這也不是麻由的錯,是我自己的心情處理問題,麻由即令有錯,也只錯在她為什麼這麼地好,讓人捨不得不愛




三、不安




「GOEMON」
2009年05月01日在日本上映的電影
福田麻由子飾演女主角茶々的少女時代
以科幻奇想和龐大動畫所構成的另類日本戰國作品,麻由的戲份極少,但是那白皙純潔的清新模樣,使得少女茶茶悲哀淒美的形象更加立體鮮明


我很擔憂麻由~~
這是我一直沒有辦法放心的一件事


麻由的存在感消褪了很多,靈氣也少了些,對比過去那個讓我驚艷瞬間的小麻由,竟然是不進反退的,讓我心中那名為「不安」的土壤中落下了懼怕的種子,終於發芽成了具體的擔憂情緒


比起顏、身材的不盡完美,我更害怕的是麻由沒有辦法回到過去的模樣;害怕麻由不再是麻由了、失去水準的表現、因成長失去的純真
曾經以為,我根本不用擔心這樣的事情;
「我的麻由可是天才子役呢!」我曾如此自大自滿的自以為是
這一年多來我終於知道了;這孩子再天才也還是個孩子,只要是身為「人」都會有屬於他自己的煩惱與界限,現在的小麻由也是這樣的,她正面臨著屬於她的障礙,矗立在麻由的眼前成為了她的考驗,而身為飯的我,剛好見證著她這段人生的歷程


如果我不認識以前的麻由,我想不會對這一年來她的表現有所意見,但就是因為看過,才會這樣強烈地感覺到不足
我真正擔心的是如此


我記得我自己在「Heaven's Door」這篇心得提到過的;現在的麻由「演」一個角色的痕跡很容易被感受到,雖然還算輕微,但是那麼一點點的「輕微」影響卻很大,它足以使麻由不再像過去的麻由,沒有就是沒有,即使只有一些些的不同,再怎麼樣都不是該具有的模樣


如果麻由回不來了呢?
類似這樣的問題在我心中放大著,聲音越來越大地造成了空蕩蕩的回聲,很清楚地都能聽見這樣的聲音


我一直讓這些問題困擾著自己的思緒而無法自拔,其實我覺得自己想得太多也煩惱太多了,說難聽些,福田麻由子是我的什麼人?我知道並真的了解這個人嗎?她也不認識我吧?也不會知道的我心情,那麼我又為什麼要替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去做這些無謂的事呢?
可即便我自己能夠如此理智地這樣去思考,我也知道自己若能做到這樣的灑脫,那麼我又何須不時地自問且又讓自己無意義地感到煩惱呢,始終我看不開,所以才總是一直重複著這些無聊的思索


現在我能想到的是;身為一個飯,我該做的是什麼?我該做些什麼來回報我的本命?
麻由能不能回到過去的模樣,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也沒有人可以給我個答案,我選擇相信和支持;承諾在我只要還是喜歡麻由的一天,我就會永遠堅持地不改其志,等待下去、繼續等待下去,而這也是目前的我,唯一能做的


新的2010年,我期待能夠見到麻由擺脫自我質疑的桎梏,飛向更寬廣的、屬於她並能遨遊的天空




四、少女的瞬間



「20世紀少年 最終章 ぼくらの旗」

2009年08月29日在日本上映的電影
TBS 08至09年的大作「20世紀少年」,麻由於最後一集出演サナエ
作為聯絡兩個朋友反抗組織的傳話人,サナエ是一個堅強的女孩,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具有細膩的心


想到這件事,我便覺得有種硬硬的東西壓住胸口,感覺到喘不過去的苦澀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抗拒麻由長大的事實
是這樣想的;很多時候很多事情對於大人和小孩是不一樣的,而我在害怕抗拒的,也許就是這樣的「不一樣」吧?我不想讓麻由理解「大人的世界」,但是我知道是不可能的,沒有永遠不長大的孩子


「因為小麻由長大了!」在我的心中,我似乎總把「長大」當成了代罪羔羊,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反映了我對小麻由長大以後,心中揮之不去的失落,我認為自己其實是刻意地塑造一個敵人,讓心中那份怎麼也不能解釋的不捨找到了宣洩的出口和責備的對象


很是記得當初認識麻由時,她還只是個小孩而已,我想到「演歌の女王」特典裡天海祐希說的;「以前看還那麼一丁點大而已,現在已經長得這麼大了啊?」,我覺得這段話大概是最能代表現在的我的心情,因為我現下也是如此感覺的;印象中這個一點點大的小女生,曾幾何時竟也已經成為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了?過去的青澀純真成為了我心目中童稚年代的記憶,現在的麻由無處不見少女的嬌憨羞怯,那種美麗令我深深地沉迷,徹底地吸引了我的眼睛、我的心、我的靈魂


這樣的福田麻由子很美、真的真的很美,美得讓人好想好好地疼愛
小麻由她正在展現著這個年紀的女孩該有的醉人風情,舉手投足間隨處可見這樣的驚人的美麗


08年的時候,麻由曾和谷村美月等人一起拍攝了一部寫真集「雫ーしずるー大人ではない少女の瞬間」,那部寫真集上面寫了一段話「子供でもない大人でもない少女の瞬間」,這段話的意思應該是「也不是小孩也不是大人的少女瞬間」,是的…現在的麻由身上有著少女脫離兒童時期卻又還留著那麼一點痕跡的青澀、已經成為少女、即將成人、卻還是純真的無垢嬌美,那樣地複雜、那麼地不可言喻、那麼地好、那麼地令人喜愛,現在的麻由確實是「少女の瞬間」啊,既多樣化又揉合成一塊的單一少女風姿


記得我在08年那篇歲末心得裡曾說過;我覺得麻由很性感,直到現在我也還是這樣覺得的,而且是有增無減,為什麼現在的我會覺得那樣的魅力沒有減少而且越形加重呢?我想或許就是來自「少女の瞬間」的魔力,處在這樣的轉變期而適度浮現的誘人美態,那般最直接的女性知覺之美,隱隱約約、雖然含蓄但一定能有所察覺,也許會有人覺得我用「性感」形容太搧情了些,我以前也是這樣的,但是確實地我想不出還有什麼更能表現我心中想法的辭彙,也是因為麻由才讓我知道,「性感」不是只有在情慾的撩動和刺激下才會有的形容詞,它也能是一種原始的、本質的美的感受


KUSO地突發奇想;也許麻由胖了也好XDDD
胖了都能這樣地美了,真的瘦下來一定很不得了,那樣的美好我認為大概只能用「天人」來形容的了,我總覺得上天是公平的,生命它給你一些不給你一些,想想如果當麻由達到如此完美的境界時,我是不是可能會莫名的恐慌;她是否也會被剝奪了什麼?
或者說,現在這樣的小麻由,就是被「剝奪」後的結果呢?在曾經無與倫比的美麗過後


真是非常窮極無聊的想法呢,我怎麼可以這樣想呢?怎麼能去合理化這樣的情況呀?
麻由還是快點瘦回來吧!
就算那時候的妳完美得只應天上有,我不會意外的,因為妳是脫俗的、是獨一無二的、不受制約的、理所當然地就該是天之驕子般的當然存在
妳是真正的、在我心中是真正「天人」般地存在


說到這裡;我突然忍不住地想去幻想;當麻由再長大到了少女轉變為成熟女性的階段,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肯定是會美得不可方物的吧?




五、沒有勇氣說「永遠」



「ライアーゲーム エピソードゼロ」
2009年11月10日在フジテレビ On Demand上以付費下載的方式播出的極短日劇
福田麻由子飾演神崎直的少女時代,其實也算是主役,一向以聰慧形象為人所知的麻由,天真傻氣的小直會是她少見形象的嘗試與轉變


有一個和我一樣喜歡麻由的朋友,她曾說過這麼一段話,我有點記不清全文了,但大概意思記得是這樣:
「如果只是好感,請不要說喜歡,喜歡一個人是一輩子的事」
我很喜歡這一段話,那是面對自己情感的勇敢表述,認清自己喜歡的目標之後,便堅持不怠絕不放棄
也很佩服這位朋友,佩服她堅守然諾及履行承諾的勇氣


因為我沒辦法做到像她那樣
如果從這篇歲末文章時候作為計算的終點,我喜歡麻由剛好過了兩年半多一些,到明年2010年的年中,就三年了


隨著時日的漸進,我開始有了莫名的恐慌


「我會永遠喜歡麻由嗎?」
這個自問不知何時地常常出現在心裡


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專注的人,當然我也並不博愛,只是我總覺得自己是喜新厭舊的,但是我專心注視麻由已經兩年半了,也許很多人會覺得兩年而已…不算很久吧?但對我而言,兩年是很久很久的,把一個人一件事持續地掛在心上,不曾疲憊的熱情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是不是到了應該要厭倦的時候了?


我一直這樣想著,像是打預防針一樣地畫下一條防護線,但是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這個自己種下的抗體,會在何時發揮作用?


沒有底限的不倦,讓我感到害怕,因為我恐懼「厭倦」到來時,那時的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會感到了厭倦?
應該這樣說,我害怕的不單單是自己不再喜歡福田麻由子了,而是我「為什麼」不再喜歡麻由了、「為什麼」感到了厭倦?
是我變了?還是麻由變了?
結果也是我擔心的,但是形成結果的「過程」是我最大的恐懼,我恐懼的不是改變、而是為什麼會變~~


一想到那天有可能到來,我便沒有勇氣說
「我會永遠地喜歡麻由」


我不相信永遠,正如同彭佳慧演唱的那一句「我不奢求永遠,永遠太遙遠」一樣,或者說;我不覺得「永遠」所代表的美好意義能讓我擁有
但是我熱愛永恆,我自己卻拒絕承諾永遠,我怕自己做不到,那樣的行為是種污辱,是作踐了永遠


如果我說「我會永遠喜歡福田麻由子」,可最後我沒有做到,那我覺得我對不起這個承諾,對不起了我許諾的對象
感到厭惡的事自己「背棄」的這個動作,這將會使我無法原諒自己,這樣的作法是捨棄了信仰,當輕易地選擇捨棄的時候,那麼曾經忠實的信仰,又該是什麼呢?


理性的我、從理性的角度做出發來思考的我,其實很清楚地體認到一個事實;對於IDOL的喜愛,本來就會是因為生活型態、習慣、還有認識到的人,而產生形式上的轉變
我想轉變並不代表它消失了,只是成為了另一個樣子存在於自己的靈魂之中


所以我不曾去責罵批評;曾經喜歡過麻由的朋友從熱情轉向冷淡,甚至我還覺得;這不是很正常的咩?


但是輪到我自己時,我卻會很害怕想像這一天可能的到來
我覺得我像是打造了一個大鎖枷住了自己,自囚在一個沒有意義的思考空間,庸人自擾




六、不單純的「喜歡」



「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

2009年11月21日在日本上映的動畫電影
福田麻由子首次以主役的方式參予動畫的配音,在「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麻由要挑戰山口腔的說話方式,而且也將首次地嘗試男孩子氣的活潑女生的聲音演出


今年、09年有個問題深深地困擾著我;我對福田麻由子的情感,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呢?
喜歡上麻由以來,似乎腦袋都沒有停過地不停地想過很多,其中很大部分都是一再地思考自己為甚麼喜歡她呢?又,那樣的喜歡是以什麼樣的型態存在?
這兩個問題一直在腦中浮現,但我一直沒有很認真地去思索它們,也沒有正面地面對,但是到了09年它們慢慢地成長膨脹、自然地具體化成為了真實的困擾,我就這樣一直地想著想著,常常在某些時候以為豁然開朗了、找到了答案,但馬上這個答案又被新生的疑問給推翻


最早我把自己定位在;以像是一個父親的心態在看心愛女兒的情感,在那之後我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爸爸飯,但是在看了「はなまるマーケット」的專訪後,親耳聽到麻由說「我想談戀愛啊!」的時候,心突地跳了一下,那時的我,只認為是一個父親不想看到女兒談戀愛的自然反應,可是後來每次只要想到這個畫面,心裡總是避免不了酸澀的感覺冒出,我開始去想了;如果只是一個宣告就能讓我耿耿於懷且至今仍無法釋懷,那麼真的面對麻由談戀愛時,我會有什麼反應?


不客氣地這樣詰問著我的心,然而我卻逃避回答,原因是;我無法、或者說我拒絕想像這般情事


就是在那一刻,我很清楚地明白了一件事,不是像父親一般,絕對不可能只是那樣的情感、沒可能是這麼單純的喜歡


在我的心裡、在我喜歡麻由的這些日子歷程中,「はなまるマーケット」是非常特別的,它之於我的意義可以說是禁忌的潘朵拉盒,開啟了我心中自己從沒想過的、不可饒恕的情感
可是我也很疑惑;那樣的情感是確實存在的嗎?不管怎麼說;都很難以想像一個就要三十歲的男人,會對一個沒有見過面、沒有說過話、根本不了解真實性格的小女生感覺到有愛,而且她還是異國人士,接近機率很低很低、幾乎可能是觸摸不到的一個人


我不認為自己這樣的情感是正確的愛的形式,這太虛幻太飄邈了,渺茫地近乎虛假又不真實
是否我只是喜歡上麻由以後,把這份情感堆高、催化,像催眠一樣地讓自己認定自己是那麼樣的喜歡福田麻由子的,等到高到了無法再支撐而傾頹的時候,才會澈悟那不過是一場夢幻的自我滿足嗎?
這樣的答案也並非不無可能的,也許我沒有這麼喜歡她,也許我只是在為自己的空虛寂寞尋找感情的寄託與出口,我試圖讓自己以為自己是那麼地喜歡,不過那都是我以為的、自己構築的假象


這麼一來答案似乎很明確了
可是,如果我給自己的情感下了這樣的定義,那麼就像前面說的,推翻結論的問題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如果那不是正確的形式,那麼它又是什麼?僅只是自我催眠能夠讓它無限地膨脹成這樣難分難解的地步嗎?


一直被這些不斷互相攻擊的辯詰在腦海裏上演著,也深深地困擾著我
然後我開始質疑自己;何必要讓這些思緒用這麼複雜的方式來理清?還是說何必這麼認真地想去理清它?喜歡便是喜歡,為什麼不使自己做到只是純粹的喜歡,沒有掺入雜質、理所當然的喜歡,而要讓這些混亂的思考作亂,失去了應有的純粹


無法自拔地陷在「必須理清」的思緒上,但是今年就要過去了,我卻仍然沒有找到答案,原地踏步般地持續著思想的自限


我希望在來年2010年,可以找到關於答案,希望能理清這些紛擾的情緒和問答
想回歸到最初始時,剛喜歡上麻由時的單純心情,能使喜歡只是喜歡,我覺得對於我、或是我喜歡的麻由,應該都是再好不過的事吧…?




七、未來へ


以往的我,從沒給過自己的新年目標,但是散漫了這麼多年啦…面對而立之年即將到來,我想我該給自己一個精神上的目標


第一;
我希望自己;在2010年這一年該讓日文的學習有階段性的成果,這樣說很籠統,我想我這樣講好了,至少考到一個檢定,不管怎樣的都行,總得要有個具體的結果呈現啊
我希望自己能夠具備挑戰三級的能力,哪…雖然大家都說;日檢要考就直接考二級,但我覺得二級對我…呃…囧


第二;
我想去日本,想去朝聖、想去看麻由
就算只是遠遠地看個一眼也行啦,我總覺得自己距離麻由好遠,真的好遠好遠,有種不真實感,所以很想很想親眼地、實在地看見她,不然我覺得自己遲早會被那種沒有邊際感的焦慮給逼到發狂,一定得紓緩一下的


第二個心願很難很難,我覺得還難過於學習日文,資金是問題、時間是問題、工作更是問題所在,我的工作是不可能允許我休長假的,這也便意味著我必須辭職、捨棄工作才能達到這個目標,到時候這肯定是一個非常大的困難抉擇,我也不能說自己可以為了麻由就犧牲到這種地步,更何況還有一個更難去計算的大問題,就是運氣,即使我真的到了日本,難道我就一定可以看見麻由?如果撲了空,那這些犧牲不就等於是傻瓜般的行為?


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該有什麼具體的方式來達成這個目標
也許我只能期待著;明年我會有所改變,就像即將結束的今年一樣,在生活與生命裡遇到了很大的轉折


這樣地說下來我覺得自己真是沒有出息,還沒開始努力就在為自己預先留好失敗的下台階了,可我還是想許下這兩個目標,不管最後這兩個有沒有達成,我都想試著下目標、試著去努力達成,我相信在朝著目標前進的道路上,一定能夠獲得什麼的


2010年啊…希望能有別於08、09年,希望2010年可以是快樂的一年,也希望自己可以達成我所立下的目標,這也是我這麼多年來,首次對自己的期許與祝福
還有我的動力來源 --- 福田麻由子,新的一年麻由要快樂啊,笑著面對了每一天


再見了2009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也是因為福田麻由子,才會看這本村上春樹的小說「海邊的卡夫卡」~~


在「GYAO Magazine 2009年2月號」,麻由回答了一個問題,說她正在看「海邊的卡夫卡」,所以我就有了想看這本書的念頭產生了。


在此附錄一下當時訪談的內容,感謝論壇上懂日文的朋友的翻譯:



題目 --- 讀書就是在讀感情 ---


麻由:我在讀書的時候,可以認為是最像自己的時候。最近每天都會讀書。
問 :在讀什麼書啊?
麻由:最近讀的最受震撼的作品是村上春樹先生的「海邊的卡夫卡」,
   讀後受到了強烈的衝擊。而且,作為主人公的男孩是15歲,我現在14歲,
   所以覺得「現在能讀到這本書真是太好了」
問 :好在哪裡呢?
麻由:對我來說讀書就像是讀感情,因為想感受到書裡的感情,讀的時候就會非常用心
   但是「海邊的卡夫卡」單是語言本身就覺得很有魅力
   之後,也思考過關於戰爭的事情。我在這之前關於戰爭沒有太深入的思考過
   印象中只是覺得「戰爭 = 不好的事」
   
「但是讀這本書,不就是和這個時代動亂中的人們一起奮勇前進,
   捲入到結局中去了嗎?」
   開始有了這些思考的機會
問 :其它還讀了什麼?
麻由:從讀了「海邊的卡夫卡」開始,對世界上不好的一面想有更深的瞭解,
   並不是還想讀這樣的書,但是變得傾向於讀村上春樹先生的書
問 :思考的事情這麼多,讀的都是很有份量的書呢!
麻由:嗯…關於戰爭的事情,不知不覺就會陷入沉思…
問 :這些話經常和朋友們說嗎?
麻由:從來不說啊 ( 笑 ) 但是會和父親說
   讀了書之後,很多東西想不明白,就會和父親說
   和父親聊讀書的事,也成了很重要的時間




其實我只是想要藉著閱讀麻由曾閱讀過的作品,然後去感受這本書帶給了我什麼,接著去想「啊…麻由在這個時候,是不是也有同我一樣的感觸呢?」,從這樣的虛幻想像來滿足我;覺得和麻由似乎靠近了些的幻想


當然,我也很想知道小麻由為什麼會喜歡這本書呢?這本書的魅力何在?如果我找到了這些,解讀到了這些,是不是我就能夠清楚地感知到;「麻由大概是什麼樣的人?」,因為我喜歡的麻由、我所理解的麻由、我所認識的麻由,歸根究底地說都是來自訪談或是幕後花絮,從這些影像文字裡去推敲和遙想出來的形象,這裡面不能否認地一定摻雜了我自己本身的主觀認定
很不願意去設想的是;在這裡面可能有很多不盡實在的部份,更不願去設想的是;藝人私底下模樣和公開形象的不同,可是沒有辦法,畢竟真實地來談;我又怎會認識麻由?所以我只能相信,不對!是不能懷疑自己眼中所看到的麻由
可以說;也許是一種匹馬龍效應,我想要我的麻由是什麼形象、然後成為我喜歡的形象


有人曾指責我說;「你喜歡的不是麻由,你喜歡的是你自己、是你自己想像的麻由!」
我想也許真的,我喜歡的是我認定的麻由,而不是真正的麻由


這樣的可能讓我不安,如果確實真的是如此
那我到底一直以來的患得患失是什麼?
麻由是什麼?
我又是什麼?
一切的一切又是什麼?


不安的情緒造成焦慮,我想更了解麻由,我想要更加地接近她
如果我能夠在知道麻由可能的模樣之後,還是一如往常的熱愛,那我才能說我是真正地喜歡福田麻由子


所以我聽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和東京事変的歌曲、我看川上未映子的書、我看「海邊的卡夫卡」
都是為了想更接近麻由,我很想藉由這些麻由喜歡的事物去揣測、去試著感覺麻由的存在,我相信在這個情緒紛紛之間,肯定有個影像與印象是屬於麻由的真實,哪怕它只有一瞬間、剎那般地閃過,我也一定要捕捉到它,這是我在尋求的、渴望的「共鳴」


建碁在「共鳴」的微妙感覺,應該會通過思想而和麻由達成某種相似的感應,也許能夠透過這個感應;從我的心來反向推想麻由的心


然後,我就會覺得;在那個瞬間,我與麻由重合了
而那正是我做這些事情的最主要的目的,是我渴望追求的;精神靈魂的接近


我看到了什麼?在「海邊的卡夫卡」中?
十四、五歲的福田麻由子在想什麼呢?這是看這本書時我首先感覺到的疑問


也許在思考著某種精神上的解放方向、還是自由釋放的放逐呢?
我想到自己在同麻由一樣、同書中主角田村卡夫卡一樣的這個年齡時,似乎曾有過追求解放的狂想


十五歲是將要從國中轉向高中教育的時候,那時候總覺得自己面臨未來人生的一個極重要時期,在那個當下做的選擇,好像就會決定了;生命成長的某種關鍵,簡單地說;似乎當時的自己做什麼都會影響到以後的自己
於是便突然地感覺有股壓力壓上了自己的背,開始害怕未知的明天,會遲疑著當下的抉擇,然後在精神上下意識地渴求解放
現在想想,那般心情可以這樣形容;很想找一個可以大聲吶喊、放縱情緒的地方,但又害怕嘶吼完之後,圍繞在身旁的是孤獨寂寞的沉靜聲音
那是一個進退維谷的年紀,前進也害怕、後退也無路


「海邊的卡夫卡」的主角田村卡夫卡的離家出走,其實正是因為處在這樣徬徨的、不知何去何從的心情中,在意識到這樣的感覺時,田村選擇了出走,他感受到了他必須有所突破、去開創自己的命運
當然;田村的離家出走,也是害怕所謂命運的枷鎖,也就是他恐懼著冥冥之中;似乎早被決定好的人生,為了逃過這樣的命中注定,所以他決心離開自己的命運之地,這也意味著雖然他茫然、雖然也許不知所措,但是卻確信著;生命的開創與前進,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也許不動、命運依然造訪,也許動了、命運依然會以某種形式來臨
動與不動間最後的結果是相同的,但是與其消極等待、倒不如去主動尋訪它的形狀


麻由是否也面臨了這樣的困惑?或是說也認識了自己必須開始思考的「命運」?
在察覺到自己已經長大的事實時,該要為決定和選擇負起責任,但是在意識到責任時一定也會有所不安,可能會擔憂最後所負責的責任,那般形狀會否是未來的自己可以承受得住的呢?


就像田村卡夫卡,即使出走了,依然在不知覺中向他所不願面對的命運靠近,宿命是無法規避的,尤其當你想逃開它的時候,如同預言是因為害怕它的成真所以反而成真一般,麻由的命運是什麼?她所想像的未來又會是什麼呢?
由此延伸,也許命運是悲哀的無可逆轉的,但是換個角度說;我們也能這樣解釋;那是只有自己才能背負的一切,只有你可以、別人都不行辦到的,說宿命是有點無奈的名詞,可是也可以光榮地稱之為使命


雖然不知道該做什麼,可是一定要行動,當沒有看到時,又怎麼會知道真實的樣子是什麼呢?


我在想的是;麻由是否掌握住了;未來的開創與前進,或是它依然存在於麻由的思考之中,仍然還沒有答案?


對於麻由來說;我想「海邊的卡夫卡」儘管可能說出了麻由會有的茫然,但即便它探討到這些好了,卻沒有給予肯定的答案,但是我想,答案不見得要有的,煩惱的本身也是種詩意般的自然結構,或許正如同我透過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去想像麻由這個人一樣,麻由也透過「海邊的卡夫卡」期待能夠看見和自己心意相同的存在
有個人、有篇文字、有首歌可以解讀出自己的心情,是這樣的想法吧?
也許肯定的、確切的答案本來就不是麻由需要的,而是希望獲得煩惱的出口、思想的共鳴,雖然沒有真正的答案,但這個沒有答案的答案,我想足以使麻由感到慰藉還有深思了吧


麻由正在前進,在這個需要思考的年紀,隨著年紀的漸長,她正在行動著,尋找出所謂的出口,而思考與探尋,從「海邊的卡夫卡」裡尋找、從生活裡探索、從工作裡思考,都是麻由在前進中不得不去面對的過程


青春的、美好的,矛盾的少女時代,正在思想與行為中汲取著給予自己安慰與前行的力量


也許總有一天,她會像「海邊的卡夫卡」裡最後說的一樣
「你即將睡一覺,醒過來時,你已經成為新世界的一部分了」
越過了一個界線,全新出發的麻由
我很期待也很興奮


透過閱讀「海邊的卡夫卡」而獲得的觸發,我似乎看見了抱著書本、專注閱讀和認真思考的福田麻由子
在這個瞬間,我願意相信,我和麻由重疊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會看「乳與卵」,原因還是在我的福田麻由子身上。


之前在「ダ・ヴィンチ2009年1月號」的訪談中,麻由曾說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談話,那一段的訪談裡的麻由,頗讓我訝異,因為她展現了很獨特的哲學思想,而她自己去解讀、解釋這些思想的方式也很特別、但又很有條理
一個14歲的小女生說出那些話,是讓我很難想像的,試想我自己的14、15歲時期,我能夠把自己的思想整理得如此透徹、如此簡單卻清楚地傳達麼?說一句老實話,那時候的我整天想著是如何在一次次的考試中過關、如何逃避父母和師長的雙眼去打混摸魚,即使有什麼想法,在那個年紀的我是無法完全表達的,會是支離破碎的言語


我覺得就算是現在的我,要說出像麻由那樣的感想和言語,恐怕也是不可能完全做到的
可是麻由卻能夠做到,那真是很令人難以想像的,這個小女生真的讓我不得不佩服、也無法不去喜歡


我把那段訪談中,麻由對於她看的川上未映子的「わたくし率 イン 齒ー、または世界す」這本書;說到的一些感覺放在下面好了



福田「別に本に限らないんですが、言葉や形になっているものには、」感情」が曖昧(あいまい)なままくっついていると思うんですね。例えば、2.1という數字の2はすでに言葉になっているんだけど、0.1は形になっていない感情の部分。それをたくさん手に入れたくて、私は本を讀むんです。だから、ストーリーなんかどうでもいい。言葉が私の中を通過していく時に、小數點以下の部分だけ殘していってくれればいいんです。川上さんの言葉にはそれがいっぱいあります。だから、大好きなんです。私には表面的な『わたし』と根っこに潛んでいる『私』がいて、根っこの『私』は0.1の部分が寄り集まってできていると思うんですけど、たまにその『私』が、自分自身うっとうしくて仕方ない時があるんです。そんな風に感じていた苛立ちが、これを讀んだ時にちょっとすっきりしたんです」
麻由:「不一定是書,肢體或者語言上來說感情這種東西通常是非常曖昧的,就好比2.1這個數字
2已經通過語言表達出來了,但剩下的0.1卻是很難表達的感情的部分,我想掌握更多這部分的內容,所以選擇了看書,所以不管是怎麼樣的故事,那些詞句從我腦海中經過的時候,我就會把那0.1的部分通通的保留下來,而川上的這本書,在這方面可謂巧奪天工,令我非常的喜歡。
『我』是由表面的這個我和潛在的另一個我組成的,而潛在的那個我則經常的去收集0.1的那部分,從而偶爾會變的比較的陰暗,當看了川上的作品後,陰暗的部分會一掃而空,感覺十分清爽呢」


麻由讀了川上未映子的書,而有了這些觸動,後來她在回答「最喜歡的作家」這個問題時,回答的都是「川上未映子」


所以我一直很想看川上的作品,也在這時候對這個作家很有些興趣


不過台灣並沒有川上的中文譯本,直到最近才終於有了一本「乳與卵」的中文譯本發行而已
其實我最想看「わたくし率 イン 齒ー、または世界す」,因為這個訪談,麻由提到的是這本書,可是這本書沒有中譯本 ( 滾 ),只有「乳與卵」才有,「乳與卵」會發行中譯本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它曾得過芥川賞吧


說真的,麻由到底有沒有看過「乳與卵」還真是未知數,說不定根本沒看過呢
那我寫這是來做啥用的?
…………
就當我神經病好了


我想麻由一定看過「乳與卵」的,畢竟這是得到芥川賞的小說嘛
為什麼我覺得自己說的很軟弱很沒有說服力呢 = =""
隨便了XD
反正我就當麻由是看過這本書的,這是川上的成名作啊,得獎作品耶,麻由喜歡川上,那麻由一定是看過的…吧?
不管了,我當是有看過的
以下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我認為麻由是看過的『乳與卵』」的情況下去想的


從「乳與卵」我看到了什麼?而從那些什麼裡面看到了麻由?


看了「乳與卵」,我第一次理解到女性在青春期、在面臨長大的時候,所想到的是這麼樣的想法,我又想到了;麻由是不是也這樣想著呢?在她現在這個年紀,應該也是同書中的綠子是一樣的時期了,先不說她會不會有這樣的想法,我想她肯定地也會碰到這些事情的吧?
面對初潮的來臨等等的;這些身體的變化,當真的出現時,麻由會是怎麼想的呢?


就像書中綠子所感到焦慮的;自己的這個身體即將成長為;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了,是不是麻由也隱約地、或是說非常地明白這一點?
無疑地;現在的福田麻由子確實地從我所認識的小孩,真真正正地成為了一個少女,而且在現在這個階段,也正是個轉變的階段,準備要成年的一個階段
我怎麼都從沒有想到過呢?
怎麼都沒想到過;麻由會有這樣的一個時期呢?


我在看著「乳與卵」的時候,才猛然地意識到了這一點,麻由不是就剛好地和書中的綠子是很接近的年齡麼?那麼綠子對於自己身體的變化、在心上的感覺和想法,也許也會是麻由心上的感覺與想法


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總覺得自己又再一次地感受到了麻由長大的事實,彷彿看得見她清楚地訴說著對於自己身體成長的困惑
但我很希望的是;麻由不要同書中的綠子那般去否定、甚至是去敵視這樣的現象,因為想到麻由在煩惱著這些事,心裡會覺得很不捨


我想起了麻由在之前的「GYAO  12月号」裡的訪談,她說和朋友之間也會去談論像「胸部長大了怎麼辦?」、「腿變粗怎麼辦?」之類的問題,拿來比對「乳與卵」,我想麻由是真的很認真地考慮著這些問題
小麻由也到了會擔心胸部成長的年齡了
還有更多的生理特徵等著麻由去擔心吧?


想到了這裡我覺得我自己好邪惡啊,怎麼可以去想這樣的事呢?
之前我在看小丸子的時候不敢看麻由露太多大腿,還有看L的時候我不敢太過注意麻由的前胸,因為我會很有罪惡感,不過好像從08年底;這樣的罪惡感越來越是稀薄了,薄弱到越來越少出現
尤其在我感覺到麻由純粹的性感魅力正在無限擴大的時候,似乎我也放棄了罪惡感的約束,放縱自己去幻想麻由的美麗
果然是太邪惡了,我想我有必要再度建立起過去的罪惡意識才行


我曾和一位朋友、女性的麻由飯朋友聊過這本書;和她一些想法,我大概地更能想像和理解到原來女性在面對青春期時會有的心情
我突然有點身為男兒身的憾恨,因為我怎樣都沒辦法像那個朋友一樣,能夠和麻由擁有這些感受,想過一樣的、煩惱過一樣的
就這樣地嫉妒起和麻由有著相同想法的同樣性別的人們,因為她們能夠理解和知道我不能理解和同樣感想的麻由


再怎麼說,身為一個男性,即使可以了解這些,卻不可能完全地體會、完全地理解
因為很明確地察知;不可能會和麻由有同樣的感觸,只能想像和了解麻由會這樣想,但不能和她相同


然後莫名地有些落寞的感受


本來我是想經由「乳與卵」來讓自己可以更接近麻由的,但是;卻覺得更遠了
很諷刺的感覺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終於看完了「Heaven's Door」。


這部從08年「L change the WorLd」將上映時便傳出消息的電影,在09年的二月七日於日本首映了,不過身在台灣的我,沒有那樣的福分同步地進戲院觀賞,只能等待DVD的發行,DVD是在七月才在日本開始發售的,想想;這部電影我等了一年半。


正如我常說的,喜歡上小麻由以後,早已習慣了等待,這一次等待「Heaven's Door」的心情,和08年對「L change the WorLd」不太一樣,去看「L change the WorLd」的時候,才剛喜歡上小麻由沒有多久的時間,那時心裡很急、急著想看到麻由,那時候的心情是這樣的,不過現在卻是一任平靜,似乎是在喜歡上她以後,因著一直沒有盡頭的等待,重複著思念啊思念的寂寞心情,磨圓了急切期待的稜角吧?
老實說;我已經不強求了,只要能看到麻由就好,這樣就好,其他都沒什麼了


「Heaven's Door」的DVD發售以後,對於這孩子珍貴的初主役,我參與了論壇的團購購買了它的Blu-Ray,想想這根本是呆瓜在做的蠢事,我根本沒辦法看Blu-Ray,買回來現階段的價值僅止於收藏,並無太大的實際用處,可我是這麼想的;對於麻由的初主役,總該做點什麼事情讓自己感覺是參與了她的這個時期,當下與日後的追補是兩樣不同的感覺,我想要的是當下的「參與感」,以後、也許過了很久好久的以後,可以在回想的時候告訴自己;「啊~~麻由的首主,我在第一時間擁有了它」,想到了未來我可以這樣去回味、去懷念,頓時覺得現在這個時候的心中充滿了說不出的喜悅


或許那正是收藏的意義所在,收藏的不是物品,而是藉由這樣東西來達成形式上的擁有,通過了這樣的行為保存了值得珍視的情緒與情感,在日後就會變成了心底一個難忘的甜美的回憶,對我而言;一樣物品的珍藏與否,不在於它是否在市面上有著限量或是高價值的珍貴評估性,而是在於它在生命中的某種階段必須存在的必然性,我珍藏的不是東西,是我的情感、我的愛、我的記憶和我的心啊…


仔細想想;也只有小麻由的一切,對我而言才能購成有價值的存在,其實很多她的雜誌、DVD,我買了以後僅僅在入手時看過那麼一遍而已,後來就一直收在櫃子裡沒去翻看過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惟物實用者,但是就是碰著了她,完全便不管三七二十一了


等了一年半以後,終於盼到了「Heaven's Door」的DVD發行,到了發售的那一天,不能不說自己其實是有種異樣的說不出的感動,在感動什麼?我也不知道,只是確實地有很難言喻的激動心情在心中起伏未定,雖說心情不再急切,但是喜歡麻由的心情卻怎麼也沒有改變,是這樣的感覺吧
當我在「Heaven's Door」看到小麻由時,原本以為因為她安靜沉寂而太久不曾波動的情緒,又再度地騷動起來,那時候我確立了一個想法;始終現在的我,唯一喜歡的還是這個孩子啊
只是我在那之後並沒有很快地就把這部電影看完,而是拖了很久很久,大概在DVD發行兩個多月後我才看完了這部讓我朝思暮想的電影


為什麼呢?


最主要是時機很剛好地在「Heaven's Door」DVD發售的前後時間,我的工作形式和生活型態有了一些變化,這一段時間來我一直處在適應生活與調適心情的階段,所以「Heaven's Door」就一直都沒看了,而且或許是等了太久了吧?入手以後反而有些放鬆的心態出現了,心裡有個聲音告訴自己「唉呀~~想看什麼時候都能看嘛!」的言語誘惑自己鬆懈,雖說最後我還是看完了,但是回顧這段時間竟有這樣的心態,不由地對麻由產生了些許愧疚的罪惡感,雖然一直說很喜歡她,但是又不斷找理由去推拖不看「Heaven's Door」,有點嘴巴上說一套、做的又是一套的感覺


不過同時我也對自己是個麻由命感到很驕傲,因為在這段時間內,我沒有看新的日劇和電影,只看了麻由的「Heaven's Door」和「GOEMON」這些作品而已,當時我是這樣想的,要我把時間留下來看其他的東西啊~~?別開玩笑了,先看完小麻由的,其他以後再說,只要沒看完這些,那別的都給我排到後面等吧!
說到這裡突然有點覺得自己像神經病了…


簡單的說;我對於「Heaven's Door」的期待是很大的,在我看完這部電影前,「Heaven's Door」就一直在我腦中成為一個常態性的影像,尤其是電影上映前那段時間的訪談視頻和雜誌訪問,簡直就是種狂轟猛炸,我總覺得在那段日子裡幾乎是看到了麻由就想起了「Heaven's Door」,是這麼樣強烈的提示,也不自覺地養大了我期待的心理


不過期待得越深,也會相對地感到恐懼,害怕越是希望便越容易失望,畢竟在「Heaven's Door」上映前,我看到了麻由提到對於演技的瓶頸,再加上這段麻由作品較少的期間,僅有的幾次表現確實不是很亮眼,所以也會不自覺擔心著


只是不管是高興還是害怕,終究還是要看的啊~~我還是得知道;
「Heaven's Door」裡的麻由表現究竟是怎麼樣的呢?她又如何去演繹白石春海?又或者說;白石春海這角色,麻由演的如何?


以我的感覺來說;覺得麻由的表現只可以說是「尚可」吧,不算大好也不是大壞
如果說;從我這樣的感覺,回頭去對照自己的恐懼,有些遺憾地讓是煩惱的情況成真了一半,不過很慶幸的是;幸好不是全部,只有一半而已


演技這種感覺,其實是見仁見智的
如果她不是福田麻由子,平心而論這樣的表現,還是算可以的,規規矩矩地沒有特別之處,四平八穩地並不算差,但就是因為她是福田麻由子,所以我無法持平地看待,我覺得;小麻由可以表現得更好的,就像我在「The Quiz Show 2009」的心得中提到過的;可以說是不差、但就是差了那麼一點點就可以稱得上是到位的演技,現在的小麻由就好像卡在這只差了一些些卻到不了的、不上不下的尷尬境界,以前的她卻似乎能在不經意間便越過了這個距離,到達那演技很令人讚嘆的境界,現在卻很像是;她很努力地想要靠近,卻越來越遠,那一點點的距離是那麼地巨大


我用一個簡單的方式來形容,前面一段這個我說的;看似很玄妙的「境界」和「距離」是什麼樣的感覺,以前的小麻由給我的印象是;
小光就是小光、小雪穗就是小雪穗、小步就是小步、美咲就是美咲…
現在的麻由,卻怎麼看都是福田麻由子在演あかり、福田麻由子在演春海,過去渾然天成的一體感不見了,麻由的個人味道變得很重,可是從角色身上散發出的強大存在感卻減弱了些,我很深切地感知到;眼前的小麻由非常努力地想讓自己更像角色,更確切一點地說;她嘗試著要讓自己變成這個人,但是改變的痕跡卻變得明顯
小麻由是在演戲,最後是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以前自然天生的演技現在好久都沒看到了,舉手投足間都多了些斧鑿的刻意


這是我前面提到的「恐懼」,很不幸地這樣的恐懼在看完「Heaven's Door」以後,無法擺脫,我是真心地希望;不要讓我的不安有一絲半點的成真,可是天不從人願


當然很值得慶幸的是;並非完全的成真,因為麻由依然還是有著最低水平的水準表現,其實如果不要用我所認識的麻由印象,去套用這一次麻由的表現,基本上大體還是可以的,當然心中難免會擔心,擔心麻由一次次去挑戰自己的最低水平,某種意義上嚴格地來說;那無疑是越比越爛的墮落
但我想;小麻由既然深刻地感受到「瓶頸」的存在,想必她一定是有察覺到的,現在的我是很好死不死地看見了這無比尷尬的陣痛期了,雖然對於她的這些壓力和掙扎會覺得很心疼,可是…我相信她會破繭而出,再次地蛻變成更好的模樣呈現在我的眼前


我感覺麻由對自己來說不能不說是相當特別、而且獨一無二
縱使是麻由在「Heaven's Door」裡的表現並不使我滿意,即使那樣的不滿意也帶來了些負面的想法,但是能夠看到麻由的身影,這些不滿與不安很快地就會被我遺忘,看到她,我的心靈便會進入乾淨、沒有一絲雜質的意識形狀,是彷彿周圍都成了空白一片的朦朧狀態,眼中只有小麻由,貪看著不捨離去
不管是最初剛喜歡上麻由時既驚嘆又懵懂的心情、還是到了今天紛擾複雜的心疼,喜歡的感覺始終沒有變過,這是在當時我察覺自己喜歡上麻由時的模樣,我也許變了很多,但是麻由給我的這份心情,卻是不曾消褪且一再地喚醒我,一直到今天都沒有變過


拉哩拉雜地又說了堆自己都覺得噁心的話XD
再回到關於麻由的演技表現來說;
說到了麻由的演技表現,就不能不提提她主演的「白石春海」,我覺得這個角色是有些問題在的,不管是本身人物的性格設定、還是後來衍生的劇情發展,「白石春海」感覺制約了麻由演技的發揮,哪…我覺得這角色對於麻由的表現也是該負起責任的,正如同あかり該替麻由承擔些責任一樣


從開演到落幕,我一直搞不懂春海、這個小女生的性格與想法
春海在故事開始進展後,給了我三個階段的不同感覺


最初春海的豋場,是一個因久病而對世俗感到無力,而讓自己將這樣的無力感轉化為憤怒的叛逆女孩,抽菸和喝酒都很具體地表現了她憤世嫉俗的不滿之情,這樣的不滿藉由狂意上揚的酒性,昇華成了徹底的行動,和長瀨智也飾演的青山勝人、一個與她一樣即將失去生命的癌症末期病患偷了跑車,執意地前往沒有見過的大海
這時候的春海,符合我在還沒看「Heaven's Door」時,只經由預告認識的白石春海,一個因為從沒離開過醫院、又認知到自己先天性的疾病已經回天乏術,於是想瘋狂解放自己的小女孩



但是在放縱過後,酒醒了、原有的心性也像醒了一樣,回復成原我的本性,這時的春海給我的感覺是既天真卻又穩重
天真的是;她把在車內找到的手槍當成玩具一樣的新奇玩具遞給了勝人,春海根本不知道這件物事背後所代表的凶惡象徵,那便是屬於她的天真,可她又用著成熟穩重的口吻對勝人說;搶劫是不對的行為,那像是不明邪惡意圖的孩子,卻能振振有辭地指責邪惡的事件,這是個尖銳矛盾的反差,不理解槍枝圖騰意義的春海卻可以明白;搶劫是犯罪的行為,但是她卻遺忘了;執行犯罪行為的工具是什麼
我覺得第二階段時候、這樣矛盾的春海是很迷人的,人本來就是奇妙複雜的生物,很多時候便像春海這樣吧?我們知道某些事情是不對的,但是為什麼不對?為什麼必須譴責?其實卻是迷惘的,對於已經發生的結果下了斷論與結論,但是;卻從未去想是為了什麼?又是因為什麼?那樣的過程探究



最後一個階段;是春海和勝人結伴到海邊的最後旅程



這時候的春海溫柔堅強,一如飾演勝人的長瀨智也所說的;帶有母性的感覺,雖然春海是個孩子,比起身為大人的勝人,在某些時候的言語和態度卻更為成熟,成為勝人人生最後旅途的精神支持
我覺得在這個時候的春海讓勝人結合了母親與大海的記憶,母性這種無法言喻的氣質是一種女性的本能,在最後的這一段路,勝人帶著春海前往她從未見過的大海,但是同樣背負著即將死去的命運,不管是勝人還是春海,彼此之間都會有種生命共同體的連結感,因而互相依賴著,勝人在這時依賴著身邊唯一的女性,其實也算是男人普遍的、沒有道理的從女性身上汲取著戀母的記憶吧
喜歡小麻由以來。這是首次看到她的眼神如此溫柔,有幾幕春海望著勝人的眼睛迷濛深情,很讓人會不禁地嫉妒長瀨演出的勝人,真是羨慕啊,給這樣美麗的眼睛那麼溫柔地凝視著,真是好羨慕、好羨慕啊 ( 打滾~~ ),要是我能被麻由這樣溫柔的凝視,那真是死也甘心啊



這三個階段的春海,分開看十分吸引人,但是合著看卻讓我感覺迷離,因為這個角色整體性格及印象不穩定度很高,才適應了前一個、又必須要面對下一個模樣的轉換,是疲於奔命、馬不停蹄地必須去再次的觀察
我自己的感覺;最後那個階段的春海才是她最原本的面目,是個纖細溫柔的孩子,從小在醫院長大的她,相較被宣判活不過三天的勝人而言,面對「死亡」這個課題,春海也許早已想過許多次也早已有所覺悟,所以比他更能用平常心看待「死亡」,春海只是遺憾沒有看過大海、沒有談過戀愛、沒有過快樂的玩樂
所以當「死亡」造訪時,春海是能夠淡然地面對的,因為死無所懼,早已是會到來的事實,而勝人卻是以沒有明天般的末日頹廢心情去看待「死亡」,狂暴的、不受控制的勝人,必須經由春海這個小女孩撫平慰藉自己即將死去的莫大恐懼


但是如果我所認知的春海是這麼地溫柔,為什麼在飯店看到媽媽在電視上哭著要勝人將女兒還回 ( 她和警方認為春海是被勝人綁架 ) 的時候,卻只是淡淡地說了句「啊…這就是說,我們被通緝了吧」呢?如果她能在和與自己命運相同的勝人身上,尋求到共同、互相體貼的心意,為什麼對母親卻是如此地冷漠呢?
從春海母親的語意和態度來看,他們母女之間並非存在著不和諧的矛盾,這是令我感到十分錯亂的一點,即便在醫院的日子多麼無聊,即使因死亡的接近而渴望瘋狂解放,但是春海怎麼會對母親這樣的無視呢?



記得在看電視新聞報導的前一晚,春海也曾若有所感地對勝人說:
「我的媽媽,每天都叨念著好可憐好可憐,像悲劇的女主角一樣地哭泣,情緒非常地陰暗」
「但是,等我死後她就能安心了,可以再婚、也可以再組新的家庭」
這可以看得出春海對死亡這件事的淡定態度、還有她對母親的溫柔貼心,但是睡過一覺醒來後,昨晚的體貼就不見了,面對母親的殷切哭喊視若無睹,這不能不說是極細微卻極重大的敗筆



「Heaven's Door」內的春海,有許多這樣的敗筆出現,春海這個角色是複雜的,但她的複雜不是源自於這個角色的性格與心境,而是劇本與導演刻意地想使這個角色具有更多的面貌,而把這些思考強加於春海身上,因此我總感覺不出春海的一體感,太多的矛盾使得這個角色無法活靈生動
春海很虛幻,不是說她太過完美所以夢幻,而是不夠真實、所以虛幻,儘管有迷人之處,但是沒法打入心中,雖然「Heaven's Door」說的是人面對死亡時可能會有的思考,但是在春海身上,我感覺不到生命的重量與死亡的無奈


本來,如果從年齡來看,對麻由來說是極好的挑戰,小小的年紀便面臨了「死亡」迫近的人生議題,春海應該有很多內心戲可以去好好地磨練發揮


一個也同樣喜歡麻由的好朋友,對於「Heaven's Door」的一個疑問是;為什麼要將原本是兩個青年組成的亡命之曲,改編成為一個青年和一個女孩呢?
我想春海身上的天真性質,也許就是日本版翻拍這部電影時,將原本兩個男人改成一個男人一個女孩的最大緣故吧?
春海這個角色在「Heaven's Door」裡面所代表的印象是「純真」,純真是春海這個年齡所會具有的必然要素,因為春海還是個孩子、所以才能純真,只有這樣的天真只有在孩子身上才不會顯得怪異突兀,而這樣的穩重也才具有童言童語的童真說服力
除了年齡以外,春海的純真又是特別的,因為她身上的病痛,使她必須長年待在醫院裡,在這與世隔絕的白色巨塔裡,也阻擋了春海受到世俗萬物的侵擾,孩子天生的純真加上後天洗鍊的純真,造就了春海成為了一個不知世事、極度乾淨的生命體
但這樣的無垢感卻是建立在春海的先天性疾病身上,所以就像前面提到的;春海很早就認識了「死亡」,久待醫院的春海一定看慣了生老病死,在一般人眼中不想碰觸的苦痛,卻時時地在春海眼前上演,生命對她而言是一首漠然的沒有重量的歌曲,但是世界對於春海卻又像是等待填滿的白紙,這個女孩看透了生死不盡輪迴的痛苦,又因為完全不了解生死之外的世界而呈現極度的天真
一直認為劇中春海抽菸、喝酒的劇情安排一定程度地傷害了春海的純真形象,也同前面看著媽媽在電視上說話的劇情一樣,是一個看似微小卻不能忽視的敗筆,因為要表現解放與瘋狂,並非是要以墮落才能去盡現,像是劇中那幕雙眼貼著半顆檸檬、玩著鹽粒的畫面,不但很能反映出春海的純真、也可以有著放縱的隱喻性不是麼?



相對春海,勝人是完全地活在真實的現實世界中,他的工作被解約,女友又離自己而去,過去嚮往著的樂團沒有搞成,勝人很明顯地是在現行世界中被宣告「失敗」的一份子,這樣地在社會底層掙扎的人,卻又不幸地得知自己只剩幾天能活而已,任何人處在這樣的境地,不意外地會很容易會走向情緒狂暴的邊界,因為他感覺自己被世界遺棄,而他也將快要離開這個遺棄自己的世界,但是卻又會開始眷戀著這個放棄他的可悲的一切
春海的「純真」恰恰是勝人所沒有的,彌補了勝人早已將失去的事物,也撫平了他因失去而即將暴走的情緒,因為同病相憐的情感,讓勝人覺得;即使到了世界的終結,依然有一個人需要著他,春海的未經世事、春海的「不知」激發了勝人保護及帶領她「知」的想法,讓兩人共伴共行這生命中最後的一段路


不過正如同勝人需要春海的純真一般,春海也需要勝人的任性妄為,來解放自己一直被拘束住的意志,春海和勝人,需要著彼此沒有的部份、互相填滿了那樣的空缺,是勝人帶領春海知道「活著」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如果不知道活著是多麼地幸福,對於死亡當然不會有所排斥,一直在醫院養病的春海,看透生死且態度清淡,可是當與勝人共度了狂歡之後,春海再也不能變回以前那個春海了,不能再用像以前一樣的想法看待自己的死亡


還記得春海在遊樂園的摩天輪上說過的:
「好多健康的人啊,如果真到了天堂,我一定會跟神抱怨的」



在藥局裡,春海持槍:
「如果人生有再一次的機會,我就會選擇放下,但是,已經沒有那樣的機會了」



如果我能活著多好?


這便是春海對人世的不捨,當她知道還能「呼吸」就是件美好的事情、「活著」就是值得歌頌的幸福後,她恐懼死亡、也拒絕死亡,但她知道的;事實就像她自己所感嘆的「如果人生有再一次的機會」一樣的現實,人生只有一次不能重來,所以死亡才令人懼怕、活著才令人嚮往


春海這個角色有這麼多感覺讓我書寫了出來,但我還是覺得可惜的,因為這個角色還應該可以有更多的感觸能夠紓發,就像我前面說的;這樣的年齡這樣的事件,是很好的發揮,但是不管是春海這個角色、還是演這個角色的麻由,表現都只是尚可的水準,如同我自己曾感覺的;不論是劇本還是導演都強加給春海太多多餘的色彩,但是卻因此拖垮了角色珍貴的自然本色,連帶地使麻由沒有辦法有太多的發揮
因為演員必須呈現導演與編劇想傳達給觀眾的印象,如果他們想表現的白石春海和「Heaven's Door」是這般模樣,那我也只能接受他們傳達給我的意念了


好吧!寫了這麼落落長的一段,我懺悔一下;承認自己是在無恥地為麻由開脫,企圖以角色營造的缺失來試圖給小麻由的表現平平找個下台階的藉口
其實撇掉角色問題不說,麻由演春海並非十分出色,誠然;任何演員都需要好的角色來證實發揮自己的實力,但是像小光、小雪穗這樣好的角色也很難得的,作為演員,一旦接演就必須為自己演的角色負責,這也是一個演員該有的擔當
我覺得春海應該可以成為好角色,但是太多的敘述和顏色破壞了這個角色的味道,我認為這對我家小麻由演繹春海有造成一定的影響,但是不管怎麼樣,小麻由沒有把春海演得很好,是一個確實的事實
也許;我說是角色的設定和劇情的演進,使陷在瓶頸裡的小麻由演起來綁手綁腳,但換個角度說;是不是麻由的表現無法完全盡展春海的魅力呢?
哪…關於這個問題,問我想必是不會有答案的,我也拒絕去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我是個盲目且懦弱的麻由飯


但是我還能做到一點;作為一個飯,即使本命確實表現得不好,自己能有承認的勇氣,這是我還能做到的,因為不論如何,本命還是最愛的本命啊


本來;關於這一次的麻由、春海和「Heaven's Door」,我想像以前一樣,先寫個一篇「Heaven's Door」的心得,再把對麻由在裡面的表現和感覺整理為另外一篇,老實說;這篇最初我是要寫關於「Heaven's Door」這部電影的心得感想,但是在寫前面的部份時卻完全跑題了,所以我就想說先做麻由和春海的,然後再做「Heaven's Door」的心得好了
但是在寫麻由和春海的時候,發現自己無可避免地也敘述到了「Heaven's Door」的劇情與部分感想,所以我索性也不再另作一篇「Heaven's Door」了,就還是把它們放在一起說吧


這部電影「Heaven's Door」,很明顯地不是以商業作取向的票房電影,藝術意味非常濃厚,從題材也可以清楚地感覺得到;「Heaven's Door」想做的是口碑,至於賣不賣座從一開始就不是被考慮的重點


「Heaven's Door」好不好看?要我來說實在很難回答,我覺得這部電影可取之處不少,但細微的缺失部份也不少,如同我前面針對春海的部份做的敘述一樣,從角色看電影,見微知著地;「Heaven's Door」也存在同樣的問題
感覺是這樣的;導演有他想表達的意念與想法,也透過場景的設計去呈現這些想表現的部份,他以「Heaven's Door」這個題材和勝人、春海作為他表述的延伸
基本上我覺得這部電影的味道呈現,給我的感覺像是;導演不是在執導「Heaven's Door」時來向觀眾傳達自己的感覺,而是因為自己有想說的話,因而挑選了「Heaven's Door」來敘述給觀眾這些他想表達的,那對我而言是反過來的,我總覺得所謂的影像作品藝術性,是先有作品才能談及藝術,而不是先有藝術才去找作品來陳述,當然關於這個部份是個人喜好的問題了,可是「Heaven's Door」既然違反了我的喜好原則,要我說覺得這部電影會很好看,基本上是很困難的
我認為這個導演 Michael Arias 只留意到大處、但是忽略了太多小處,而使得整部電影呈現了太多犯駁、模糊的缺失,讓原本該是優秀的部份,被這些小小的疏失給抹殺了,有一句話說「瑕不掩瑜」,但是「Heaven's Door」沒有瑕不掩瑜,因為這些無法自圓其說的小瑕疵太過多餘了


但是;大體來講;忽略掉這些小小矛盾的邏輯錯誤,「Heaven's Door」的主旋律還是動人的,有幾幕畫面非常具有生命力的律動感,是能夠渲染進情緒裡的迷人旋律
像是勝人和春海逃出醫院時,開著跑車奔馳在道路上的、春海迎風飛揚止不住的喜悅笑意



兩人登上摩天輪時,緩慢轉動的摩天輪



都是很具代表性的、令人讚嘆的畫面處理
導演Michael Arias 處理影像畫面像是慢動作定格播放,會讓人感到一種舒服的、沒有太多感覺能形容的和諧感,我覺得這個導演在已經接近靜態鏡頭的處理手法遠比她敘述故事的能力還要強大,在看完電影的兩個月後的現在,「Heaven's Door」的許多很細部的劇情與台詞我記得的已經不多,但是很多畫面卻還是在腦中記憶猶新


我記憶中印象最深、也最喜歡的場景是那場雨中的華爾滋,緩慢卻非常有躍動感,極美極簡單的生命慢舞,那一幕讓我想起了「花與愛麗絲」這部電影,裡面也有多場像是跳舞、慢慢拉開的場景



總感覺 Michael Arias 和「花與愛麗絲」的導演岩井俊二一樣,長於影像的處理卻拙於故事方面的敘述,他們的作品,欣賞他們對於鏡頭影像的掌握遠勝過看他們刻畫的台詞和劇情的推進,這也是屬於他們的特點和他們的強大之處,但是如果比較想看故事和劇情,能夠具有深入淺出讓自己了解「在演什麼」的觀眾,肯定會大打呵欠的


「花與愛麗絲」我最後終究是沒有看完,因為以我本身自己的喜好來說;還是沒辦法接受畫面影像的處理凌駕於劇情的描寫之上,畢竟要先能看懂,才更能玩味這些別有深意的畫面表述,如同前面說的;我個人還是覺得,一部作品的藝術手法是用來表達作品和傳達創作者本身的意念,而不是創作者懷抱著意念再以這些手法去表現一部作品,始終;在我的感覺,手法是輔助的、是幫助自己表述故事的能力、是隱喻自己意念的工具,但卻不該是主角
「Heaven's Door」也是讓我這樣感覺的,我很清楚地知道;沒有小麻由,這部電影我肯定看不完的,它絕對也會受到像我對待「花與愛麗絲」那樣的方式給處理掉,或者說;這部電影我肯定無法看上一眼,因為那原本便不是我會去喜歡的類型了,去掉了麻由,只說「Heaven's Door」的話,它終究同「花與愛麗絲」一般地只是在我心中留下驚艷的瞬間罷了


可是因為有了福田麻由子,所以「Heaven's Door」這部電影便成了記憶中的永恆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小麻由因為動畫「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 的配音工作而接受的訪問,全名是「スカパー!『シネマな女優』 ~高倉文紀の女優系美少女リポート~」長達十分鐘的個人專訪,其實這個訪談不是很大型的訪談,說到的事情也沒有很多,不過這是麻由在過了15歲生日以後的算是一次極長時間的個人訪問了。


在這裡要感謝偉大的字幕組老大,因為他的辛苦翻譯才能讓我知道這個訪談的內容。


這個訪談讓我想起了「Talking Japan」 ~~


其實…這個訪談我想不是真的像「Talking Japan」麼地經典,沒有很多可以讓人回味的內容,也不是真的有很多事情可以說
不過該怎麼說呢…我看到這個訪談的同時卻很有感覺的,覺得昔日在「Talking Japan」裡的小麻由的模樣,驀地和眼前所看見的一切交錯重疊了


真實地來說;兩個訪談中的麻由是很有差異的,甚至可以說是代表了兩個階段的麻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那個瞬間,會突然地倒錯著出現了這樣不協調的異感,明明是不太一樣的,但是卻突然變成一個相同的影子了…
或許…在我的眼底心中,即便各個階段的小麻由都不盡相同,可是對我而言永遠都是沒變的、永遠的,那這或許能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將它們重疊在一起,這樣的疑問了


不過確實地,這個訪談讓我想起了「Talking Japan」
想想那時候的麻由啊…跟現在比起來真的是好小好小一個,「Talking Japan」的麻由還是小學生吧?很多人都說麻由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成熟,但我不這麼覺得,看看「Talking Japan」~~不正是如此麼?那時的小麻由看起來根本就是個小孩啊,笑得那麼甜、那麼純真、那麼地稚氣,我想麻由的成熟來自於她本身那認真思考的性格、及所扮演的角色是早熟帶給我們的印象,但不是說這個小女生是同小大人那樣的成熟,「Talking Japan」裡的麻由不正是活脫脫地、在我們身邊都會看到的孩子麼?
可是曾幾何時,麻由已經不是「Talking Japan」裡那個小孩了…她終於還是長大了



我抗拒著小麻由的成長,卻又不得不承認她確實已經不再是小孩了,我總是希望自己永遠欺騙著自己、又總是讓眼睛所看見的推翻自己對自己的無聊謊言
從06年到09年,這樣的時間轉換,看到接受高倉文紀訪談時的麻由,忽然感覺;她變大了很多,和「Talking Japan」時候比大了很多很多,好像大了一號般,人當然是會長大,我知道小麻由長大的事實,但是兩相比較下;心中卻也沒有理智地埋怨著時光的無情,這麼快地在麻由身上造成了歲月改變的痕跡


當我看見接受高倉文紀訪問的麻由說出;
她因為準備考試而較少工作,大都在學校唸書和朋友玩,感覺到從沒有和朋友玩得這麼樣瘋
我就想起了她在「Talking Japan」裡面也說過的,有時間時就很想和朋友好好地玩
想到這裡,心中有些很奇異的感覺,總覺得麻由雖然長大了,但心中所渴求的、和以前還是一樣的,終究麻由是沒有變的,從06到09年的麻由還是一樣的麻由



當然…說到這個,其實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Talking Japan」裡面她在說完和朋友遊戲的過程後,主持人說了一句「妳也是會做像小孩子一樣的事呢」,而麻由很快地說;「我本來就是個小孩嘛」;這樣的場景


就像前面曾說的;即使那些早熟聰明、堅忍孤毅的形象是我們所熟悉或喜歡的麻由,但那畢竟是螢幕上的一貫形象,在那個11歲時候的真實形象上的麻由;還是個簡單純真的孩子,所以面對叔叔阿姨問著「福田好像一直都是演很酷、很陰暗、頭腦很好的角色,也很適合這樣的角色,為什麼呢?」的時候,小小的孩子沒有辦法去回答那樣的問題了,只能羞怯的回答「請不要問我這樣的問題嘛」
我想如果當時的麻由侃侃而談自己對於這類型的角色的適任與拿捏上的自信,那就不會有可能在後面說出「我本來就是個小孩嘛」這樣的話,也不會是我喜歡的麻由了


從這邊的回憶去看現在的麻由,長大的不再稚氣的臉龐,已經成了少女青澀的新模樣,可是兩個時期的麻由給我的感覺,恍惚間竟並無二致,在看著她回答主持人高倉文紀問題時,就像前面所說的,總會在眼前瞬間地看到了幾個依稀相似過去在「Talking Japan」所看到的相似模樣


我是綜合以上對於那種對於麻由「Talking Japan」的懷念,然後經由那樣的懷念透過了「高倉文紀の女優系美少女リポート」訪談中一些相似的回答、相似的模樣尋找出麻由仍然不變的本質,而因為這樣的本質讓我感到了滿足,沒有什麼是覺得「麻由依然是麻由」這樣的事實更令人感到快樂的了,即使她是有所變化的,在長相、外型、氣質上或多或少都有改變,可是本質上,是不變的


這個訪談裡,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麻由說「回想起過去一年時候的自己,覺得好害羞啊」的時候
小麻由為什麼會感到害羞呢?
我是這樣想的;麻由已經開始意識到別人的眼光了,不能再像小時候一樣毫無顧忌了吧?也就是開始會去想像;自己的存在與表現在別人眼中會是什麼樣子呢?所以她才會在後面說;「從大人的角度看我,現在依然會覺得像是小鬼吧?」,我想並非是回想到過去,為自己過去的模樣節覺得丟臉而害羞,其實是因為開始在一起四周的目光,不自覺地把自己認為的別人的想法,拿來看待自己,所以感到了害羞吧?
有種奇異的想法…似乎也不經意地透露出麻由在過去曾經說過的「覺得演戲很恐佈」的訊息,因為她會開始在意觀眾或是整個藝能界是怎麼看自己的,所以就反而落入了越求好越掙扎不前的窠臼中了
當然,或許關於這樣的想法,是我想太多了吧…?我寧願是我想得太多了



這也是我對麻由長大的不捨原因之一,因為這樣的她會變成有些刻意地想要變得更好,也會在沒有察覺的時候遺失了自己、其實該是最重要的天然性
那將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不過說著「好害羞」的麻由,真的很可愛,嗯…印象中以前根本沒看過麻由這樣不勝嬌羞的時候,而這是我第二次看到了,第一次看到是在「GOEMON」 裡面的茶茶,沒想到訪談中又再見到了一次這樣的麻由


看著麻由的女兒嬌憨,真的是很討人喜歡的畫面,當然心中也不免有些失落啦,似乎什麼正遠離自己的感覺,我想隨著她的長大,這樣的失落我一定會反覆地品嘗,應該是不會有能海闊天空的可能了,要平靜地想開,我想除非是那時候的我早已不再喜歡麻由了吧?


麻由說過的;在上了高中以後,很想拍戲,是國中三年的考試和課業壓力讓麻由想靜極思動了吧?
不過等了這麼久,我覺得麻由也不必急著拍戲啦…既然國中時都這麼努力地減少工作來學習與考試,再來個三年認真唸書,我想也沒什麼的,只要像這三年一樣;持續地有作品,不用大量,維持一個基本的演出感覺便好了
我很希望喜歡念書的麻由繼續學習的,是說…即使要我等她到大學畢業也沒有關係啊,高中加大學,也不過是現在三年等待的兩倍時間嘛,雖然少看到麻由會很有怨懟也很有牢騷,但其實也不怕等,都等了這麼久了囉



15歲的麻由似乎也陷入了如詩般多愁善感的情緒,以前說自己很會交朋友的麻由,現在卻說很想變得健談些,因為現在的她有些拘謹,很怕被人討厭,所以都會說話小心了些
麻由這樣說的時候,讓我想到了我自己也是這樣的人,過度地謹慎與認真,每一句話都要很小心地說出,有時今天還在想昨天某個時候說的話是否正確?面對該表示關心和表示情感時也會很怯懦,因為不想說出很制式的關心話語,怕被人家認為只是禮貌性地表示關心,但是除去這些話,又不知道該怎麼適當地表示,結果到最後什麼話也說不出,也養成了現實中壓抑而且沉默的自己,總是習慣和自己對話



我想麻由應該沒有我這樣嚴重啦,不過看到麻由這麼說我挺訝異的,難道麻由不再開朗了麼…還說希望作到「讓自己可以陽光一點」,我可不希望看到她陰鬱的樣子呢,不是說我不喜歡那樣的麻由,只是…不想看到她不快樂啊


看完訪談以後,其實心有點重的,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情緒壓在心上,沉甸甸地確實有重量,卻不知道它究竟代表著什麼,其實因為主持人從小學開始就一直持續地採訪麻由,所以在現場也看得出兩人的互動很好,是一個氣氛滿開朗的訪談


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就還是會感覺到沉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